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我在北京送快遞》《我的母親做保潔》《趕時間的人》等各行業原生記錄“出圈” 素人寫作,除了“素”還有什么
      來源:文匯報 | 許旸  2024年01月18日07:38

      制圖:馮曉瑜

      所謂“素人寫作”,多指老本行并不是“寫字”的普通人,寫自己的人生故事。近期,快遞小哥胡安焉《我在北京送快遞》、“外賣詩人”王計兵詩集《趕時間的人》、女兒視角下的《我的母親做保潔》等圖書陸續面世,市場銷量上漲,來自社會各行各業的“素人寫作”現象迅速“出圈”。

      快遞、外賣、保潔等職業,與作家、詩人的“身份交叉”固然有吸人眼球的傳播要素,但熱鬧之余,這一寫作熱潮對當下文學生態確實帶來了不小的沖擊與啟發——當更多一線親歷者或見證者,以自述方式記錄個人感受,哪怕粗糙卻真切原生,匯成世間萬象的平民手記,非虛構文學有了前所未有廣闊的社會空間。

      “大量素人作品的出現,多層次多維度生活經驗的呈現、曉暢真摯的表達風格,讓我們看到了真實和日常的力量?!痹u論家、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項靜談到,“素人寫作”的出圈,其實也承擔了某種吁求和想象——能夠帶來一種新穎的有活力的文學?!暗矝]必要把過多壓力給到素人,不必過分拔高。如果寫作者刻意去強調素人身份,反而可能失去自然,有矯飾之感?!?/p>

      一手經驗的粗糲,卻新鮮細膩

      在作家肖復興眼里,讀素人作品猶如“見多吃多了裝潢豪華的餐廳里的商務餐后,到鄉間大集嘗嘗鍋氣和煙火氣十足的家常菜,會感受到不盡相同的味道?!?/p>

      鍋氣、煙火氣背后,是有別于“二手臨摹”的“一手經驗”,或粗糲,卻新鮮細膩。

      很多人習以為常卻似乎“不被看見”的工種,有了事無巨細的綿密記錄。幾年前,張小滿的母親從陜南農村來到深圳務工,成為商場保潔員;在職場上倍感壓力的張小滿與母親在深圳重聚,共住狹小出租屋里。在女兒筆下,母親“擁有了一套工衣、一個名牌、一個盤住頭發的發卡、招行工資卡,穿上了縣城超市買的軟底方口鞋,決心為自己攢出一份養老錢?!薄段业哪赣H做保潔》里,類似的細節比比皆是——“你可能難以想象,在深圳高級寫字樓,一個保潔員要完成工作,需要將近30種工具:灰色拖把、墨綠色水桶、塵推桿、垃圾鏟、潔廁液、洗衣粉、十余種化學清潔劑、玻璃刀、水刮子……”

      沖擊網友的不僅僅是信息量,也有代際感受與思考——“這似乎是母親那一代農村人的宿命,流血流汗養大了子女,但孩子沒能爭取到更好的生活,以至于他們老了要養活自己,甚至繼續養活家庭。在他們的觀念中,沒有‘退休’這回事,只有‘到干不動了為止’?!?/p>

      “真實”與“敞開”,是這類寫作引發討論的高頻關鍵詞?!段以诒本┧涂爝f》的評論區里,網友們紛紛留言:“謝謝你把我們的經歷寫出來”“當小人物拿起筆,整個世界都敞開了”“各行各業都不容易,正是像我們一樣的普通人的真實體驗才會如此感人”……

      輾轉于廣東、廣西、云南、上海、北京等地,胡安焉做過快遞員、夜班揀貨工人、便利店店員、保安、服裝店銷售、加油站加油工……他寫下工作點滴和生活甘苦,融入了平凡人在工作中的辛勞、私心、溫情?!皯阎购薜娜松遣恢档眠^的”,他不再把自己“看作一個時薪30元的送貨機器,一旦達不到額定產出值就惱羞成怒、氣急敗壞”……而是意識到“生活中許多平凡雋永的時刻,要比現實困擾的方方面面對人生更具有決定意義”。

      《趕時間的人》索性以“外賣藍”為封面,每章都以一份外賣訂單形式開始,“訂單名”是章節題目、“備注欄”是章節內容簡介、“訂單詳情”是篇名和頁碼。對王計兵來說,詩歌就是等紅綠燈時暗自擦亮的火柴,他的成名作正是描述包括他在內的“趕時間的人”——“從空氣里趕出風/從風里趕出刀子/從骨頭里趕出火/從火里趕出水/趕時間的人沒有四季/只有一站和下一站……”相關出版人指出,大眾可能被一個外賣員的故事感動,但身份反差不會形成圖書購買行為,靠的是文字的品質與共情才能觸發購買和閱讀,打動人心的終究是體悟生活的內在力量。

      “貼標簽”后的命運還要靠文本質量

      在不少出版人看來,身處技術越來越發達的快速迭代時空,讀者對真相、真實、接地氣的渴求變成一種剛需。比如84歲楊本芬奶奶《我本芬芳》書寫緩慢的家庭生活和親人關系,看似瑣細家常,但滿足了很多人的情感訴求。樸實、準確、有感染力的語言,是文本成立的基礎?!鞍咽虑楸旧頂⑹龀鰜砭陀畜@心動魄的地方?!鼻∪鐥畋痉宜f,并非經歷苦難才能寫出好作品,每個人都有自己心靈的故事,“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活境遇,如果能真實地探討境遇,往內心深處探索,就會寫出很好的東西?!?/p>

      《世上的果子,世上的人》出版方認為,編輯需要做的是創造條件盡量延長“素人”的創作生命?!八厝藢懽鳌钡镊攘蛟S恰在于,他們不是程式化的專業作家,不遵循商業化道路,也沒有“攀登高峰”的雄心,他們的寫作更多是出自內心需要。這批“田野寫作者”如同一棵長在哪里的樹,就順勢結出了什么樣的果子。

      “圖書文案宣傳語要提煉核心賣點,直白一點就是‘貼標簽’,難免片面偏頗。但貼標簽作為推廣的常規辦法,吸引來第一波讀者,書而后的命運就主要靠內容本身了。讀者自有分辨力去看去感受,去評判這標簽貼得是否到位,是否適度?!薄段以诒本┧涂爝f》面世10個月累計發行已破10萬冊,該書責任編輯普照告訴記者,身處流量時代需要為一本書的生命作出必要的努力,但好的寫作不會改變標準,“貼標簽”后的命運還要靠文本質量。

      不過,也有聲音提醒,圖書界需警惕“素人寫作”標簽的濫用,一味的“獵奇”“矯飾”容易透支大眾對普通人日常故事的“信用額度”。畢竟早在1991年,劉震云就在《一地雞毛》創作談中寫道:“生活是嚴峻的,那嚴峻不是要你去上刀山下火海,上刀山下火海并不嚴峻。嚴峻的是那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日常生活瑣事?!碑斎粘I钜哉孀藨B進入中國當代文學,難的并不是“普通人的人生故事”,難的是“老本行不是寫字的普通人”,怎樣寫出一本完成度不錯的書,道出生活的真滋味。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