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長城》2024年第1期|弋鏵:清風徐來(中篇小說 節選)
      來源:《長城》2024年第1期 | 弋鏵  2024年01月18日07:48

      弋鏵,作品見于《當代》《中國作家》《花城》《天涯》等刊物,部分作品被《新華文摘》《小說選刊》《海外文摘》《中華文學選刊》《小說月報》《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海外文摘》《長江文藝·好小說》等雜志選載。出版有長篇小說《琥珀》《云彩下的天空》和中短篇小說集《千言萬語》《鋪喜床的女人》。獲首屆魯彥周文學獎、首屆廣東省“大瀝杯”小說獎、第二屆“飛天”十年文學獎、第五屆“《廣州文藝》都市小說雙年”獎等。

      清風徐來

      ◆◇ 弋 鏵

      班主任把金糖打過來的微信語音請求摁斷了,回復的是一段文字:“你到我辦公室來,我放學之前都在?!?/p>

      金糖當時正在大會議室里開會,接到班主任要求她來校的微信,著急忙慌地沖出會議室到走廊上,向班主任申請語音聊天來表達自己對孩子的重視,卻不想那邊無意聊天,直接讓她過去。這種操作讓金糖心里陡然緊張起來,因為得不到班主任的話語信息,無法從語氣或者音調上來判斷孩子到底出了什么事。剩下的會議中,這件事就像懸掛著達摩克利斯之劍的那根馬鬃毛,撕撕拉拉搖搖蕩蕩地扯著金糖的心。

      會議其實很重要,落實杭州那邊的養老院參觀名額。幾家大銀行報上來的高端客戶,資產都在千萬以上。這年頭,有閑錢放進銀行里躺著的,真是富足人士??偙O在會議上反復強調,這些客戶個個都是在商場里打過江山的人,不好糊弄,按他們的年齡層,保險應該買過不少,現在再推廣我們的項目,有點難度,所以各位經理要上心,爭取拿下他們!

      金糖是業務二組的組長,帶著三十多號手下,這幾年她干得順風順水,業績一直在公司名列前茅??偙O看看她,眼睛泛著粼粼的波光,似有水銀在里面流淌,直待金糖接住他金屬般質地的鋒芒,表示會配合他贏取戰場。

      金糖會意地接話,表達必勝的信念,其他幾個組只能鏗鏘有力地附和,音調尾隨金糖的余焰,竭力把這簇燃燒的勢頭,茍延殘喘地續接下去。

      結束會議,她馬不停蹄地驅車前往學校。

      班主任在辦公室,言語簡短而流暢,劉小豆作為一個作文一向不錯的學生,在此前的一次命題作文中,隨手交上來的是一幅模糊不清的圖畫,旁邊寫著幾個字。

      “我要弄死你!”

      金糖拿著那張畫細看。鉛筆畫,粗線條,簡單地勾勒出四個模糊的人影,三個人頭齊高,一個人頭稍矮,男女分辨不太清晰。旁邊是用足力道的書寫,那五個字是粗體,再加一個駭人的驚嘆號!這驚嘆號,粗得讓金糖都渾身一哆嗦。

      再怎么不相信,班主任卻用篤定的微笑證實了確定是她女兒的杰作。

      “學校有心理醫生,準備對劉小豆同學進行心理干預。如果家長覺得沒問題,請在這些文件上簽個字吧?!卑嘀魅稳耘f和和氣氣,把幾份蓋有鮮紅公章的A4資料紙推到金糖眼前?!斑@些需要監護人的配合,另外,等下我陪你去我們的心理醫師那里,你可以和他們溝通一下具體情況?!?/p>

      “劉小豆有什么異常表現嗎?我是說,今早她離開家,還好好的,如往常一樣?!苯鹛且贿呑屑毧次募?,一邊詢問班主任。

      “沒有什么異常表現,確實和每天都差不多。我也和她聊過,她解釋這幅畫只是隨心所作,沒有什么意義。但她對畫上的四個人,稱謂不很清晰,我知道你們家三口人,有時候她爺爺也會過來,但她并沒說明那畫上的四個人到底是誰。最令人困擾的,她寫的那句惡狠狠的話,是指向誰?”

      金糖問:“到底指向誰?”

      班主任仍舊波瀾不驚,“她說是隨便寫的,并不代表任何意義。而且,她給我強調的是,她忘記寫作文這件事了。今早匆匆交作業時,早就不記得在作文本上隨手畫下的東西。她說是晚上畫的,但她強調自己一點也不記得。問她此前看過什么小說或者劇集一類的?她搖頭說并沒有。她自己分析,可能是夢境?!?/p>

      “夢境?”金糖反問,“她是夢游嗎?”

      班主任點頭,“似乎是這個意思。但她不肯定?!?/p>

      “哦?”金糖咬嘴唇,心里七上八下。劉小豆上六年級,各方面成績中等偏上,已經辦好各種手續,準備在學區內就近上好一點的初中,本來應該問題不大,這下子?

      “孩子沒有完全講實話,我們做老師的,還是能一眼看出來。她一直手足無措。我的理解是,她應該在某種外因作用下,氣憤極了畫了那幅畫、寫下那句話,以致在困意襲來后,完全忘記寫作文這件事,今早又忘掉昨晚憤怒后的所為,所以,交上來,讓我發現了?!卑嘀魅我呀洶呀鹛穷I到心理醫生那里。學校的小診所內,劉小豆穿著校服,筆挺地坐在一張椅子上,看到媽媽過來,有點羞赧地低下頭。

      第二天得早起。金糖接洽的客戶是位五十多歲的女性,此前見過一面,廣東本地人,穿著一般,也不背名牌包,膚色偏黃,看來平常并不熱衷保養,身材倒不錯,不胖不瘦,人很和氣,總是對金糖以禮相待。聽說她手上的房產就有十來套,對接的銀行人員透露她有兩千多萬的活期存款,還有不方便說的一些理財產品。通過她住的小區就能掂量出她的身價。金糖天擦亮就過去接她,人家已經在小區院口的石臺上等著了。陪著她的,是同樣其貌不揚的先生,叮囑一番,把行李弄到金糖的車上,就此別過。

      金糖感慨:“王姐,您先生待您真好?!?/p>

      王姐笑道:“老夫老妻了?!?/p>

      杭州比這邊氣溫低十度左右,王姐帶的御寒衣物都在行李箱里,一身休閑裝打扮,斜挎一個小包,全不是名牌。相比之下,金糖艷麗得多,一身考究的套裝,精致的妝容,腳上穿的馬諾洛,后座上扔的博柏利風衣和BV當季最流行的手袋,就更別提她脖子上掛的和手上戴的了,保底也得要二三十萬估價。座駕是去年換的特斯拉M3,貴是不貴,就是顏色等了快半年,一般出去,人家看到這個顏色,也對她有點肅然起敬之意。

      金糖是個對自己一向不錯的女人,什么都要趕在最前沿的時尚上,覺得才能配得起自己的身份。

      這幾句話也是金糖常對手下說的,“人活一世,青春就那么幾年,不好好搞錢,用搞來的錢對自己好一點,可就太對不起自己來此世上走一遭了?!?/p>

      王姐淡淡地說:“太辛苦你了!”

      金糖笑道:“沒事,我也陪著您玩呢,順便給自己放松?!?/p>

      這話是百分之百得假。

      昨晚到今晨,到臨出門,她都在備戰狀態。那些按流程化好的妝容,穿成披荊斬棘的戰袍,都是在凌晨四點的鬧鈴催促后完成的。

      金糖身心俱疲。

      接劉小豆回來之前,她給劉德寶打過兩個電話,全沒接,只能發語音到微信,簡短說明女兒在學校出的這個狀況。劉德寶兩個多小時后才回復,也是發的語音,翻來覆去地說女兒應該沒啥問題,現在叛逆期提前了,小孩子都這樣,不過,也別真當他們是小孩子,現在網絡太發達,他們接受的資訊和信息以及知識面都比我們那個時候寬廣多了。他說他現在在處理一宗初中男生自殺未遂事件,陪著男生去的心理治療所。男生從小算留守兒童,到初中時過來和打工的父母一塊生活,不怎么聽父母話,但也不忤逆父母,同學中幾乎沒有知心朋友,成績又不太跟得上,卻偏愛打游戲,可能還喜歡上一個女同學,總之,心理問題比較多,不知為什么選擇輕生,還在溝通中。劉德寶最后說:“咱家是閨女,可能更敏感些,過了這一段,年紀長大一點就好了?!苯K于聊到她:“你主要是太忙了,你作為母親,也該顧一下自己的女兒了?!?/p>

      金糖只好含糊其詞,說明早要出差,去個三五天。

      劉德寶這下反應奇快,打語音電話給她:“又出去?你們怎么這樣多差事?你不是經理了嗎?不能讓你手下出去嗎?怎么什么熱鬧你都要湊?男男女女的,白天黑夜地在一道,你要不出問題才怪!現在是女兒,搞不定哪天是你自己!你可是生生要把咱這個家毀掉!”

      金糖忙掐斷電話,因為公公此時進門來。

      公公冷眼看看金糖,只嘀咕一句:“你什么時候讓我抱孫子?”兀自走到桌邊,獨個兒吃晚飯。

      金糖回到劉小豆房間,小聲地問:“能告訴媽媽,到底為什么畫那幅畫嗎?”

      劉小豆眼睛朝上,翻個白眼,然后低頭,“我有個關系挺要好的同學,特別特別好的那種,我們倆就好得像一個人?!?/p>

      金糖說:“能不能說重點?”

      劉小豆說:“她發現她媽媽出軌了,而且,還懷了孩子。她不確定這孩子是爸爸的,還是外面那個人的。所以,非常生氣,無法發泄?!?/p>

      金糖問:“然后呢?”

      劉小豆說:“她畫了畫,在我本子上畫的?!?/p>

      金糖問:“那句話呢?也是她寫的?”

      劉小豆木呆呆了一會兒,吐出一口氣:“你可不能告訴我老師啊。不然,我以后什么也不會告訴你了?!?/p>

      這時,總監的電話又打過來,反復強調這次出差要有拿下客戶的決心??偙O說:“這次的提成比原計劃要高,因為有獎勵機制,而且,年終要沖任務,你一定別掉以輕心?!?/p>

      金糖馬上應承,轉頭去自己房間開電腦,研究這批客戶的信息、背景、習性、潛力值,以及客戶分析。做完功課,出房間來,公公已經離去,餐桌上一片狼藉。又進劉小豆房間,孩子已經睡了,比平常早一點,可能在學校也被折騰得夠嗆,實在困乏不已。金糖出去時,女兒嘀咕一聲:“你放心,爺爺說他知道你出差,他會過來管我的?!?/p>

      金糖笑笑,給女兒掖掖被角,感覺到女兒挺不耐煩的,畢竟不是小丫頭了,越來越排斥和媽媽的親密。這小棉襖,什么時候能暖著母親的心呢?金糖便出來了。

      屋內收拾妥當后,關閉所有的燈,她還是不太困倦。明早出差的事情讓她有點興奮,還有女兒的話,現在咀嚼起來,總覺得哪里有點不對勁。公公的逼生,丈夫的埋怨,這都是老生常談。金糖走到陽臺上,吹拂著深夜的風。

      她的房子處于關外,當年是公公單位的集資房,樓層不高,在五樓。正前方是區里的熱鬧地段,有商城,還有運動中心,那邊全是林立的塔樓,星星點點的燈火從每一個窗口閃爍出來,演繹著各式各樣的人生以及命運。側后方是連綿的山嶺,并不高聳,曲折的山脊像江河一般地蕩漾開去,黑咕隆咚,掩藏著無盡的秘密和危險。夜的顏色,被清白的云彩滌洗過,呈現出灰藍的色澤,少之又少的星星,難得地點綴著浩瀚的夜空。有一陣風吹來,帶著這座城市特有的海腥氣,以及雜亂植被所釋放出的青草氣,那種欲望的掙扎,像籠中猛獸,低嚎著配合著風吟,給人說不清道不明的復雜和困惑感。

      金糖掩了陽臺門,隨后進臥室,獨自睡去。

      劉德寶在醫院里一直形影不離地陪同小刑,全身CT照完,又檢查了其它項目,醫生說:“結果要到明早才能拿到,目前看來,應該沒什么大礙?!?/p>

      劉德寶問:“四樓???!沒什么大礙嗎?你作為專業人士,可得為自己的話負責?!?/p>

      醫生從眼鏡片后觀察劉德寶,有將近一分鐘的沉思,然后,點頭,“是的。確實我不嚴謹了。明早你們拿到CT結果后,再來找我吧?!?/p>

      劉德寶起身,讓小刑隨著他先離開。校方有個跟過來的教導主任,一直在玩手機,這下也起身,問明明天才有答案,重重地喘口氣,還是放不下的樣子,猛然從虛擬世界的迷幻回到現實生活的滄桑,多少有點分裂感。

      他追上來,仍舊重復曾經的描述:“從四樓下去的,剛好有個枝杈伸在三樓,掛住他,悠了一下,跌到二樓,這次又正好是配電箱接住他,他彈了彈,這才翻到一樓的草叢里,所以,我們想,確實應該沒受什么內傷,只是破點皮。因為校服緊實,好像連皮也沒破。這孩子,算是命大!”這位老師一連聲地說,他當時不在現場,是旁邊同學七嘴八舌地叨咕,拼湊出的畫面。小刑的父親老刑已經當場駭住,連話都講不出來了。小刑跳下去后,他沖到欄桿邊,差點奮不顧身一同隨了去。父親救孩子的本能?也許還有對自己粗暴對待孩子的悔意?反正,劉德寶接到報案趕到現場時,老刑一直蹲在廊柱那里,抱著頭瑟瑟發抖,像個篩子一般。

      事件很簡單,小刑違反校紀,把智能手機帶到教室里,埋頭打游戲。老師苦勸不止,叫來了老刑。這孩子也真是心大,在等老刑來校的過程里,始終沒放下手機,老師冷眼旁觀,對著喘氣趕過來的老刑努嘴譏諷說:“你家孩子,現在沒什么能讓他放下手機了?!闭f完轉頭離去。老刑跺腳大罵,小刑仍專注在自己的手機上,正是課間休息時,走廊兩頭都圍著學生看笑話,老刑憤怒至極,沖到小刑面前,搶下手機,一把拋出去。小刑的眼睛跟隨著手機,看都沒看父親一眼,然后兩臂在欄桿上一撐,縱身而躍。

      劉德寶問小刑:“你今晚和我在辦公室睡一下吧?明早我們一起取CT報告?!毙⌒滔胂?,答應下來。

      劉德寶便和老師到老刑那邊,說些安慰的話語,讓老刑先回家。有什么事,劉德寶會隨時通知老刑的。

      老刑謝了又謝,差點要下跪的意思。劉德寶凜然道:“做父親的,孩子弄到這程度,你也回去反思下吧?!边@話已經很重了,在此之前,劉德寶從接案到來校,到跟著救護車去醫院,只對父親老刑瞥過去不屑的眼神,沒正眼瞧過。

      應該差不多的年紀。后來在醫院,問過小刑,老刑確實和劉德寶同歲。老刑早年來廣東打拼,幾乎跑遍整個廣東,廣州、深圳、中山,現在在這個地方安頓下來有四五年了,三年前小刑上初中時把孩子從老家接過來。此前,他和小刑相處的日子加在一起,沒超過三十天。

      又是一個留守兒童和父母會合后的隔閡導致的問題。

      在這些留守兒童成長的周期里,父母大約是紙上的符號,不親不近,遠沒有陪著自己長大的爺爺奶奶親。劉德寶記得小學時朗讀課文,把祖國比作母親,同桌那位被寄養在親戚家的孩子,就非常困惑地說:“為什么不把祖國比作姑姑?”

      劉德寶陪小刑吃晚餐,孩子并不挑食,豬腳飯吃得精光,劉德寶又給他買甜品,小刑拒絕了,弱弱地問一聲:“奶茶能行嗎?”劉德寶又領他去了一家網紅奶茶店,小刑要一杯冰凍的椰奶青,啜飲發出喳喳的聲音后,才不好意思地朝著劉德寶微笑一下。

      “你當時為什么要跳下去?沒想過自己的生命會立馬結束嗎?”劉德寶在自己的辦公室里給小刑鋪了床被,淡淡地問。

      小刑并沒有做聲。

      “你那么沉迷游戲???游戲那么有意思嗎?”劉德寶又問。

      下調到這個單位已經有六年多了,劉德寶一直想回去,但目前看來還是沒什么指望。當年差點被離職,虧得老父親動用他多年的老關系,才保住職務。然后,受處分,記大過,再然后說是借調,離開市里,發往下一級部門。老關系解釋說可以反彈,沉到基層,等待立功,再抽拔上來。很多干部都是這樣從基層干上來的,只要業務過硬、能力強,再加上做出成績甚至成就,前途仍可一片光明。劉德寶一直等待時機,每天兢兢業業,把工作看得比以前重很多,就想回到市里,闔家團聚,也能在前途上再現生機。

      劉德寶也玩游戲。工作之余,人家喜歡湊堆兒打麻將,或者結伴釣魚,再或者養狗擼貓、把玩石頭,培養一個業余愛好。劉德寶把自己抽身出來,他不想徹底成為這里的人,他的根在他的家,他的那座城市,他要抽離出自己的慣性,他要讓自己活得有目標,雖然那目標已經相當渺茫。所以,剩下的時間,他交給網游,和對方不知姓名的人下圍棋。如果正在局中,廝殺難解之時,猛然碰到事情,誰能真得抽離出來呢?所有的精力和思維,都在那局棋里?;腥婚g,被人喚醒,如墮霧里云中。

      “是不是想追游戲,所以根本沒意識到危險,就那樣隨著游戲跳過去了?”劉德寶輕松地說。他想,他是可以理解沉迷游戲中的孩子或者大人的。而且,太多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好像前不久就報道過,也是因為打游戲,父親搶走孩子手中的游戲機,孩子立馬跳下去了。只不過,那孩子跳得是十好幾層樓,沒有小刑的運氣。

      小刑不吭氣,坐在床邊,低頭,不言不語。

      金糖的信息又過來。劉德寶仔細翻看她的留言,隨后把小刑留在屋內,出門打通她的手機。

      金糖年輕時挺好看的,典型的四川妹,膚色好,五官正,身材是消瘦型,顯得聰明伶俐。她確實也是聰明伶俐的。當年在局里,金糖是臨聘,工作能力和辦事效果都不輸那些正式的,她也是鉚足了勁想轉正。后來和劉德寶戀愛、結婚,父親說沒必要兩口子都在一個單位,金糖這股努力的勁兒,還不如去試試別的職業。金糖原來做過小商販,開過店面,在淘寶經營著店鋪,手頭一向比較寬裕,超過他們這些公職人員。父親說,一個在職,一個輔佐,這家庭就是完滿的。那年正巧金糖有了身孕,便馬上離開單位,回家養胎。生下劉小豆后,一個人帶娃顧家,還得照顧住在附近的公公的一日三餐,從來風風火火干著事業的女人,閑下來,就有點抑郁。等劉小豆能上幼兒園,公公管接送后,金糖非要進入保險業,干起了賣保險的職業。

      金糖解釋,家里現在開銷大,住的房子還是公公當年的集資房,算是老破小,劉德寶的收入雖然還行,但也供不起一家三口在這座高消費城市的花銷,她不想過得捉襟見肘,她想過好日子,買房,買車,送女兒上最高級的興趣班,時不時地去歐美旅游。

      父親當時不置一詞,臉色其實非常不好看。父親雖然在單位干了一輩子,但思想越老越陳舊,好像年紀越大,越會接受原來根本看不起的思想。特別是母親過世后,父親總念叨著要金糖、劉德寶再要個兒子,甚至做好了一系列的隱藏方案,來實現這個二胎計劃?,F在好了,政策放開,他更是每天把這件事當成最重要的課題,三番兩次地提到臺面。有次回家祭祖,他顫巍巍地拿著族譜對德寶說:“如果你只有女兒,到這個地方,你看到沒?”父親點著續了德寶名字的族譜,“就再沒有你之后的記錄了!你明白沒?”劉德寶只好點頭。

      金糖在職場,當然非常艱辛。誰都知道保險這個行業意味著什么。有次回娘家,金糖眼睛哭得腫腫的,她說起小學聚會、中學聚會、大專聚會的那些事,聚會上只要她開口,一桌子的人都不吭聲,到最后,所有的小聚大聚都不再請她,連她的好閨蜜也遠離了她。

      “好像我得麻風病了?勸他們買保險,是為他們的將來好,又不是只為我的效益?”金糖說得非常委屈。

      劉德寶勸幾句。他也覺得保險這個行業的口碑不佳,遭人排斥,但實在來說,真有大事,保險確實算得上雪中送炭,有賠償總比沒賠償好。處于幸運中的人,并不理解防范于未然、未雨綢繆。

      金糖是有韌勁的女性,終還是堅持下來,后來業績做得越來越好,正巧也趕上了這些年保險業的蓬勃和發達,她的級別提升,收入可觀,本來想買下一套看好的新房,臨海的塔樓,離開這住了好多年的老破小,結果劉德寶自己沒爭氣,因為工作的失誤,差點丟掉鐵飯碗,發配到這邊來,把家里的計劃一下子打亂了。

      那筆動用金糖攢下的首付款才得到諒解的賠償,又把他們一家拉回到原地。也因此,金糖突然就氣勢囂張起來,對劉德寶也不再輕言軟語,而是唇槍舌劍地反擊了。

      夫妻到這一步,如果真是天天見面,怕是早離了。幸虧是周末夫妻,一星期見上一面。如果劉德寶心里不舒坦,還會延長到兩周三周再回去。

      他看不得金糖春風得意馬蹄疾的樣子。老是出差,陪著高端客戶,游山玩水,男男女女的,在異地,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呢?

      就像網絡上說的,這個年齡段,男的是在最好的年華,女人也是在最好的年華,在外頭如果有點動靜,都是能理解的?,F在和原來不一樣了,原來的話,女人在這個年齡,都是黃臉婆,肥腫的身材,虛胖的臉,但現在,女人都對自己好多了,化妝品、護膚品、美容院、整形醫院,女人愿意花錢在自己身上,特別是那種事業有成的女性,更添了一股氣勢在挺拔的身段里,睥睨世界,霸氣外泄,哪有不招人的理由呢?

      劉德寶氣不打一處來。

      ……

      全文請閱讀《長城》2024年第1期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