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探尋新時代兒童文學的新意之作
      來源:山西日報 | 崔昕平  2023年11月12日21:36

      文學是語言的藝術,兒童文學也不例外。很長一段時期以來,兒童文學被視為“小兒科”。稱其“小兒科”,并非指向兒童文學的獨特受眾,而是指向兒童文學與文學整體面貌相比較的語言淺白,結構簡單,技法單一,立意單調,人物、情節概念化,總之,小在了文學性不足,甚至可以僅是一種“禮節性的命名”。而事實上,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往往具有經典性的美學意義,成為人類代際閱讀中歷久彌新的藝術存在。

      21世紀以來,類型化兒童小說創作掀動了童書市場的熱度,兒童文學創作與出版整體趨暖。中國兒童文學這一相對獨立的文學門類,伴隨著尊重兒童的文明進程,兒童教育的文化需求與巨大的市場之力,成為當代文學領域中日漸聚焦的“現象”。井噴式的發展中,兒童文學一度遭遇膚淺化、娛樂化、快餐化的質疑。歷經十余年的市場洗禮與文化沉淀,近年來,一度淹沒在商業浪潮中的主體性力量不斷復蘇。當代兒童文學逐漸由世紀之初的取悅迎合小讀者與亦步亦趨效法西方,朝向相對冷靜獨立、注重文學品質的文學轉向,追尋“文學理想”的時代再度來臨,多維藝術探索不斷涌現。

      其一,突破既有題材慣性。近年來,尤其是2015年以來,兒童文學領域呈現出對現實主義創作的高度關注。作家們有意識地擺脫相對狹小、封閉的題材慣性,書寫“中國童年”,講述“中國故事”成為兒童文學創作主旋律,與“當代”生活密切相關的作品相繼涌現。如戰爭題材兒童文學呈現出新的書寫樣貌:既有柳建偉《永遠追隨》、張品成《我的軍團我的兵》等紅軍長征中的小兵書寫;又有曹文軒《火印》、黃蓓佳《童眸》、張之路《吉祥時光》、常新港《寒風暖鴿》、李東華《少年的榮耀》、史雷《將軍胡同》、殷健靈《1937·少年夏之秋》、左昡《紙飛機》等戰火中的童年書寫;還有孟憲明《三十六聲槍響》、薛濤《最后一顆子彈》等的少年英雄重塑。上述作品擺脫了二元對立的戰爭敘事,突顯了歷史的真實與厚重;兒童文學視角與人性化描寫,多角度呈現并反思戰爭,既直面了殘酷,又彌漫著人性溫度與童心光輝。當代軍旅題材的書寫,也是近年來兒童文學創作的一大亮點。多部作品聚焦和平年代的軍人,劉海棲《小兵雄赳赳》、裘山山《雪山上的達娃》、史雷《綠色山巒》、韓青辰《因為爸爸》、吳洲星《等你回家》、于霄恬《深藍色的七千米》等,以富有質感的細節展現當代軍人的默默犧牲與無私奉獻,不屈不撓的陽剛氣質與昂揚奮進的生活狀態,力圖在兒童的精神基點上注入昂揚的理想主義情懷。

      多部作品以補白性的題材,聚焦了中國當代重要的民生大事,如秦文君《云三彩》、宗介華《大槐樹下》、陶耘《夢想天空》、周敏《沙海小球王》、刷刷《八十一棵許愿樹》等密切關注了社會變革與時代發展,援疆、扶貧、支教、留守兒童、空巢老人、城鎮化進程等,都與兒童生活軌跡自然咬合,在兒童可感的視角下,觸發對“當代中國”的體認。還有多部作品在講述故事的同時著力凸顯鄉土、民族、地域風情,如彭學軍《黑指》、鄧湘子《像蟬一樣歌唱》、王勇英《花一樣的衣裳》、小河丁丁“西峒”系列、洪永爭“疍家”系列等,呈現了“大中國”豐富多彩的文化內蘊。校園題材、都市題材小說也涌現了富有質感、關注兒童心靈的真摯書寫,如常新港《我想長成一棵蔥》、秦文君《逃逃》、孫衛衛《一諾的家風》、李學斌《舒葉與神秘小狗》等,在具有“當下性”的典型環境中反思代際沖突與教育觀念沖突下兒童成長真諦。兒童散文創作中,以高洪波《北國少年行》、吳然《那時月光》為代表的“我和共和國一起成長”書系,翌平、高凱、陸梅、張玉清、張潔等創作的“童年中國書系”,均以散文的形式呈現了當代中國的社會變遷與交織于其中的“童年”生態。

      其二,朝向傳統幻想資源?;孟雰和膶W是與兒童尤其低幼兒童最為親近、最易接受的文學樣式。近五年來,越來越多的作家努力發掘本土幻想元素,開拓具有本民族美學特質的幻想兒童文學路徑。如張煒《尋找魚王》、董宏猷《鬼娃子》等以民間傳說的韻味講述童心視角的傳奇故事;王晉康《古蜀》、蕭袤《童話山海經》、周靜《天女》、方先義《山神的賭約》、崔紅梅《莽原神獸》等嘗試復蘇奇異瑰麗的上古神話與我國古代神仙譜系中的原型意象,為兒童讀者帶來了完全新異又扎根本土的閱讀體驗。童話創作也呈現出更多基于中國童話“去向”的探索,如湯素蘭《南村傳奇》、湯湯“鬼精靈童話”系列、周靜《一千朵跳躍的花蕾》等,繼承并豐富了民間童話滋味,湯素蘭《犇向綠心》、麥子《大熊的女兒》等則嘗試了“童話小說”的創作,拓展了以童話照進現實的新徑。圖畫書領域,取材于傳統故事的《花木蘭》等與取材于民間童謠的《一園青菜成了精》等,均展現了本土原創圖畫書獨特的文化韻味。

      其三,技法創新邊界拓展。如曹文軒《草鞋灣》嘗試懸疑推理的兒童偵探題材,劉海棲《有鴿子的夏天》以完全口語化的方式本色行文,董宏猷《牧歌》以意識流動與聽覺記憶描摹時代變遷,史雷《正陽門下》將京味小說復蘇于兒童文學創作,蕭萍《沐陽上學記》以三種文體并行關聯,陸梅《無盡夏》嘗試多頭開放的敘事模式,薛濤《孤單的少?!穱L試于現實描寫中架構平行世界,均是優秀的立意創新之作。受到關注的YA文學,既不自足于兒童文學又與既有的青春文學拉開距離。青春成長題材書寫如李東華《焰火》、舒輝波《天使的國》、張國龍《梧桐街上的梅子》、汪玥含《沉睡的愛》等呈現出更加尖銳的問題意識;胡永紅《我的影子在奔跑》表現特殊兒童的心靈之殤,湯素蘭《阿蓮》、翌平《野天鵝》、牧鈴《南方的牧歌》、韓進《杜鵑花開》、洪永爭《搖啊搖,疍家船》等選擇了沉重的苦難敘事。上述作品摒棄了粉飾與虛化,以直面真實的嚴肅姿態表達對少年讀者的尊重,以苦難反襯少年人的成長韌性。

      其四,跨界互動漸成趨勢。張煒、趙麗宏、阿來、遲子建、葉兆言、畢飛宇、徐則臣、葉廣芩、馮驥才、劉心武、周曉楓、楊志軍、裘山山、肖復興、梁曉聲等,先后有兒童文學作品面世??苹梦膶W界,更多的創作力量也在向少兒科幻匯聚,星河、趙海虹、凌晨、江波、楊平等均有少兒科幻作品面世。非兒童文學作家開啟兒童文學創作,推動了兒童文學藝術樣貌與水準的不斷提升。

      我所著的這本《兒童文學藝術探索新變錄小說卷》所選,力圖做一文本細讀與時代管窺,發現具有新異氣息的當代兒童小說創作。新時代以來,兒童文學藝術探索的主體意愿明顯增強,越來越多兒童文學作家嘗試擺脫市場的傾向,探索兒童文學的新的表達,尋找、確認兒童文學獨特的藝術之美。本書力圖探尋近年來兒童小說創作領域具有新異氣息、探索氣息的藝術突圍之作,以一家之視野,觀兒童文學藝術之路的新變,展望更好的兒童文學。當然,以跨文學、跨國別的文學整體性視野不斷檢視中國當代兒童文學的創作水準,中國兒童文學的當代發展仍然在路上。文質邊界的有益拓展、及時總結與不斷反思,將有助于中國原創兒童文學的藝術探索與精進,更好地承載中國當代文學教育改革對兒童文學日益增強的需求,更自信地面對新時期以來豐富多元文化滋養下成長的家長,21世紀以來信息化、國際化視野下成長的兒童。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