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北京文學》2024年第1期|張浩文:袍中詩
      來源:《北京文學》2024年第1期 | 張浩文  2024年01月19日08:28

      張浩文,陜西扶風人,海南師范大學教授,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已經出版短篇小說集《狼禍》《三天謀殺一個鄉村作家》《長在床上的植物》《鞋子去找鞋子的朋友》及長篇小說《絕秦書》等。曾獲海南省第三屆青年文學獎、《中國作家》第三屆劍門關文學大獎、中國作家出版集團2013年度優秀作家貢獻獎、海南省第一屆南海文藝獎文學大獎、第四屆柳青文學獎等。

      導 讀

      一個是有義有情的戍邊戰士,一個是才勇雙全的落寞宮女,在大唐時代的颶風里,是低頭俯首做螻蟻,還是放手一搏乘風去,一首詩將兩個同路人連在一起。這并非“衣帶詔”的權謀游戲,而是吟誦愛與勇的“袍中詩”。

      袍中詩

      張浩文

      剛入九月,北庭就冷了。一場大雪鋪天蓋地,刺眼的銀白瞬間掩埋了山脈的青黛,也遮蔽了戈壁的蒼黃,讓荒涼的塞外頓時變成了瓊樓玉宇。

      可是站在要塞垛口的樊無疾卻感受不到一點詩情畫意,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詛咒這惡劣的天氣。寒風勁吹,城頭的旗幟打著尖銳的呼哨,遠處不時傳來凄厲的胡笳聲,提醒守城的士兵警惕敵情。樊無疾被凍透了,感覺身體就像手中的長矛一樣僵硬,腰不能彎,頭不能轉,否則就會折斷,就會分裂。

      樊無疾多么希望盡快換崗啊,可是不能,他必須執勤到天黑。要不,身邊有一盆火也好,這也不能!因為生火就會冒煙,冒煙就會被誤認為狼煙,發出錯誤信號。其實現在最好最實在的是有一身厚厚的棉衣,可惜也沒有。不知為啥,今年的棉衣遲遲沒有發放,士兵穿的還是春秋的夾襖。

      “日他媽!”樊無疾罵了一聲,轉身對著墻角撒了一泡尿,熱尿把積雪澆開一個窟窿,隨后那窟窿里就噌噌噌地長出一根冰柱來,直到他尿完。

      好容易挨到天黑,樊無疾才被換下來,走進營地帳篷,他簡直覺得自己進了金鑾殿。盡管帳篷里也不允許生火,怕萬一失火,火燒連營,可是里面畢竟可以避風。而且一座帳篷里擠著二十個人,這人氣好歹也能烘出一些熱量來。樊無疾趕緊去灶房灌來一壺熱水,沖服了幾把炒面,身體漸漸活泛了起來。他正想鉆進被窩美美睡一覺,這時伍長走了進來,招呼大家趕快去領棉衣,今冬的棉衣終于發放了!

      士兵們一陣歡呼。

      樊無疾領來棉衣,迫不及待地就往身上套,可是當他的一只胳膊伸進袖筒里時,明顯地遇到阻礙,他伸手摸了一下,應該是里面縫了連針線,把袖筒兩壁扎在一起了。這大概是制衣人的疏忽吧,其實也沒有什么,只要穿衣的人胳膊使勁,捅一下就過去了??墒欠疅o疾是個細心的人,他怕萬一硬來把新衣服扯破了,就褪下棉衣,攤在床上,小心翼翼地翻開袖筒,準備拆開連線??墒撬麆偘研渫簿黹_一部分,眼前的情景讓他大吃一驚:里面的襯布上竟然出現了文字!

      樊無疾趕緊把袖筒的其余部分也翻開,環繞著袖筒一周,一首完整的詩篇呈現在他面前:

      沙場征戰客,寒夜苦未眠。

      戰袍經手作,知落阿誰邊?

      蓄意多添線,含情更著棉。

      今生已過也,結取后生緣。

      別看樊無疾只是一個小兵卒,可他是識字的人。早先他立志考科舉,可是屢試無望,就投筆從戎了??此拿?,就知道那可不是白丁隨便杜撰的,其中大有講究,模仿的是漢代大英雄霍去病?!叭ゲ 迸c“無疾”,不但對仗十分工穩,而且寄寓了他的遠大志向。

      現在讀到這首詩,樊無疾當下愣住了。這是誰寫的?寫給誰的?

      不用猜,這綿綿的情意無疑來源于一位女子。更讓樊無疾驚心的是文字的顏色:刺眼的鮮紅!這是朱砂還是鮮血?

      讀這首詩你無法不激動。

      她是沖著我來的嗎?樊無疾想,這可能嗎?我認識她嗎?她跟我有什么關系呢!

      樊無疾想到了衣帶詔①!那只是一個傳說,難道自己今天真的遇到了?不過衣帶詔應該是關乎國家大事的,而他今天看到的,卻是一個女子的綿綿情意和深深幽怨啊。

      樊無疾的愣怔被別人發現了,他們也看到了袍中詩。

      樊無疾被押到中軍大帳,帳中端坐著監軍太監趙世英。

      “給我綁了!”趙公公一聲斷喝。

      幾個侍衛立刻按住樊無疾,把他五花大綁。樊無疾不敢掙扎,只能不停地分辯:“我無罪,我無罪??!”

      “你犯了滔天大罪!”趙世英斥責道,“竟然還裝糊涂?”

      樊無疾被嚇傻了,他不知道自己闖了什么大禍:“稟告公公,小人真的不知道啊?!?/p>

      趙世英一聲冷笑,指著那件棉衣問道:“你知道這棉衣是哪兒來的嗎?”

      樊無疾搖搖頭。

      “來自后宮!”趙世英說,“當今盛世,大唐威加四海,拓邊延土,邊關士兵倍增,眼下到了秋冬,棉衣供不應求,圣上愛兵如子,特命后宮佳麗參與制衣,北庭這批棉衣,就是她們的手工?!?/p>

      樊無疾腦袋嗡的一聲響,他跪立不穩,差點栽倒在地上。他知道自己麻煩大了!

      趙世英指著袍中詩問:“誰寫的?”

      樊無疾要哭了。他說:“我不知道啊?!?/p>

      “今生已過也,結取后生緣?!壁w世英吟誦了一句詩,然后說:“這海誓山盟的,你竟然說不知道?騙誰呢!”

      “我真不知道?!狈疅o疾真哭了。

      “那你知道這是死罪嗎?”趙世英冷冷地說。

      樊無疾哪能不知道!后宮是皇上的禁臠,那里的女人都是皇上的,誰敢打她們的主意?無論你是主動還是被動,惹上她們,就是要給皇上戴綠帽子,你還能有活路?

      趙世英說:“你放聰明一點,說出這個人來,我力爭免你一死?!?/p>

      趙公公很想立功,現在立功的機會就在眼前。趙世英雖然已經是北庭監軍,權力可以跟節度使平分秋色,可是作為太監,他的志向不在這里。監軍權力再大,也不可能直接指揮軍隊,只能節制指揮官。仗打贏了,功勞歸統帥;打輸了,責任跑不了你。再說了,邊關就是前線,前線就會打仗,誰能保證自己沒有生命危險。即使不打仗,邊關也是窮山惡水之地啊,環境太惡劣,哪里比得上在皇宮里舒坦。在皇宮不光舒坦,也有接近皇上的機會啊,那才能高升嘛。他的榜樣是高力士,位極人臣風光無限。只要他立了功,就有資格提條件,把他從邊關調回去,脫離這危險惡劣的西北邊陲。

      可是樊無疾真的是被無辜卷入的,他沒有辦法配合趙世英。他還在為自己辯解,舉出詩中的證據:“戰袍經手作,知落阿誰邊?!薄肮敲骼淼娜?,這制衣人都說了,她也不知道衣服最終會落到誰身上,我不過是偶然得到而已,我咋能知道她是誰呢?”

      趙世英當然不相信樊無疾的辯解,他冷笑一聲說:“你以為這是拋繡球呢,你就這么幸運?老實交代吧,免受皮肉之苦!”

      樊無疾無法交代,只能飽受皮肉之苦。他被打得皮開肉綻,最后只求一死。

      可是趙世英不能讓樊無疾死了,他知道這是一件驚天大案,樊無疾要是死了,這案子就斷了線索。他自己審不出,就把樊無疾送回長安,那里有專門的辦案高手,只要這案子是自己發現的,功勞簿上一定有他一筆。

      趙世英給高力士修書一封,派人押解樊無疾返回長安。

      樊無疾的囚車駛出要塞時,雪更大了。疾風卷著雪片斜射過來,仿佛箭鏃扎在臉上一樣刺疼,樊無疾的腦袋被固定在囚車頂上,雙手被拴在囚籠里,他無法自我保護,只能瞇著眼睛,忍受著風雪對頭部的暴擊。他覺得自己的腦袋在逐漸麻木,眨眼和張嘴都變得困難,過不了多久,他大概就會被凍僵了。

      正在這時,樊無疾聽到了身后的馬蹄聲,他艱難地睜開眼睛,看到兩騎快馬沖了過來。為首的是趙世英,他帶了一個隨從。

      “給囚犯穿上棉衣!”趙世英命令道。

      等樊無疾穿上棉衣,趙世英親自給他包上頭巾。

      “一定要活著到達長安!”趙世英吩咐著。他好像是說給樊無疾,也好像是說給押解隊伍。此去路途迢迢,北庭到長安至少要行走月余。

      不知怎的,樊無疾鼻子一酸,竟然流下眼淚來。

      十月的長安,應該是下半年最好的季節。天氣轉涼,但不至于冷,體感最是爽快。樹葉已黃,卻沒有搖落,在深秋碧藍的天空襯托下煞是好看。繁花的盛期已過,只有卓爾不群的菊花逆時開放,金色的花朵裝點著皇城的富貴,滿城的幽香讓人神清氣爽。

      可是大明宮里的氣氛卻與此相反,沉悶而壓抑,這當然與皇帝的情緒有關。

      今天上朝,有鴻臚寺卿報告,西域番邦烏斯國使臣來訪,帶來國書一封。李隆基打開一看,傻眼了,上面的文字鳥狀蟲形,他一個都不認識!他問鴻臚寺卿這是什么意思,鴻臚寺是主管邦交事務的,可是這個主官也無法辨識這種“文字”。

      李隆基命令高力士把書信遞下去,讓朝堂上所有官員傳閱,可是從頭至尾,沒有一個官員能看懂這份天書。

      李隆基生氣了,他斥責道:“我大唐天朝上國,號稱人才濟濟,竟然被一個蠻夷之國的書信難住了,這成何體統?你們個個都是飽學之士,那我問你們,諸位的書都讀到哪里去了?”

      官員們被問得滿臉通紅,低頭不語。

      回過頭來,李隆基專責鴻臚寺卿:“你們鴻臚寺大小官員二三百人,朝廷養的通譯不少吧,限你們明天早朝把這份文書翻譯出來,我們屆時再議!”

      鴻臚寺卿趴在地上連連叩頭,每叩一下都甩下一波汗水。

      朝會結束,回到宮里,李隆基仍然悶悶不樂。高力士看在眼里,寬慰玄宗:“圣上不必憂心,不過是區區一封信件而已,陛下每天批閱的奏章那么多,有一份無一份不礙事的?!?/p>

      李隆基瞪了一眼高力士:“你懂什么?”

      高力士不敢吭聲了。

      李隆基之所以放不下,是覺得這件事奇怪。歷來外邦來朝,書信交往,說的寫的都是雅言和唐文,這彰顯的是大唐的威儀。今天這烏斯國破了規矩,它到底想干什么?他憂慮的是書信背后的事。

      第二天朝會,鴻臚寺卿戰戰兢兢稟告,他們所有通譯都不認識這烏斯文,無法翻譯。李隆基臉色都氣青了,罵道:“一幫飯桶,枉食朝廷俸祿!”

      高力士建議,把烏斯國使者宣來,讓他當堂翻譯。

      太子賓客賀知章出面制止,他說:“不可造次,這蠻邦用蠻文,欺我大唐無人,顯然有蔑視我朝的意思,我們怎么能反求于他,讓他們的蓄謀得逞呢?”

      這正是李隆基擔憂的地方,還是老臣謀國啊。他對著賀知章連連頷首,問道:“愛卿有何主意?”

      賀知章說:“臣舉薦一個人,他一定識得烏斯文?!?/p>

      “誰?”李隆基急切地詢問。

      “李白!”賀知章回應。

      李白那時正住在賀知章家里,他來長安已經有一段時日了。眼下不是科考的時候,況且他對科舉也無興趣,即使走進科場,也未必奪魁。以他的才情,他瞧不上那種循規蹈矩的入仕之途,追求的是一飛沖天,直接讓天子欣賞他,實現自己經國濟世的抱負。李白在長安多方奔走,希望有達官貴人把他舉薦給皇上,可最終都沒有結果。就在他失意落魄以至于連食宿也難以為繼的時候,他遇見了長安文魁賀知章。

      賀知章早聞李白詩名,現在一見如故。他延請李白住在自己家中,答應一有機會,就向朝廷舉薦??墒沁@樣的機會一直沒有出現,直到今天李隆基為烏斯文書發難。

      賀知章之所以敢推薦李白,是他知道李白自小生活在西域,對那里的風土人情了如指掌,熟悉那里的語言。在等待機會的日子里,每天政務之余,賀知章就陪李白喝酒聊天,李白嗜酒,賀知章對西域饒有興趣,兩個人互通有無,日子過得也算悠然。

      現在機會來了!

      李隆基指派賀知章傳見李白。

      李白大喜過望,他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到了朝堂,接過國書,李隆基問李白:“你可識得?”李白回答:“我識得?!?/p>

      李隆基命令:“宣烏斯國使者!”

      烏斯使者進殿后,李隆基讓李白當眾宣讀國書。李白面有難色,用疑惑的目光望著玄宗。

      李隆基知道烏斯國書是有意為難大唐,現在他讓李白在使臣前當面宣讀,就是要讓烏斯國領略大唐的厲害,殺一下這個蠻夷小國的威風。想不到李白卻卡殼了,難道這家伙是蒙人的,根本不認識烏斯文?那可是讓他丟人現眼了!這不光關乎他個人臉面,更關乎大唐國威!

      李隆基面帶慍色,直視李白。

      李白小聲說:“這國書狂妄自大,有辱圣聽?!?/p>

      李隆基朗聲說:“不怕,盡管照本宣讀,我大唐國強民富,雄視天下,豈怕一個蕞爾小國的胡言亂語!”

      李白壯著膽子,大聲朗讀。他先讀一遍烏斯語,這語言果然如鳥鳴鼠啼,聽得大家一頭霧水,只有那個使者目瞪口呆,他想不到這里竟然有如此高人,大唐真是藏龍臥虎啊。他本來期待唐朝皇帝求他來翻譯,這無形中就壓了唐朝一頭。

      讀完烏斯文本,李白把書信逐字逐句翻譯成唐文。一俟翻譯完畢,李隆基龍顏大怒。他一拍龍案,大聲斥責:“大膽番人,竟敢如此狂妄!”

      原來這國書竟然是戰書!烏斯國要求唐軍退出西域,否則就刀兵相見,武力犯境。

      使臣面對李隆基的呵斥,毫無懼色,相反,他昂然挺立,面帶譏笑。

      宰相楊國忠喝道:“將這番賊推出去斬了!”

      賀知章趕緊阻攔:“且慢,兩國交戰,不斬來使,況且現在還未開戰端,不可貿然斷絕往來,暫且饒他一命吧?!?/p>

      玄宗征詢群臣意見,如何應對烏斯挑釁,大家異口同聲:“打!”

      獨有李白沒有出聲。李隆基已知李白來自西域,熟悉那里情況,就單點李白回應。李白說:“我大唐是禮儀之邦,烏斯是蠻夷之國,大唐是赫赫大國,烏斯是蝸角之地,他們只是不通王化,狂妄自大而已,如果我們立即出兵討伐,則有不教而誅的嫌疑,不合圣人之道。不如先禮后兵,也下一封國書給他們,陳說利害,讓他們知所敬畏,臣服大唐?!?/p>

      李隆基連連頷首。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明君慎之,良將警之,此安國全軍之道也?!秾O子兵法》講得明白,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興兵動武。開元之后,邊境戰釁頻仍,國庫耗費巨大,支應漸有疲態,李隆基總攬全局,他比下面的大臣們更清楚國情民心。烏斯之事雖然讓他煩心,但經此一事,卻意外得一能臣,這李白不光詩寫得好,他還有經國濟世的才能呢。

      李隆基對李白說:“李愛卿,我聽說你才情橫溢,詩冠天下,那就請你代朕草擬一封國書,宣示我大唐恩威?!?/p>

      李白領旨。

      這時賀知章提醒李隆基:“啟稟圣上,按我朝規矩,李白尚是一介布衣,沒有代君擬詔的資格?!?/p>

      李隆基馬上宣布:賜李白進士及第,封翰林學士。

      李白大喜,立即提筆,一揮而就。

      李隆基看到國書,滿心歡喜。這國書不僅氣勢如虹,言辭自帶甲兵百萬,威壓對方,說理亦是細致入微,觸及了烏斯國的痛處。李白熟悉西域,對烏斯的短項了如指掌,針鋒相對,長大唐之威風,滅烏斯之氣焰,讓他們知其不能,早斷妄念。

      玄宗讓高力士宣讀國書,眾大臣齊齊喝彩。

      李白意猶未盡,在高力士之后,用烏斯語再誦一遍,就連烏斯使臣也不得不蹺大拇指。他說:“寫得好,我們可汗看到一定會震怒,我保證你們傳送國書的使者當場被砍頭!”

      這話與其說是夸贊,倒不如說是威脅。

      那么,誰當使者呢?

      大家面面相覷。

      楊國忠說:“這個番臣,我們饒你不死,你把這封國書帶回去?!?/p>

      番臣一笑說:“害怕了吧?我可以帶,但不保證一定帶到?!?/p>

      賀知章說:“不可,國書一定要由我國使臣專送,這關乎國家體面,豈可兒戲!”

      李隆基問道:“哪位大臣愿擔當使命?報上名來?!?/p>

      下面鴉雀無聲。

      此去烏斯,千里之遙,而且多是大山深溝,戈壁沙灘,路途實在艱險,這還不算野獸傷人,強人劫掠。即使僥幸到了烏斯,那是蠻邦,不講禮儀,你的國書忤逆他們,他們殺了你一點都不意外。

      李隆基看到這個情景,臉色漸漸變了。

      高力士知道玄宗尷尬了,他不能讓番臣嘲笑大唐,立即高聲報告:“臣愿保薦一個人,他一定會不辱使命?!?/p>

      李隆基問:“他是何人?”

      “樊無疾!”高力士回答。

      樊無疾這時正關在長安的大牢里。

      高力士十幾天前就接到了趙世英轉來的犯人,他將這個特殊犯人秘密關押著。高力士很贊賞趙世英行事縝密,不愧是他帶出來的接班人。這個犯人當然不能直接交給大理寺或者刑部,因為關乎皇上的隱私。趙世英把犯人交給他,一是后宮歸他管理,查找宮女私情是他的分內職責。在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還隱藏著趙世英的另一層用心:送頂頭上司一個順水功勞。高力士把案子偵破了,在皇上那里當然是一件大功。他得了好處,自然不會忘記給他喂食的趙世英。

      這個案子高力士暫時沒有報告皇上,他要等破案之后再上呈結果?,F在報告是徒增皇上煩惱,尤其是這個案子牽涉到后宮,對皇上的刺激太大,會干擾政務。

      高力士私下審問了樊無疾,也反復驗看犯罪證據,心里感慨良多。

      他首先贊嘆這宮女很有心計。她把傾訴衷心的情詩寫在棉衣袖筒里,成功逃過了驗收太監的眼睛。那地方太隱蔽了,也沒有人想到要檢查袖筒。不過太隱蔽也不是好事,萬一穿衣人疏忽了,發現不了情詩,那豈不是辜負了她?她很機巧地在袖筒里用了連針,穿衣人胳膊伸不過去,他一定會翻開袖筒去查看,這鮮紅的詩立即就坦陳在他面前。

      這該是多么美麗聰慧的女子!美麗自不必說,能選進宮里,那都是萬里挑一的美人啊。聰慧除了她有心計,還在于她識字,寫得一手漂亮的毛筆字。更讓高力士折服的聰慧是她的才情,那首藏在袖筒的詩寫得百折千回,情深意長,連他都被感動得幾番流淚。

      就這樣一個美麗聰慧的女子,卻被囚禁在千門萬閽的深宮里,寂寞無聊,空耗青春。她和跟她一樣的萬千女人名義上都屬于一個男人,可是要等到皇上寵幸比等到鐵樹開花還要難,更何況今上專寵楊貴妃一個人。她們沒有被幽閉,其實跟幽閉差不多,她們沒有出家,其實跟尼姑一模一樣,她們活著,卻像被埋在墳墓里。

      可她們都是大好年華情竇已開的妙齡女子啊,她們思春是人之常情。她們當中有人熬死了,有人瘋掉了,有人自殺了,至于這個公開書寫情詩,而且成功傳送給宮外男人的奇女子,高力士確實是第一次見到!

      他不能不佩服這個宮女的膽量。這是公然給皇上戴綠帽子啊,如果出了事,不光給她惹來殺身之禍,也會連累她的家人!而且,她寫了這首情詩又能怎么樣呢?即使看到這首詩的男人被她的情意感動了,很愛她,他能娶她嗎,他敢向皇上要女人嗎?在高力士看來,這個宮女純粹是為了發泄,她實在無法忍受那種憋屈的生活,即使死,也要把自己內心的愛意和怨恨喊出來,死也死個痛快!

      可是她考慮皇上的感受了嗎?

      高力士很同情她,但無法放過她。他知道趙世英的眼睛在后面盯著他,他破了案,趙世英跟著沾光,要是他瞞過了這個案子,趙世英就會揭發他,那小子等的就是踩著他爬上去的機會。

      高力士硬著心開始破案。他首先排除了樊無疾的嫌疑,這個士兵只不過是隨機落套的無辜者,從他身上找不到線索。線索只能從宮中找,他已經有了大致的思路。他吩咐小太監們暗中調查識字的宮女,他準備從字體對比入手。

      宮女數量龐大,調查花費了十天左右,高力士拿到一份五百三十一人的名單。然后他以宮中擬舉辦賞花會為名,征集以詠菊為題的詩歌,讓識字的宮女都要寫一份詩箋,屆時圣上會親自光臨,逐個品評。宮女們興高采烈,爭先恐后,不幾天高力士就收集到了所有識字宮女的字跡。

      可是讓他失望的是,沒有一個人的字跡與袍中詩相符。袍中詩是標準的楷書,端莊沉穩,厚重結實,這些宮女的字鶯鶯燕燕,娟秀靈動,根本沒有那種泰山壓頂的氣勢。

      高力士明白了,他佩服袍中詩作者的機敏。她肯定就在這些宮女中,可她巧妙地偽裝了自己的筆跡,盡管他是暗中調查,唯恐打草驚蛇,可還是蒙不過她的直覺。

      高力士現在開始怨恨這位女子了,她將引起一場血雨腥風。如果不能查出真正的肇事者,以殘酷的宮廷惡例,凡是涉此嫌疑的人,都逃不脫殺頭的下場,那將有多少無辜者喪生!

      太可怕了。

      他自己能逃脫干系嗎?不能!他是大太監,總管宮廷事務,出了這么離奇的事,他當然要負責任。如果是他破了案,那倒好說,算是將功折罪,現在查不出名堂,連帶死了這么多人,皇上不治他的罪那才叫怪事呢。

      高力士陷入深深的恐懼中。

      就在這時,李隆基遇到了派不出使臣的尷尬事,高力士靈機一動,推薦了樊無疾。

      “樊無疾何許人也?”散朝之后,李隆基問高力士。

      高力士知道袍中詩遮掩不住了,只得如實稟告玄宗。李隆基看著那件棉衣,臉色烏青,怒吼道:“把他給我押過來!”

      高力士親自到監獄去提樊無疾。

      見了樊無疾,他劈頭蓋臉直接問:“你是想死,還是想活?”樊無疾當然想活啊。樊無疾眼下才二十多歲,他的人生剛剛開始,他建功立業的雄心壯志還沒有施展,他怎么能甘心去死呢。況且家里還有老父老母,他們時刻牽掛著他,等著他回家呢。樊無疾清楚地記得他離家從軍時的情景,父親在自家院里抓了一把土包在布包里,對他說:“去了外地,水土不服,每次喝水時都在碗里放一點,老家的土能續命?!崩夏锓质謺r對他耳語:“娃呀,娘已經看中了曹二家的小妮子,去幾年就回來,娘給你說媳婦?!彼懒?,家庭的支柱就折斷了,父母還能活得下去嗎?

      可是不想死,你就能不死嗎?這不是高力士嚇唬樊無疾,其實從一開始高力士就知道樊無疾的結局了,無論他與那個宮女是否有染,只要卷進這種事里,他就難逃一死?;噬辖^不會饒過一個企圖淫穢后宮的男人,何況袍中詩證明了他就是那個女人移情別戀的對象。

      “公公救我!”樊無疾絕望了。

      “我給你一個機會?!备吡κ堪讶跛箛托诺氖赂嬖V他,“只有這樣,你才能活命?!?/p>

      “我愿意,我愿意!”樊無疾趕緊說。

      高力士掐準了樊無疾一定會答應,所以才敢在李隆基面前推薦他。他的自信建立在兩點上,一是樊無疾想活命,二是樊無疾乃北庭士兵,對西域熟悉。

      “我盡力保你一條命,”高力士說,“不過我也請你幫我一個忙?!?/p>

      樊無疾說:“公公救了我,我愿意肝腦涂地報答您?!?/p>

      高力士問樊無疾:“你喜歡袍中詩的作者嗎?”

      樊無疾不敢回答。

      高力士又問:“你愿意救她一命嗎?”

      “我愿意!我愿意!”樊無疾滿口答應。

      “我現在帶你去見皇上,皇上要是免你不死,派你去西域送信,你就提出一個條件,請求他不要追究袍中詩的作者了?!备吡κ繂枺骸澳愀也桓??”

      “敢!”樊無疾說。說實話,對那個女子,他開始是怨恨的,因為他無緣無故被她拉到羅網中,為此身受皮肉之苦,目前尚不知能否逃出生天??墒呛髞硭磸瓦泼鞘自?,從中讀出了宮女的無奈和辛酸,更被她深深的情意所感動:“蓄意多添線,含情更著棉?!边@一針一線縫進去的都是她的愛意和思念啊。人家是啥人?那可是豢養在金鑾殿里的金絲雀啊。他是啥人?一個塞外邊境上蹲垛口的小嘍啰,可偏偏,這棉襖就落在了他身上,這是她的信物啊。就像天上掉餡餅砸中傻瓜一樣,他就這么幸運地成了她的意中人。這真是窮小子攀上高枝了,他從內心感激她。世上不是有拋繡球這一說嗎,他這事跟拋繡球有啥區別?被繡球砸中的,都說是千里姻緣一線牽,那么,這個女人注定跟他是有姻緣的,他救她是義不容辭。

      “好,真正的男子漢!”高力士給樊無疾豎起大拇指,“我敬佩有情義的男人!”

      高力士重點在這里。鼓動這個男人去西域容易,因為樊無疾別無選擇,鼓動他去救寫詩宮女要費一點心計,因為那是他的分外事,必須把此人的男人氣概激發出來,讓他享受英雄救美的崇高感。高力士一定要幫那個女人,這不僅僅出于同情,其中更有利害,只有她過了關,大家才能都過關。

      樊無疾被押進宮里,玄宗見了大怒,喝道:“拉出去砍了!”

      樊無疾跪在地上,把頭磕得咣咣響,大喊冤枉。

      樊無疾頭都磕出血來了,李隆基依然無動于衷,被推到殿門口的樊無疾掙扎著說:“皇上,我愿意先去烏斯送信,等完成使命后返回長安,您再殺我吧!”

      看到李隆基神情有所松動,高力士趕緊進言:“圣上息怒,現在正是國家用人之際,烏斯國書不能耽擱了,否則可能引起邊境戰爭,這是大事。不妨先讓此人戴罪立功,等完成使命后再治他的罪,他是有家有舍的人,跑不了的?!?/p>

      “你愿擔保他嗎?”李隆基逼視高力士。

      “老奴愿意?!笔乱阎链?,高力士只能硬著頭皮答應。

      李隆基的憤怒在情理之中,不過他還沒有失去理智,在嫉妒和國事之間,他還是清醒的?;甬斎灰l,殺威棒必須使出來,這事關皇家臉面,但烏斯的事迫在眉睫,他不能不顧忌,眼下這個人還得留著。這個小兵雖然不是最合適的人選,但目前卻是唯一的人選。

      “樊無疾,你能保證完成使命?”李隆基問。

      “一定能!”樊無疾說,“小人自幼熟讀史書,熟知張騫和班超的故事,他們是我的榜樣,我一直渴望為國家建功立業。我長期在北庭戍邊,熟悉那里的山川地形,在邊市上常與番客交易,多少懂一些番語胡言,深入西域應該沒有多少問題。再加上我身強力壯,弓馬嫻熟,長途跋涉能堅持得住,土匪強盜也奈何不了我,我一定將國書安全送達?!?/p>

      “暫且饒你一命?!崩盥』疽馕涫拷o樊無疾松綁。

      “謝皇上不殺之恩?!狈疅o疾趕緊叩謝。

      高力士提醒樊無疾:“記住你重任在肩!”

      這話是一語雙關,樊無疾知道這是高力士提醒他。他已經都膽怯了,畢竟皇上剛剛饒過他,可是他知道他的命是高公公在皇上面前保下來的,高公公托付的事他不能不做。

      樊無疾硬著頭皮向李隆基提出請求。

      李隆基眼睛一瞪:“大膽,你這是要挾朕嗎?”

      樊無疾磕頭回答:“小人不敢,我只是覺得那個人可憐。陛下用情專一,給天下人樹立了楷模,是我大唐的圣賢,這個人覺得寂寞,其實反襯了皇上的圣潔,她不懂事,皇上胸懷廣大,容得下她幾句牢騷?!?/p>

      李隆基對高力士說:“集中后宮女子,朕有訓示?!?/p>

      初冬的天氣已經很涼了,西風刮起落地的黃花,紛紛揚揚,像蝗蟲一樣凌空飛舞。天空依舊湛藍,南逃的大雁倉皇劃過天幕,把幽長的哀鳴留在身后。

      后宮的女人們都集中在宮苑的廣場上,她們的濃妝重彩給肅殺的初冬帶來了生機。這些女人平時都被分隔在不同的格子間,她們彼此很少交往,難得有聚會的機會?,F在這樣的場面讓她們很新奇、很激動,她們擠擠挨挨、嘰嘰喳喳,像扎堆的麻雀,全然不知道后面會發生什么事。

      皇上的儀仗過來了,大家才安靜下來,一個個盡量抻著脖子,讓自己比別人高出一點?;噬献昧?,高力士喊一聲:“跪駕!”這些人嘩啦一下跪倒了,仿佛驟風吹折了一地的花木。

      李隆基威嚴地開腔了:“朕今天過來,就為一件事,有人寫了一首詩,在戍邊士兵的衣服里?!彼疽飧吡κ磕贸瞿羌路?,并朗讀那首詩。

      底下的人驀然一震,她們認識那種棉衣。高力士的聲音女聲女氣,很契合那首詩的情調,她們一聽,不由得心驚肉跳。這是情詩啊,犯了天條了!

      她們都記得幾年前的一件事。有一位像她們一樣的宮女,名叫如云,有一天心血來潮,在一片樹葉上寫了一首情詩,把它放在御溝里,希望被水送出皇宮去??墒遣磺勺屒謇硭娴男√O發現了,他把樹葉交給管事太監,最終報告給了皇上。這個宮女的結局她們看到了,她被賜死后所有宮女都被驅趕過去參觀她自縊的現場。

      李隆基目光如炬,盯視著下面,宮女們都嚇得低下頭,唯恐皇上看見自己。李隆基繼續說:“這是犯忌的事,你們大家都明白吧?”

      沒有人敢出聲,現場一片死寂。

      “不過,朕寬宏大量,決定不計較此事?!崩盥』跉夂途徚?。

      高力士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他趕緊招呼宮女:“還不叩頭謝恩?”

      “謝皇上!”“皇上萬歲!”底下磕頭如儀,頌恩不絕,許多宮女感動得都流淚了。

      “你們不要謝朕,要謝就謝此人?!崩盥』疽夥疅o疾站到前邊來,“是他懇求朕寬恕寫詩的人?!?/p>

      宮女們看見了一位健壯英氣的戎裝軍人,她們眼睛一亮。這可是異物啊,宮墻之內哪有正常的男人?

      李隆基接著說:“朕不但不追究寫詩的人,還要滿足她的愿望。詩里說‘今生已過也,結取后生緣’。朕說青春不待人,何必后生緣?這位士兵得到了袍中詩,寫詩的宮女何在?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與這位武士喜結今生緣?如果愿意,就站出來!”

      高力士心里一驚?;噬线€是不愿放過移情的宮女啊,他這是換了花樣釣魚!怪不得他不惜把這個丑聞公開,即使丟了老臉也要把背叛他的女人揪出來。他真佩服主子的心眼,不愧是權術高手。

      現場的氣氛很活躍了,很多宮女的臉激動得紅彤彤的。她們真相信皇上的仁慈了,只有高力士在心里暗暗祈禱:寫詩的女人,你千萬不要貿然站出來。只要你不出來,就沒有危險,皇上不可能把所有的宮女都殺掉。

      皇上不是已經答應樊無疾了嗎,怎么能反悔?別人肯定這么想,但高力士了解李隆基,這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當年為了奪權,聯合姑姑太平公主殺死嬸娘韋后和堂妹安樂公主,登基之后怕姑姑威脅到自己的皇位,立即把有恩于他的太平公主也干掉了!不要指望強權者遵守承諾,他們只認利益。他反悔了,別人能拿他怎么樣?樊無疾又能怎樣?他敢不去西域嗎?為了自保他肯定去。退一萬步說,即使皇上現在不反悔,等樊無疾走了,他有的是辦法收拾寫詩的人。

      底下嘰嘰喳喳很久,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高力士慶幸那個寫詩宮女的警覺,佩服她心思縝密。

      李隆基看到冷場,再次說話了:“朕派這個士兵去執行一項艱難的任務,他明天就會出征,錯過現在,你就可能錯過一輩子。自古美女配英雄,朕希望朕的宮女能出來激勵朕的猛士去建功立業?!?/p>

      一直木然挺立的樊無疾說話了,他懇求玄宗:“陛下,小兵可以說幾句嗎?”

      “你現在不是小兵了,是大唐皇帝的特命使臣?!崩盥』攬黾臃?,讓樊無疾的身份與他的使命相匹配?!澳阏f吧,大家都聽著!”

      現場一下子安靜了,大家期待著樊無疾??墒欠疅o疾沒有說話,而是朗誦,用他渾厚蒼涼的男低音:

      沙場征戰客,寒夜苦未眠。

      戰袍經手作,知落阿誰邊?

      忽然,一個女聲接上了,這是帶著嗚咽的顫聲:

      蓄意多添線,含情更著棉。

      今生已過也,結取后生緣。

      隨著聲音,一個身材曼妙的宮女站了出來,她緩緩地走出人群。

      下面一片驚呼:“柳如煙!”“柳才人!”

      大家都想不到啊,這女子能升到才人,已經是很不容易了,雖然只是從九品,但已經有了接近皇上的機會。

      高力士在心里罵了一聲蠢,他為這個女人捏了一把汗。

      當柳如煙走到前面,跟樊無疾四目相對時,他們倆都流出了眼淚。

      高力士看了一眼李隆基,發現他倒是神情安然,只是腮幫子不由自主地咬了一下子,頰上鼓起一道棱。

      高力士無法預測下一步會發生什么,他還是想保護一下這個宮女,希望她不要出頭。高力士來到柳如煙面前,問她:“你知道袖筒里的連針線縫了幾道?”

      “三道?!彼f。

      高力士望著樊無疾,樊無疾說:“就是她?!?/p>

      這真是無法了,他們已經情迷雙眼了。

      “朕宣布,這一對有情人正式締結婚姻!”李隆基發話了,“朕做你們的證婚人!”

      現場一片歡呼。

      樊無疾和柳如煙雙雙跪倒,向皇上謝恩。

      皇上命令高力士:“給他們準備新房,晚上就行合巹之禮?!?/p>

      事情發展之快,出乎高力士的意料。但他一琢磨,還是明白了皇上的用意,這是拿柳如煙做人質!樊無疾的家人還不夠,現在對樊無疾來說,他最在乎最珍愛的就是眼前這個新娘子。只要她在手里,皇上就不怕樊無疾敷衍塞責甚至逃逸投敵。

      這是給西域之行拴上了最結實的保險繩。

      姜還是老的辣!

      第二天早晨,大唐天子李隆基帶領一班朝臣,在長安永順門擺開儀仗,為西域特使舉行出征儀式。

      三聲炮響,永順門轟然洞開,兩匹駿馬并轡而出,一雙英姿勃勃的騎士端坐馬上,李隆基和高力士不禁愕然。

      一位使臣,何時變成兩位了?

      仔細端詳,另一位竟然是柳如煙!她雖然未著鎧甲,但一身騎士短裝,也甚是瀟灑,比起昨天的嫵媚,完全是另一種健美。這個在他們眼皮底下待了多年的女人還有這般身手,他們完全不知??磥硭雽m前一定是有習武基礎的,怪不得她那么青睞戍邊的士兵。

      兩位騎士滾鞍下馬,給皇上行禮。

      樊無疾說:“啟稟陛下,拙荊柳如煙愿陪微臣出使西域,請恩準!”

      柳如煙也說:“陛下不殺之恩,賤妾永世難忘,為報答皇上,小女子愿以身赴險,協助使臣,完成使命,為國效力!”

      高力士看著李隆基。他知道這完全超出了李隆基的設計,皇上是絕對不準的。

      李隆基愣了一下,然后朗聲宣布:“準!”

      高力士傻眼了。

      城樓下的那對男女從地上蹦了起來,他們忘情地擁抱在一起。

      一陣鼙鼓擂響,號角齊鳴,這是出征的號令。

      兩位武士跨上馬背,面對城樓上送行的人深深一揖,然后撥轉馬頭。馬驟然起步,像箭鏃一樣射了出去。

      天氣清朗,視野開闊,西風勁吹,城樓上的人佇目遠望。一對白馬愈來愈小,漸有漸無,慢慢融進了遠處的蒼黃中。

      高力士忽然情難自持,淚眼婆娑,此時此刻他意識到自己可能一直誤會了身邊這位大唐雄主,國君的胸襟豈是一個太監可以猜度的。他扶著欄桿朝西喊道:“年輕人,圣上不負你們,你們一定不要辜負大唐!”

      樊無疾和柳如煙肯定聽不見了,此刻充滿他們耳朵的是風的吼叫、馬的嘶鳴,他們像掙脫囚籠的鳥兒,急切地奔向天空。

      有了自由,他們的飛翔很快樂。

      ①指藏在衣帶間的秘密詔書。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