<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首屆泰州劉熙載文學評論獎頒獎 第11屆全國里下河文學研討會舉行 在回望傳統之中進行創新性的現代研究
      來源:文學報 | 何晶  2024年01月20日09:38

      1月14日,首屆泰州劉熙載文學評論獎頒獎,陳曉明《無法終結的現代性》、孫郁《革命時代的士大夫:汪曾祺閑錄》獲得“著作獎”,孟繁華《當下中國文學的一個新方向——從石一楓的小說創作看當下文學的新變》、南帆《文學的鄉村:雙重主題、知識分子及其敘事焦慮》、張清華《實驗與選擇,變奏與互動——百年新詩的六個問題》、季進《視差之見:海外中國當代文學的歷史描述與理論反思》、黃發有《論文學期刊與中國當代文學思潮的互動關系》、陳思和《〈天香〉與上海書寫》獲得“論文獎”,周衛彬《通往鏡中之路——易康中短篇小說散論》獲得“本土評論家獎”。

      “泰州劉熙載文學評論獎”由江蘇省作協和泰州市委宣傳部聯合設立,是以中國近代文學家、理論家劉熙載命名的國內首個單獨設立的文學評論獎項,旨在獎勵中國當代文學評論優秀成果,推動中國當代文學事業的發展。獎項面向全球致力于中國當代文學批評的學者、評論家的具有原創性的中國當代文學評論論文和著作(不含論文集和漢譯論文、著作),首屆評審作品年限為2012年至2022年(第二屆起評審作品年限為兩年)。

      在中國作協副主席、評論家李敬澤看來,從南朝劉勰創作的我國古代第一部文學理論著作《文心雕龍》,到劉熙載的《藝概》,是一條江河、一座山脈。劉熙載通過極其豐富、活潑,又富于感性和敏銳的批評實踐,傳承著劉勰揭示的中國文化的體與道,而生活于清末的劉熙載,也是偉大的古典傳統向近現代文化發展中出現的一位杰出的回望者和總結者。設立劉熙載文學評論獎,既包含著對于中國古典文論的回顧,也包含著一百多年來一代代文學批評家和理論家的信念,“從文學觀念和文學感受力出發,為我們民族傳統文化的創新性發展,開出新的境界,提供新的視野,鍛造新的方法?!?/p>

      江蘇省作協黨組書記鄭焱表示,劉熙載是一個與時代進程保持密切互動且代表著歷史良知和時代洞察力的學問家,設立泰州劉熙載文學評論獎,明確將當代文學研究、評論作為評選對象和評選標準,是對劉熙載文學批評精神的繼承和弘揚,通過泰州劉熙載文學評論獎一屆又一屆的傳承,一定會涌現出一批又一批活力充沛、素質過硬、德才兼備的新時代文藝批評力量。

      于本屆獲獎者而言,劉熙載的《藝概》是他們都研讀過的中國古典文論,被譽為“東方黑格爾”的劉熙載,他所代表的東方文論如海德格爾所說,有一種通透和包容,這也正是當下批評界所應該發揚的傳統。

      第11屆全國里下河文學研討會同步舉行,圍繞著“青年批評家與里下河文學”“里下河文學與新山鄉巨變”兩個主題,多位評論家展開深入探討。

      魯迅文學院常務副院長徐可認為,里下河文學有著濃厚的鄉土文學傳統,我們這個時代鄉村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作家有責任書寫新時代的山鄉巨變,而研究里下河文學在書寫鄉村變化上的經驗,也就有了更多的啟發意義。

      以評論家丁帆所見,地域文化和整個中國的鄉土小說史有著非常深刻的聯系,對于當下的鄉村我們要用現實主義的眼光去書寫,多年前人們從鄉村走入城市,當下人們又從城市返回鄉村,這里面包有很多的復雜的故事和人物,因此要將這個現實主義上升至哲學的層面,探索更深層的表達。

      “今天的鄉村敘事,不是重新建立一個城鄉對立的關系,恰恰應該是消減這樣的關系?!痹u論家王堯傾向于在新的框架里來重新討論山鄉巨變的問題,這個框架涉及到各種結構的變化,包括人文結構的顛覆性的變化,它與鄉村倫理、價值體系的變化有著非常大的關聯,而不僅僅是個人生活的改變。也由此,厘清里下河文學的相關問題,能夠為地方性文學的研究提供一種新的思考和方法。

      在評論家張光芒看來,里下河文學具有幾個特質:一是具有史詩品格,里下河文學是一種水鄉文學,強調一種流動性,這個流動性就表現為史詩品格的不斷變化,變與不變始終存在、相互交織;二是擅長成長敘事,既寫時代的變遷,也寫心靈的激蕩,特別是自我的重構;三是進行人性的探索,某種程度上,里下河書寫是從地方來觀察世界、觀察人性,它是一個窗口、一種角度,以此進行生命存在的追問。

      評論家何平提醒與會者注意當下的一個學術背景,也就是說,當在已有的地域性之前加“新”如“新東北”“新南方”等來顯示新的地方性文學概念之時,再討論里下河文學,就要辨析我們在討論些什么。延續已有的傳統學術史脈絡來研究某一個地方的地域文化與文學之間的關系,固然有其意義,但當下的地域文學研究應當在新的視野下進行。他提出一種方法,“精細化研究”,即對里下河作家進行細分,探究他們究竟給中國當代文學提供了什么,在今天的文學建構中起到怎樣的作用。

      這也就需要更多的青年批評家參與到其中來,他們在一個特別快節奏的時代里,反而要慢下來,慢慢滲透,進而打通文學的、歷史的、哲學的路徑,對當下文學的存在進行清晰的觀照。

      中國作協副主席、江蘇省作協主席畢飛宇表示,里下河作家中有一部分到現在仍然一直在此生活、寫作,他們寫得非常好,但我們對他們的關注度不夠,當下的里下河文學研究正是要從他們的寫作實際入手,同時也賦予他們寫作新的啟示,關于如何面對文學、如何切入文學,如何判斷文學。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