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縣城日常的傳奇性書寫——讀曹軍慶《漂浮的夜晚》
      來源:《湘江文藝》 | 朱旭 白秋華  2023年11月12日21:32

      縣城處于城市和鄉村的交叉地帶,繼承了城市與鄉村的雙重特點,成為二者之間一塊極富彈性的文化中間帶??h城的這種中間特性使得它具有一種矛盾、彷徨的特質,曹軍慶充分發揮其對縣城特征的敏銳觀察力,揭露關于轉型期的各種社會暗疾以及裹挾在時代大潮中人的精神狀態。他的小說《漂浮的夜晚》就關涉到房縣的人,水泥廠倒閉讓他們原本穩定的生活空間遭到破壞,迷茫的心理陰影一直影響著他們的整個人生??h城中普通個體生存書寫始終離不開日常生活的觀照,曹軍慶以“傳奇”寫日常,由此構建起他的“文學縣城”。

      “傳奇”是“一種以記述異聞、瑣語、雜事、奇趣為主要內容的文體” 。中國現代小說繼承古典文學中的傳奇敘事傳統,是將其作為一種藝術思維方式和敘事模式進行吸收與借取,在“奇幻”“想象”“動人”的故事上與古典傳奇具有完全一致的“傳奇”本質 ,由此來表現對人生的某種發現與理解。隨著文學觀念的不斷嬗變,正面強攻式的集體、崇高的宏大敘事逐漸式微,而側面突圍式的敘事通過表現個體、日常而重建文學與現實之關系的日常敘事逐漸勃興,催生出新的美學表達。按慣常理解,日常承載的是瑣細庸常,尤其新寫實小說中所表現的日常是一地雞毛式的庸庸碌碌。由是觀之,日常與傳奇似乎無法耦合,但日常生活也不乏傳奇色彩。海默爾就認為,“日常把它自身提呈為一個難題,一個矛盾,一個悖論:它既是普普通通的,又是超凡脫俗的;既是自我顯明的,又是云山霧罩的;既是眾所周知的,又是無人知曉的;既是昭然若揭的,又是迷霧重重的?!?日??此破降瓱o奇,但因為其中蘊藏著多維不確定性因素,使之具備了生發傳奇的內生性因子。這些不確定因素成為人們解讀日常生活之豐富性的重要契機,也成為作家創造豐富文本空間的重要切口。曹軍慶就善于發現日常生活的不確定因素,借取古典傳奇敘事的思維方式對其進行藝術處理,展現當下普通人“奇幻”而動人的傳奇日常,并表達出對普通大眾生存狀態的人道關懷。其中篇小說《漂浮的夜晚》就通過想象與夸張的藝術手段,以命運敘事和設置戲劇性的敘事空間展現城市普通日常中的變幻無常和不可預測的命運,由日常生活折射時代脈動,由個體命運透視生存狀態。

      不可違的命運敘事

      命運指生死、貧富和一切遭遇預先注定了進程?!懊\”時常與“命中注定”“命由天定”等詞相聯系,說明命運具有偶然性和神秘性,難以預測、把握和知曉。而命運必須融于日常生活才能有所依附,日常生活是無形命運的外化顯現?!镀〉囊雇怼芬悦\敘事的方式講述人物日常生活故事及日常的神秘與不確定性,將生活的傳奇轉換為敘事的傳奇。在小說中,神秘的、不可捉摸的“天命”,以“輪回”“巧合”“劫數”的形式去圈定與限定人物的行為甚至結局,以此演繹日常生活傳奇,即超自然力量的操縱性、必然性、神秘性以及難以抗拒性。

      首先是具有使命感的敘述者,他講述人物的“天命”,與別人的交談、交往也都受使命的驅使。這種敘述者的設置,一方面因自身命運的不可抗性賦予了人物經歷以傳奇特征;另一方面,又因敘述者隱匿自身的主觀情感而與人物保持了一定距離,還原了日常生活本真形態。例如,小說的敘述者“我”是一名作家。小說開頭便交代“我”迫于生計急切地想要寫出一本書來,也正是這種使命感催促著“我”到了家鄉房縣,并遇上了張體存及與之相關的各色人等。命運的輪回感始終裹挾著“我”,“我”走上寫作道路早有征兆:“哪怕寫先進典型材料,我也很不老實地虛構了某些情節,這應該是不被允許的。然而可怕的是我所虛構的情節,竟然誤打誤撞地被證實,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區別僅是性質不同,但是所謂性質不同,卻又隱藏著更令人毛骨悚然的真相?!碑斈暝诳菥叧闊煏r,“我”虛構的井底救人的故事竟然真的存在;碰巧遇到的人,比如張體存、釣魚的瘸腿的人竟然都能從“我”以前寫的書中找到。這種命運的巧合為“我”在寫作道路的經歷增添了一絲傳奇色彩。

      同時“我”不斷引導別人講述他們的故事,這個時候“我”僅僅是敘述者而不是主人公,“我”的唯一責任和義務,就是遵循命運軌道規定好的敘事線路,將“有定”之“命”預先決定的故事講述出來,而沒有絲毫能力干預人物的日常生活:張體存講述自己關于兩個手機的故事和楊泰石救人的故事、楊廣聲講述關于譚偉林的出家經歷和王艷麗與譚偉林分開后的職場婚姻經歷等,“我”都一直只是作為旁聽者出現在他們面前,別人的故事講完之后,“我”的任務也就此完成?!拔摇币姷綇報w存并知曉有關楊泰石及其兒子、譚偉林和王艷麗、王艷麗老公等人的故事,并且恰巧能與他們一一相遇,這都成為自然而然、順理成章的事情,原因就在于作家身份的內在驅動,“我”一直想要傾聽別人更多的故事,完成寫作任務。小說結尾最后也說道“讓我想不明白的是,只愿意跟死人說話,或者只愿意跟魚說話的楊廣聲,為什么跟我說了這么久”,進一步說明“我”是有宿命感的,并且受制于那個既定的命運,“我”要執行并走完“我”的命運軌道,即身為作家的“我”完成傾聽別人的故事、收集創作素材的使命。

      此外,小說的其他人物也都有逃不開的命運。譚偉林本想在水泥廠破產之前取代廠長陳本泉從而挽救水泥廠的命運,但他與王艷麗的不當關系被廠長撞破,自己的軟肋握在陳本泉的手中,也徹底失去了成為廠長的機會。被預知的劫數得到應驗,他清楚地認識到命運的不可抵抗,因此答應高僧的點化成為他的弟子。冥冥中自有天意,無論是作為楊泰石的徒弟還是高僧的弟子,他都排在末位,這種巧合無疑進一步預示了譚偉林的命運。張雖然最初對“我”虛構楊泰石救人的騙人故事感到不屑,但最終卻想通過與騙子打電話傾訴自己的經歷得到心靈慰藉。

      命運敘事以傳奇性的方式講述人物的關系與命運,并且將其中的偶然性與非邏輯性展現在可視、可感、可聞的日常生活中,賦予了日常生活以傳奇性特征。作者對眾生百態、世俗萬象進行細致掃描,將日常生活的所有可能性化為“命中注定”,展現了日常中普通人被命運裹挾的無奈與掙扎,以及在日常煙火中人性的矛盾與復雜。曹軍慶的其他小說也經常會表現日常中人物的命定之運?!队∠蟪恰分锌此茻o法產生關聯的人物,實際上早已被囊括在同一個關系網中,其中公孫城便是編織這張網的重要力量?!兜狡灞P山頂看日出》中周望東的小說成為聯結周望東與白韻“忘年交”的契機,看似毫無關系的兩人冥冥中早已產生了關聯。平淡如水的生活因為這種奇特關系的存在,潛藏著豐富的戲劇性。顯然,融合日常與傳奇的敘事,使作品能夠更為深入當代人們的精神世界,剖析世態人心的“?!迸c“變”。

      戲劇性的敘述空間

      “任何空間都體現、包含并掩蓋了社會關系” ,日常生活總是和個人的“此時此地”相聯系。這里的“此地”就在最廣泛意義上代指了“日??臻g”。所有日常中的離奇、巧合都需要在一定空間中才能產生。日常敘事選擇片段化、零散化的日??臻g,并通過空間的變換推動情節發展。在《漂浮的夜晚》中曹軍慶就選擇了一些充滿戲劇性的日??臻g,以展現日常生活偶然的、巧合的、奇異的故事,以揭示人物的心理狀態和傳奇人生。

      《漂浮的夜晚》將“枯井”作為一個故事空間進行書寫,有意讓人物和故事在這個限定的物理空間里生長,這種詭奇性的空間選擇打破了日常普通的定式思維,也推動了情節的發展。比如,小說的眾多故事中有一個城市八卦——偷情男女譚偉林和王艷麗兩人的錯誤關系。這本是一個日常的世俗故事,但作者將這段關系的發展放置到“井底”這一出乎意料的空間之中,戲劇味十足。譚偉林深夜下井“考察”情況,之后這一空間便成了兩人的幽會地點。王艷麗將井底當成兩人的“洞房”“宮殿”,這種奇妙的想象和自我欺瞞的心理暗示與實際黑暗狹窄的井底環境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兩人在“近在咫尺也遠在天涯”的地方相互慰藉,被封閉的“井”暗示著兩人的關系不見天日,也暗示著最終斷離的結局。而也正是在井邊,譚偉林的死對頭陳本泉撞破了兩人的關系,把柄被人捏住,譚偉林徹底失去了替代陳本泉成為廠長的機會??菥粌H見證了譚偉林與王艷麗的不當關系,還見證了另一對人的非同尋常的經歷,即楊泰石救人。勞模楊泰石井下救人看似是助人為樂,但實際上推人入井的正是他自己,受害者還是懷著他孩子的汪彩玲。他本是廠里典型的落后分子,自從救起王彩玲并與之結婚后,他就像是變了一個人,成為了廠里典型的勞模。從“兇手”到勞模,兩種“典型”身份的轉變,使得故事更吊詭,也使得楊泰石的形象更加豐滿。世俗日常與荒誕空間的結合,無疑加深了小說的離奇巧合之感,傳奇性也由此產生。

      這種吊詭空間的設置也是曹軍慶慣用的制造戲劇沖突的手段。比如《印象城》中的足療店,作者讓一個不該出現的人物出現在這里:本是大學教師的馬小雪,竟然報名成為一名洗腳工,企圖從這種精神虐待中獲得安慰。這種身份的差異與懸殊給人一種沖擊感,更能體現出馬小雪離婚后偏激的心理狀態。同時,足療店也是馬小雪與有婦之夫蕭維斌的相遇之地,在這里兩人暗生情愫,蕭維斌同公孫城隱在的聯系也由此產生?!读x肢》中售賣義肢產品的瑞德瑞生命有限公司住址處的奇特景觀:“建筑外貌也很特別,比如有的房子像是一頂帽子,有座房子像是一條擱淺的舢板,還有一座房子竟酷似一張人臉”,向忠良為購買假肢來到這里,“走進了那座像是人臉的房子。大門入口處,正是人臉五官下面那張咧開著的嘴,兩人也正是在那張嘴里辦好了相關手續”,這無疑是對向忠良過度依賴科技最終被吞噬結局的暗示。

      曹軍慶在小說中借取了新異的想象、離奇巧合的情節和寓言的色彩等傳奇因素,在日常生活的“?!迸c“非?!钡膶α⒐矘嬛袆撛斐霎敶胀ㄈ说男聜髌?。但無論如何,傳奇都是相對于現實而言的,都是為了找到與世界和內在心靈對話的恰當的言說方式。傳奇敘事的根基在于對現實的觀照與超越,因而無論作者如何將生活的不確定性傳奇化,最終指向的都是現實生活。他對縣城居民日常生活的傳奇書寫,意在“穿透那些看似庸常的日常生活表象”,最終“發掘隱藏在表象之中的各種生存狀態” ;我們的生活即使是最庸常的日常,也都充滿了各種難控的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又直接激化了現代人內心的焦慮感。作者在觀照人們的日常行為與觀念時,深入探索時代變化中人的復雜生存境遇和精神困境,以“漂浮的夜晚”為標題,也暗示了人物焦慮迷茫的漂浮內心,有效呈現出他們生活的本然現狀和可能性狀態。同時,曹軍慶在小說中展現的人物的種種失落最終也成為縣城的一種隱喻,縣城在隨時代發展的同時也遭受到了一些沖擊,如傳統的倫理關系、人際格局和道德體系等,曹軍慶在這種縣城與人物命運的互通中表達了他對現代社會的一種人文關切。

      (作者單位:湖北大學文學院)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