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王童和他的“太空詩”
      來源:文藝報 | 唐曉渡  2023年11月12日21:23

      王童肯定算得上當今詩界的一個“異數”,異就異在他的“太空詩”一再呈現的狂想特質。數年前讀到他的詩集《尋找旅行者一號》,幾個呼吸間就被裹進了那攪動著長句式的狂想旋風,讓我一時分不清,這樣一本狂想之書到底是出于一個狂想的人,還是狂想本身找到了語言的形體?如果說我傾向后者,其原因倒不在于人與詩不能互質,而在于那種跨文明、越古今的汪洋恣肆猶如另類的飛行,不僅給孤獨的心靈帶來了解放的巨大快意,也帶來了橫無涯際的遐想和思慮。

      宏闊的視野,巨大的激情,飛騰的意緒,疾馳的語速——隨著此后王童創作“太空詩”的熱情一發而不可收,其汪洋恣肆的狂想風格也一以貫之。尤其是見載于《延河》詩刊的《圣洛朗的眼淚》和近期刊于《人民文學》的《尋找東方紅一號》,于意和藝兩端明顯延續、拓展、呼應了《尋找旅行者一號》,合而言之,可視為他的“太空三部曲”。璀璨的星空、迷離的歷史;不死的英雄、傳說中的神靈、可能的外星文明;勃勃的雄心、不竭的勇氣、同樣浩瀚深邃的背景和前景……除了這些,王童在他激越的狂想中還在尋找什么呢?《尋找東方紅一號》中言及的柏拉圖“洞穴理論”隱喻了史前文明,兩相對照之下,是否凸顯了人類的生存哲學和發展大道?詩由此大大溢出了自身而又從根本上回到自身。

      一般讀者讀王童的這類詩,最初或會產生所謂“知識障”;而一旦破解那些障礙,則會有豁然歸一的閱讀快感。這里的“歸一”和《說文解字》中“惟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萬物,凡一所屬皆從一”,或道家所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內在相通。從王童的詩中,可以看出他對“一”作為世界和詩歌共享的創生原理,確有自己的感悟和自覺意識。

      王童“太空詩”的選材角度足夠奇特新穎?!秾ふ衣眯姓咭惶枴方枳粉櫚l射的“地球檔案旅行者一號”展開了新一輪的“天問”,牽動著生活、思想、藝術、戰爭、歷史諸多側面;《圣洛朗的眼淚》借獅子座流星雨的天象而融入“天人合一”的理念;《尋找東方紅一號》更是將“尋找”的終極目標發揮得淋漓盡致。這些詩的浪漫魂魄和氣勢,令人不由想到郭沫若的《女神》,尤其是《天狗》和《鳳凰涅槃》,想到他的新編歷史劇《屈原》中的名篇《雷電頌》,其中激蕩著《天問》《離騷》的主題回旋和變奏。郭沫若和屈原或許也可以被視為不同程度的狂想詩人吧。當然,無論是屈原還是郭沫若,其狂想在具有開創性質的同時也都不得不為其各自的歷史條件所拘;而王童的“太空詩”,則借助現代航天科學的日新月異,以其語言圖像中的“現代性”標識,刷新了狂想的歷史地平線和天空:“我握住時空的經緯,讓天空垂掛在我的脖頸上。天空成我觀海的窗口,天空融進我飛行的夢想。我觀望著星辰大海的奔涌,游弋進了龍門開啟的江河中/魚躍上了姮娥漫步的寧靜海邊。夢境疊替進顱腦的圈層,一串飛旋的精靈四處飄散。巡天的礦燈嵌在我的腦殼上,照亮深邃的穹窿礦脈/開采出了炭燒樣的恒星系?!?/p>

      王童在其“太空詩”中營造的此類大開大闔、如夢如幻的情境,突破了常規意義上的認知閾限,打碎了知識之間的系統區隔,奇思迭出,異彩紛呈,而又隱藏著種種觸類旁通的可能性:眾多神祇的降臨,令人想起《山海經》里的巫妖魔王;屢屢浮現的三星堆迷津,意指更揭示了其心跡的深沉。

      “東方紅一號”衛星的發射,連同“衛星”一詞所凝聚的相關歷史記憶,對我們這一代人來說,是難以忘懷的。就此而言,王童詩中那座矗立于天地之間的古琴,在彈奏出東方紅音符的同時,也不斷撥動我們的心弦,構成了某種復雜的音畫對位、余響不絕的共振效果?!皷|方紅一號”衛星的發射當然是激情燃燒歲月的產物,其間融入了幾代人的奮斗,實現了自古以來多少國人的飛天夢想。它標志著當代中國的航天事業已搭起了九天攬月的天梯,曾經的睡獅將真正實現由農耕文明到工業文明的歷史性躍遷,其步幅之陡,甚至令自己都有點猝不及防。至于這對新詩來說意味著什么,則需要詩人們經由反復的挑戰和應對的歷練后,才能給出自己的回答。

      王童以三部曲為代表的“太空詩”或多有不足,但無疑是迄今最直接也最耀眼、最響亮的應答之一。

      有同仁認為王童的長詩很有聶魯達之風,大概是指二者在運思上的洶涌澎湃、氣勢宏大和修辭上的泥沙俱下、不擇而流暗合相通吧?這其實也是放眼大時代、懷有大夢想和大激情者很容易趨同的品質。不過,二者的不同之處亦一眼可辨。概而言之,聶魯達所執著的是一個大陸未曾實現的夢想,基調中更多痛楚和沉郁;而王童則因當代中國實現了“飛天”的千年夢想而發現了太空詩這一“新大陸”,基調中更多驚喜和昂奮。確實,設若沒有當代中國航天事業的蓬勃發展,異軍突起,沒有作為其知識背景或狂想基石的現代物理學、天文天體學,以及大半個世紀以來人類航天實踐所提供的豐富積累,或許就不會有王童的“太空詩”。我聽說他最初發表在《詩刊》上的《神舟穿越》一詩,不僅曾被百位航天航空領域的科學家們在不同場合朗誦過,還被列進了相關大學的考研指南,可見王童的詩與其致力書寫的這個大時代,和堪可象征這個時代的高端領域聲氣相通的程度。

      “東方紅一號”隱喻著東方復興的主題,是王童內心追求的另一個在軌“空間站”。緣此,王童詩歌探索的腳步必不會就此終止,而他的詩路也將越拓越寬。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