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上上長江》波蘭文版出版 “波蘭人對中國很感興趣”
      來源:楚天都市報 | 劉我風  2023年11月10日08:01

      《上上長江》是湖北省文聯主席、著名作家劉醒龍領銜楚天都市報主辦的“萬里長江人文行走”撰寫的行走散文,2018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今年由長江少兒出版社再版。近日,該書被翻譯成波蘭文在美麗的波蘭出版。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記者采訪了這部作品的波蘭翻譯、華沙經濟學院博士生畢達先生 (Piotr Karpinski)。

      畢達 (Piotr Karpinski)2006年起即成為波蘭專業持證的中文翻譯和領隊,曾近百次擔任中國政府代表團(包括部長和部長級以上代表團)的專職翻譯,是中歐班列開通儀式波蘭方面的現場翻譯。他曾在波蘭科學學院執教多年,主講中國外交關系,并不斷為波蘭經濟部、司法部、財政部、農業部、交通部、波蘭科學學院、華沙市政府、華沙大學、波蘭投資局、波蘭旅游局提供中文翻譯服務。近年來,畢達 (Piotr Karpinski)還參與了中國和波蘭多個官方媒體的媒體節目錄制,既向中國介紹波蘭,也向波蘭介紹中國。

      《上上長江》波蘭語版

      《上上長江》波蘭語版

      好羨慕團隊各位有過機會上長江

      記者:畢達先生您好!我是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記者。楚天都市報位于中國湖北,長江中游的武漢市。2016-2017年,我們人文行走團隊隨劉醒龍先生一道,從萬里長江的入??诔缑鲘u,蜿蜒西進,一直走到了萬里長江的源頭,沱沱河流域。劉醒龍先生一路走,一路寫,我們也因此見證了這部《上上長江》的誕生。請問是什么機緣讓您發現了劉醒龍先生的這部《上上長江》,并決定把這部作品翻譯給波蘭讀者呢?

      畢達 (Piotr Karpinski):總的來說是一種緣分。我很榮幸。劉醒龍先生的書,它的美麗,文化厚度,語言的難度給我帶來了很多新知識和譯者的快樂。好羨慕團隊各位有過機會上長江!

      這本書是我的朋友劉珊介紹給我的,她也是一個厲害的翻譯,除波蘭語外,她還講幾門外語。她發現了這本書后,覺得適合我,就推薦給我做。波蘭人也都愛報告文學,我自己非常喜歡中國的詩歌,正巧這本書兩者都有了。我希望波蘭的讀者能通過這本書體驗到真正的中國文化,同時還能學到很多新知識,因為我在書中添加了很多批注。我本人則因為翻譯這本書,也學到了很多。

      記者:整部《上上長江》,最打動您的是哪些章節哪個段落呢?

      畢達 (Piotr Karpinski):書里有很多我所喜歡的段落。當我還在翻譯的時候,就迫不及待地想把這本書中的很多段落分享給別人了。今年的圣誕節,我會把這本書作為禮物送給我的朋友們,當然不是因為它是我的譯作,而是因為它真的是一本非常好的書。

      期待能有一天親自拜見劉醒龍先生

      記者:在翻譯《上上長江》之前,您還翻譯過中國哪些作家的作品呢?您見到過劉醒龍先生么?

      畢達 (Piotr Karpinski):我翻譯過一些中國的詩歌和短篇小說。我沒有見過劉醒龍先生。我非常期待能有一天親自拜見劉醒龍先生。

      首先報告文學就很吸引我,而以長江為題材的報告文學就更吸引我了。翻譯的過程中我也發現這本書越來越精彩,因為劉醒龍先生把歷史和文學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通過閱讀他的書,我覺得他本人就是自己所描寫的經典文人中的一位。他豐富的生活閱歷和深厚的文化背景讓這趟旅行變成了讀者的文化盛宴。但不得不說,翻譯的時候我不是沒有遇到過令人絕望的段落。我也知道,創作就是這樣的,有時候非常痛苦,但寫出滿意的句子之后又很為自己驕傲,比如當我在深夜里努力地翻譯偉大的中國詩歌的時候,對我來說是一種享受。

      記者:您來過中國,看到過我們偉大的長江么?您看到的長江和劉醒龍先生筆下的長江有何異同?

      畢達 (Piotr Karpinski):我去過中國很多次,到過中國差不多二十個省和自治區。2002年我在中國留學,并第一次在南京看到了夢中的長江。尼羅河、亞馬孫河、長江,世界上最大的三條河流最能啟動人的想象力。我記得長江河面非常寬,大橋很大。后來我還有幾次機會看到過水流沒有那么急的長江。我也到過武漢和宜昌。當讀完這本書后,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劉醒龍先生是第一位提出這樣偉大倡議的文學家(劉醒龍先生建議,感興趣的讀者,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走一次長江,去現場看,用自己的眼睛看)。長江值得無數次的上上下下。我甚至下定決心,如果有機會,自己也想親自沿著劉醒龍先生之前的足跡上上長江。

      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到中國的時候,中國與現在很不一樣

      記者:您在波蘭是第一流的中文翻譯,不僅近百次擔任中國政府代表團專職翻譯。請問您最初學中文是什么機緣?波蘭學中文的人多不多呢?在當下波蘭人的心中,中國是什么樣的呢?

      畢達 (Piotr Karpinski):在波蘭,比我中文講得流利的人很多,這方面波蘭人與中國人很像,都有很多天才。不過除了很高的語言水平外,還不能害羞,要敢于挑戰自己,當然最需要的還是好運氣。學中文及深入了解中國文化的決定,是對我生活影響最大的決定之一。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到中國的時候,中國與現在很不一樣,波蘭的情況也有了很大改變?,F在波蘭的大學里學習中文的人每年有至少一百多個,而我們那時候中文專業每年的畢業生應該不超過二十個。

      波蘭人怎么看中國?我們首先對中國很感興趣,也知道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及其世界影響力。大多數人閉著眼睛都能說出最有名的幾個中國的旅游景點,不過知道歷史人物的人不是很多。當然,對一個普通的波蘭醫生或工程師來說,他們覺得中國這個主題太大了,他們不太能理解,也不太了解中國的情況和立場。關于中國,很多人的信息來源比較依賴于單一的新聞媒體,因此我覺得文學是讓中國的文化和民族精神能更快且更容易被波蘭人熟知的非常好的方式。希望這本書也會貢獻。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