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桃源之墟
      來源:文藝報 | 美菲斯特  2024年01月19日08:54

      名家推薦:

      千百年來,無論東方還是西方,不同的文化都在尋找屬于自己的世外桃源和烏托邦。而當人類文明成為共同體,把目光投向宇宙時,新的桃源會在哪里呢?宇宙之浩渺宏大,在一顆看似完美的異星上,微小的偏差太過正常。但世外桃源真的存在嗎?

      ——海涯

      科幻作家,短篇小說《地下角斗場》《風蜃子》入選《驚奇物語》小說集。多篇科幻小說刊載于科幻故事空間站、小科幻APP和“蝌蚪五線譜”網站。

      科幻作家,短篇小說《地下角斗場》《風蜃子》入選《驚奇物語》小說集。多篇科幻小說刊載于科幻故事空間站、小科幻APP和“蝌蚪五線譜”網站。

      丁沖從冬眠艙鉆出來,立刻打開PAD查找柳檸是否在蘇醒的名單中。一條毛巾覆在他頭上,熟悉的清脆女聲埋怨道:“不趕快擦干冬眠液,感冒怎么辦?”

      丁沖訕笑著拿毛巾擦起臉,柳檸含嗔帶笑地看著他:“快要飛抵‘桃源’星系邊緣。船長還等著你與地球建立通訊呢?!?/p>

      柳檸正想揶揄他幾句,忽然發現通訊主管海倫似笑非笑地倚在艙室門口,頓時感到耳根發燙,趕緊走開了。

      丁沖不好意思地說:“海倫姐,我馬上就去艦橋?!?/p>

      “你們這些飛船上長大的孩子,總是扭扭捏捏的?!焙惸闷鹈聿了麧皲蹁醯念^發,“洗完澡別吃太飽,冬眠的三年胃部功能萎縮。吃飯時多和柳檸聊聊,快要開啟殖民地任務,以后可能沒那么多時間和她單獨相處,記住了?”

      “好的,我記住了?!倍_心里一暖,“夏娃”號攜帶了30顆人類受精卵,在培育艙里由胚胎發育成嬰兒,飛船AI教會他們行走、語言,唯一與地球社會的紐帶來自帕里斯船長和海倫等五位成年船員。丁沖常常想,如果自己也有母親或姐姐,可能就是海倫的樣子吧。

      海倫在向地球發訊息:“這里是深空探索飛船‘夏娃’號,經過83年的航程,經歷7個周期、合計79年的冬眠,我們即將到達‘桃源’星系,目標距離還有20光分?!?/p>

      帕里斯船長望著海倫的側臉暗忖:自從行星開發署深空勘測機器人“獨角獸”傳來那條訊息,已過去了135年,按照地球歷,現在是2247年10月26日。我們經過83年的跨星系航行,來到獵戶座懸臂外圍的桃源星系。我們在枯燥乏味的冬眠中度過79年,但我們深信,無論多么漫長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夏娃”號減速駛入“亞當”行星的近地軌道。30名少男少女已全部蘇醒,在失重環境中漂浮,像一群在魚缸中悠然自得的小魚。在他們面前,正在播放探測機器人“獨角獸”從地表傳回的畫面。

      行星“亞當”地表90%以上被海洋覆蓋,唯有南半球靠近赤道的某處陸地,托了兩道隆起山脈的福,衍生出一片廣闊草原。柳檸望著3D全息影像,郁郁蔥蔥的大地似乎觸手可及,她恍若躺在草坪上,青草的觸感傳遍全身。

      飛船在大草原投下的黑影越來越大,最終與飛船緊緊相貼,“夏娃”號著陸了。艦橋上,海倫一直盯著遙感數據:“現在還沒有檢查出任何有害細菌。重力0.972G,幾乎跟地球一樣。外部氣溫23攝氏度,濕度62%,氣壓1019mb?!?/p>

      船長叮囑道:“海倫確保和中繼站鏈接暢通。其余的人帶上裝備、穿好宇航服,準備第一次室外作業?!?/p>

      丁沖試探著問:“外面的大氣成分非常理想。船長,還需要穿宇航服嗎?”

      “萬事需謹慎,人類不穿宇航服能不能在這里生存,有待于進一步調查?!?/p>

      夏娃號打開右舷流線型蓋板,一臺起重機伸長吊臂,將艙內的卵形保育倉緩緩放到草地上。大副朗克在指揮:“好,放下來?!?/p>

      卵形保育倉穩穩落地,琥珀色液體里蜷縮著一匹栗色小馬駒,落地的微微振動令它睜開眼睛。沉睡的猩猩和小狗被依次放下,大大小小搭載各類動物的“卵”從飛船左右兩側延伸出半平方公里。

      帕里斯向全員廣播:“‘卵’全部運出,大家各就各位,按順序放出內部的動物?!?/p>

      在生物學家盧拉的監督下,其他三名成年船員,還有柳檸、丁沖等年紀比較大的孩子,依次打開“卵”。

      “在冬眠密封艙里很無聊吧?你們和我們一樣,沉睡了79年呢?!绷鴻幱H手放出小馬駒,它渾身浸滿培養液,如剛從母腹中出生一樣,纖細的四肢盡力支撐站了起來。

      小狗抖動著身軀,將培養液抖成水霧,高度潔癖的小貓則是不舔舐完培養液不算完,猩猩和獼猴給同伴清理著毛發。

      丁沖開玩笑說:“如果再放飛鴿子,我們就是貨真價實的諾亞方舟了。哦,它們怎么都回來了?”

      方才放出的猩猩兔、馬、牛、狗、貓……紛紛回到環繞飛船大約一公里的區域,怎么驅趕都不愿離開。船員們看到這詭異的一幕,面面相覷。

      船長說:“也罷,集中在這里便于我們觀察,大家輪流值班,記錄實驗動物的生存狀況?!?/p>

      丁沖眼睛一亮:“如果它們能適應‘亞當’的環境,那我們也能?!?/p>

      船長敲敲他的頭盔:“到時候你就第一個脫下宇航服,你小子早就想掀開頭盔、呼吸新鮮空氣吧?”

      海倫的聲音在船長頭盔中響起:“船長,電離層阻斷電波。要想跟中繼站通訊還是得飛回宇宙空間中?!?/p>

      船長點點頭:“那就從近地軌道上觀察動物?!?/p>

      丁沖忽然喊道:“夏娃號在下沉!”

      地面微顫,悶響隆隆,夏娃號向右側傾斜,船頭高高翹起。船長趕過去,垂頭喪氣地說:“草原的地質條件無法承擔船身重量,下部噴射口完全陷進草地里了?!?/p>

      所有人意識到,船體會在重力作用下扭曲變形,再也無法起飛了。

      “亞當”行星沒有衛星反射恒星的光芒,不像地球般擁有月亮。飛船仿佛重新回到了寂寥、深邃的太空中,所有人蜷縮在燈光下,與吞噬一切的黑夜隔離。在成年船員的內部會議上,大副憂心忡忡地說“按照預定計劃,是所有船員三班倒,在行星軌道上輪流冬眠,輪流觀察三年,沒想到會發生地面沉降……”

      船長強打精神:“明天試試看挖掘地面吧,如果在噴射口周邊營造空間,或許能起飛。海倫,你把通訊裝置的頻率提升到最大,試著跟中繼站聯絡?!?/p>

      盧拉從旁說道:“船長,我想去尋找動物們,確認散落在哪些位置?!?/p>

      船長擺擺手:“現在讓飛船重新起飛比較重要,沒工夫管其他?!?/p>

      盧拉死纏爛打:“可是我們的任務是調查動物的反應,萬一它們有什么異?!?/p>

      船長無意和他過多糾纏:“好吧,隨你高興?!?/p>

      第二天,丁沖和柳檸駕駛兩臺摩托在草原上兜風,看到一個消瘦的身影在草叢中逡巡,果然是盧拉。丁沖問:“找到這顆星球的原生物種了嗎?”

      “哪那么容易找到?我在觀測放走的動物,每種動物都植入了信號器?!北R拉指著屏幕上光點的分布,說:“有點奇怪,從分布來看,無論哪種動物都沒有成群,兩三只聚在一起?!?/p>

      柳檸想起小馬駒剛從冬眠艙里出來時的景象:“分散開來怎么生存下去???”

      盧拉苦笑道:“它們都有些恐懼,卻不跟同伴群聚?!?/p>

      柳檸正思索著,忽然一個黑影出現在她頭盔前面,四條小短腿掙扎亂晃。柳檸嚇得尖叫一聲,躲到丁沖身后。她定睛一看,原來是戈登揪著“土撥鼠”的尾巴,哈哈大笑。戈登在挖掘噴射口的時候,從地下一米的洞穴里挖出來一只動物,和土撥鼠很像。

      丁沖驚訝地問:“這是‘亞當’上發現的第一號原生物種。嚙齒動物嗎?”

      他們在“夏娃”號上長大,對故鄉地球的了解僅限于電腦里存儲的資料。戈登將土撥鼠抱在懷里:“我們可以比賽,看誰發現更多的原生物種?!?/p>

      柳檸吐吐舌頭:“誰有你的哈士奇鼻子靈光?”

      戈登淺灰色的眼珠像狼一樣,受不了長時間陽光照射,一直戴著護目鏡。柳檸曾經說:“攜行到‘亞當’的動物里沒有狼,因為戈登本人就是一頭狼?!?/p>

      白云如綿羊在湛藍的天穹中漫步,三架摩托在大草原上劃出青綠的曲線,前面的“夏娃”號靜靜矗立在草原上。春風拂面,他們卻只能呼吸宇航服里的壓縮空氣,不免有些憋屈。在飛船附近停穩摩托,丁沖雙手按在頭盔連接處,向戈登挑釁道:“敢不敢摘下頭盔,呼吸一下這里的空氣?”

      “夏娃”號的船尾,挖掘機已經挖出一大段溝槽,但向左舷傾斜得更厲害。大副對船長和海倫說:“這里從幾千年前就是草原,草下面是腐殖質跟巖化層,像海綿蛋糕層層堆積。挖多少,船身便陷進去多少。沒有大型設備同時作業,是不可能把飛船挖出來的!”

      海倫焦急地說:“后續探險隊5年之后才能到。冬眠裝置無法維持電力的。食物和水可以維持九個月,關鍵問題是儲備的氧氣不夠了?!?/p>

      帕里斯還沒說什么,柳檸匆忙趕來:“船長,丁沖和戈登把頭盔摘了!”帕里斯急忙帶著海倫過去,只見丁沖和戈登站在不遠處,兩人虛掩雙耳,似乎在尋找音源。

      帕里斯大喊:“快把宇航頭盔戴起來!”

      丁沖雙手一攤:“船長,我聽不見你說什么,你要把頭盔通訊切換到外面才行?!?/p>

      帕里斯在操作面板上按幾下,切換為外部模式,他漸漸地聽到什么聲音:“這是?”

      丁沖說:“這種刺耳的噪音乍一聽,讓人心煩意亂。不過只要習慣噪音,便不需要穿太空服。我們可以呼吸這顆行星的氧氣,不是嗎?”

      朗克趕過來說:“你倆太莽撞了,應該多觀察動物的情況,萬一對人體有不良影響怎么辦?”

      帕里斯想掩飾物資的窘迫:“早晚都得摘下頭盔,幸虧除了噪音之外,沒有其他異狀?!?/p>

      大家爭先恐后地摘下頭盔,那一刻,他們聽到那噪音——鈍而低沉,如海潮之跌宕,似地鳴之幽深。然而誰也不想戴回頭盔,他們漸漸適應這噪音。

      丁沖在追蹤動物途中,發現一處極大的湖泊,網到三條大魚。好像地球上的龍利魚,肉鮮多汁、膏腴滑嫩,他們早就吃膩壓縮口糧,大快朵頤一番。在內部會議上,帕里斯船長說:“目前發現的‘土撥鼠’和‘龍利魚’非但不會攻擊我們,還能成為食物儲備。我們一定能堅持到第二批探險隊到來?!?/p>

      戈登插嘴說:“‘亞當’沒有大型掠食者,我們將成為第一批殖民地外星球的人類?!?/p>

      船長被搶了臺詞,不滿地咳嗽兩聲,忽然一個瘦削的身影闖進會議室:“不好啦,有社會性的動物快要滅絕了!”

      盧拉將行李箱似的培育器放在桌上:“船長你快看?!?/p>

      從透明截面上可以看到,螞蟻挖掘出根須般四通八達的蟻穴,可是數千只螞蟻貼在洞壁上一動不動。

      “起初它們一心一意地挖掘洞穴,蟻后產卵,工蟻培育幼蟲,兵蟻將食物帶回巢穴。孰料到中途停止了。蟻巢陷入混亂,兵蟻攻擊蟻后,工蟻毀壞育兒室、吞吃蟲卵。所有螞蟻陷入癲狂?!?/p>

      丁沖忽然想起一事,問:“和那個噪音有關嗎?”

      盧拉說:“恐怕是‘噪音’引起的,它擁有讓地球生物失去社會性協調性的力量。這還只是冰山一角,我們人類也將面臨危險?!?/p>

      帕里斯生氣地說:“你要我怎么辦?叫所有人戴上頭盔,不再聽那個噪音嗎?大家一直茍在‘夏娃’號里,直到氧氣儲備耗盡嗎!”

      盧拉毫不退讓:“危險說不定迫在眉睫!”

      帕里斯大喊:“威脅社會協調性的,不正是你嗎?”

      海倫碰碰船長:“孩子們都在看著呢?!?/p>

      帕里斯環視四周,戈登、丁沖和柳檸怔怔地看著大人吵架,他訕訕地道:“對不起孩子們,我最近有些煩躁?!?/p>

      盧拉羞愧地低下頭:“我也是,對不起?!彼崞鹋嘤麟x開會議室,其他人借口幫他,離開這尷尬之地。

      只剩下帕里斯和海倫,海倫關上門:“因為那個噪音始終不停,大家變得十分古怪?!?/p>

      帕里斯抱住她:“最糟情況下,有沒有維持兩個人冬眠艙的電力?”

      她攥住他的手:“應該有吧……可孩子們怎么辦?”

      “他們是在飛船上出生、成長的試管嬰兒,也可以說是實驗動物,然而我們卻不是……”

      孩子們逐漸有了自己的想法,開始離開夏娃號。丁沖在阻攔兩個13歲的孩子:“鞠偉、張威,外面危險?!?/p>

      鞠偉說:“真啰嗦!再也不想打漁了,我們要去投奔朗克?!?/p>

      大副朗克早就帶著七八個少年組成狩獵小隊,在大草原上自行其是,一個星期才回飛船一次。阻攔無果,丁沖心想:我們從親如兄弟姐妹,變得彼此厭倦,難道因為“亞當”的大草原太單調,大家早已看膩彼此的臉?

      柳檸看到丁沖過來,撲到他懷里:“我受夠了!無論怎么捂緊耳朵,都聽得到噪音,我快瘋了!”

      丁沖也到了崩潰的邊緣,不由暗想:分崩離析的隊伍,還有無法起飛的“夏娃”號……我們還能撐到救援隊來嗎?

      他忽然看到遠處有黑影接近,下意識地掣出激光槍,當他看清楚,興奮地說:“快看,是昔日放養的馬匹?!?/p>

      柳檸破涕為笑:“我們不如馬,整個草原都為它們提供食物??茨瞧グ遵R,上次看到的時候,她是懷著孕的?!?/p>

      丁沖指指白馬后面的小小身影說:“小馬駒也在,新生命出生了?!钡斔麄冏呓鼤r卻發現,小馬駒前額長著螺旋狀的獨角,就像神話中的獨角獸。

      兩人趕緊回到飛船向帕里斯匯報,胡子拉碴、雙目布滿血絲的船長喝一口酒,不耐煩地打斷丁沖:“母馬生下了獨角獸?胡說八道!鞠偉和張威還沒回來嗎?我不是再三交代,不要單獨行動嗎?”

      鞠偉和張威的尸體是在3天后被發現的,兩個人被野狗咬得面目全非。帕里斯說:“之前的實驗動物現在已經淪為危險野獸,下次再看到,格殺勿論?!?/p>

      一些野性化物種被抹殺,先是野狗,而后是野豬,監視屏上代表實驗動物的光點在逐漸減少。某天深夜,戴夜視儀的人接近野牛群,他將肩上便攜探照燈打開,強光照射下,幾頭野牛瞪著眼珠,呆立不動。那人看到一頭小牛犢前額似有凸起,激光槍紅光一閃,小牛犢倒在地上,其他牛四散奔逃。那人拿出激光手術刀,在小牛犢額頭上切割……

      流言在船員之間發酵,據說有人在秘密狩獵放養的野牛,可沒人看到廚房里端出牛肉。船員們都懷疑彼此藏起了牛肉,是色厲內荏的船長,還是大副,抑或是其他人?每個人都在擔心——放養的動物吃完之后,下一波吃什么?

      又過了半年,柳檸和丁沖依偎著坐在草地上,身后的夏娃已有三分之一船體塌陷。她望著快步如飛的“獨角獸”,悠悠地說:“在飛船里看過獨角獸的繪本,沒想到在距離地球29光年的行星親眼看到了?!?/p>

      丁沖說:“據說古人為了防止家畜走失,特地選出一匹馬來,在額頭上安一支木刻的獨角,給馬群找一個領導者?!?/p>

      “也許是一種自信吧,能夠整合分散的族群,并統帥他們?!?/p>

      戈登從背后走來,打斷兩人的獨處時光:“這只獨角獸,是被這個星球選出來的?!?/p>

      “只不過是一種DNA突變,也可能和該死的噪音有關?!?/p>

      丁沖還沒說完,看到幾個少年跟在戈登身后,他急忙起身將柳檸護在身后,警惕地說:“難得出來打獵,帶你的人去別處看看吧?!?/p>

      戈登哈哈一笑:“我一向欣賞你,丁沖,如果你當我手下……”

      丁沖淡淡地說:“我自己的獵物,自己會打?!?/p>

      “可你知道情況有多惡劣?螞蟻、野狗、野貓之后,獼猴和猩猩也滅亡了?!?戈登從背包里面拽出小猴尸體,前額有一只小小的角。

      戈登幽幽地說:“其他靈長類被這星球淘汰,不知道人類怎么樣?”

      帕里斯打開舷窗質問戈登:“你帶死猴子回來干什么?”

      戈登壞笑著說:“我要告訴海倫,在這個星球上出生的動物,都會變成這個樣子。海倫懷的是船長的孩子吧?她會生出什么樣的怪物呢?我拭目以待,哈哈!”

      他將死猴子高高舉起,看到猴子頭上畸形的小角,海倫捂著嘴不住干嘔。帕里斯惱羞成怒,端著激光槍怒斥道:“戈登,你想造反嗎?”

      戈登呵呵大笑:“你和海倫只想保全自己。還把我們說成實驗動物,想犧牲我們!”

      盧拉從旁說:“沒錯!”

      帕里斯高聲喊道:“這不關你的事!”

      盧拉亢聲大喊:“古怪的噪音讓擁有高度社會性的動物瘋狂,但是有辦法克服,我找到了戰勝噪音的方法!”

      丁沖想起牛犢逐漸消失:“原來是你!”

      盧拉提高嗓門:“我對剛生下來的小馬駒做了試驗手術!”

      丁沖和柳檸想起“獨角獸”,一股寒氣蔓延全身。盧拉拍拍背包,頗為自傲地說:“培養液里全是芽狀突起物,從牛犢頭上取下的。把‘芽角’移植到額頭,正是我們現在急需的。沒有‘獨角’領導的野犬只會瘋狂地相互攻擊。如果我們群龍無首,難免重蹈其他動物的覆轍!”

      盧拉忽然轉向海倫喊道:“讓我給你的孩子做‘芽角’移植手術,我們需要一個領導者!”

      “不要??!”海倫捂住小腹,驚恐地尖叫。船長再也忍受不住,激光槍擊中盧拉,盧拉重傷之際還在狂喊:“獨角的領導者將帶領我們擴張殖民地,我將成為‘領袖’締造者!”

      戈登招呼手下:“準備進攻飛船!”

      數道激光射來,帕里斯將海倫推到一邊,胳膊被激光槍擊中。丁沖和柳檸趕緊跑過去,將魂不守舍的海倫帶到安全處。帕里斯帶領成年船員與戈登等人射擊,互有死傷。夏娃號幾處艙室發生爆炸,所有人被爆炸的沖擊波橫掃在地。

      海倫看到船長死在眼前,失魂落魄,丁沖背起她離開險境,柳檸端著槍防護在側,離開飛船沒多遠,柳檸指著東方大喊:“快看,野火!”

      野火拖曳著橙紅幔帳,吞噬著草原。零星爆炸在焦黑的飛船里響起。丁沖三人急忙向上風處逃跑,周圍都是滾滾黑煙構成的帷幕,丁沖不知道接下來往哪里跑。

      柳檸忽然一指:“快看,是它!”

      “獨角獸?”丁沖看到前額長角的白馬一騎當先,率領馬群在烈火間奔跑。丁沖靈機一動:“跟上它!”

      三人遙遙跟隨,在騰煙起火的野草間尋找出路,眼前濃煙倏然減輕,清冽的空氣讓人精神一振。原來“獨角獸”將馬群引導至大湖,大湖既隔絕野火的灼燒,又保有大量新鮮空氣。

      六個月后,小屋里傳出嘹亮的啼哭,柳檸幫海倫照顧新生的嬰兒。丁沖端著一盆熱水,忐忑不安地看去。還好,嬰兒額頭上沒有小角。他總算松了口氣,這半年來他一直試圖解開“亞當”秘密,現在終于可以向行星開發署報告這半年研究所得——

      “地球也會發出自轉音響,不過地球上的生物出生時,就具備了免于感知自轉音響的耐受力。但在自轉速度比地球快36分鐘的亞當,會產生低頻振動波,引起地球生物的精神異常。

      “人類數十萬年來建立的社會秩序,就在這如影隨形的‘噪音’中瓦解了。唯有前額的獨角可以抵消部分振動波,奇蹄類的馬首先通過DNA變異,產生獨角的后代,‘獨角獸’憑借不受‘噪音’影響的聰穎頭腦和健壯體魄,成為族群的領導。

      “人類如果想消弭‘噪音’的影響,只能通過DNA變異產生獨角的后代,或者通過移植‘芽角’。諷刺的是,現代嬰兒的頭顱直徑已經是成年女性骨盆所能產生的極限,假如生產長角的后代,這會引起產婦大概率的難產。

      “結論是:這顆星球不適合人類繁衍,建議全面放棄殖民計劃?!?/p>

      發送完訊息,丁沖如釋重負,但新的憂慮涌上心頭——這里距離地球29光年,地球方面從收到訊息到回復至少需要58年,自己或許不在人世。

      噪音徜徉在云端,徘徊在山巔,仿佛隨著河水流淌,又仿佛近在身邊。丁沖嫉妒那些馬兒,不必承擔生之為人的痛苦,丁沖走出小屋,遙望馬兒群居的大湖,“獨角獸”率領馬群喝水、嬉戲,小馬駒已經長成健碩的駿馬,四蹄颯然浮空、鬃毛飛舞。

      丁沖看得癡了,仿佛自己也化身為駿馬,跟隨“獨角獸”馳騁在廣袤無邊的大草原之上,將飛船殘骸和淘汰者的尸骨踩在腳下。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