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文學的力量隱藏在“愛”的細節中
      來源:文藝報 | 黃蓓佳 教鶴然  2023年11月08日08:08

      《黎明動物園》,黃蓓佳著,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2023年9月

      插上幻想的翅膀,書寫人性的光亮

      教鶴然:以往您的作品經常以植物、動物或人物作為標題,但《黎明動物園》卻讓人感受到一種與眾不同的氣息?!袄杳鳌笔嵌冗^黑夜、面向光明的希望時刻,“動物園”是頗受孩子們青睞的場所,又給人一種歡快而輕松的情感基調。能不能請您給我們介紹一下新作的主要情節?

      黃蓓佳:《黎明動物園》是一本寫給孩子們的科幻小說。故事發生在某天凌晨,邪惡的十字星聯盟為搶奪星球上尚未開發的極其稀有的礦物質,悍然攻入礦產資源地——北崖領地的“首都”高堡市。戰爭驟然爆發,原本祥和安寧的黎明動物園被炮火硝煙包圍。園長戴安寧在絕望中做出了破釜沉舟的決定:聯系星球動物協會,征集兩部大型專用車輛,將園里的部分動物轉移至遙遠的境外非戰之地。動物行為學家賀拉教授懷揣著一個足以改變星球的秘密,與自己的實驗對象——黑猩猩芮芮一起登上了卡車。園長14歲的兒子戴克作為志愿者隨行。動物轉運的過程險象環生,危急時刻,芮芮的大腦被植入了腦機接口電極片,在賀拉教授的操作下,它成了一只可以與人類進行“腦機對話”的智能黑猩猩。這支寄托著生存希望的轉運車隊,能否泅渡過戰爭的迷霧,抵達和平的彼岸?需要小讀者們從閱讀中找到答案。我希望給予孩子們的是一次激動人心的閱讀,是興奮、焦慮、悲憫與希望交織在一起的閱讀。因為小說中寫到了戰爭的殘酷、人性的光亮和幽暗,相對于兒童的慣性閱讀,主題更為遼闊,也更具有挑戰性。所以,我給書中的這個動物園取名為“黎明動物園”,“黎明”意味著光亮、美好、希冀和蓬勃向上的生機。希望孩子們讀完這本書,能夠感受到我對這個世界的熱愛和祝福。

      教鶴然:在我的閱讀印象中,這是您首次在兒童文學寫作中嘗試架空世界觀。近年來,科幻成為文學與藝術創作的熱點。您選擇用架空設計構建時空背景,進行少兒科幻創作嘗試,是出于什么考慮呢?

      黃蓓佳:科幻作品必須具有的兩大要素是科學和幻想,幻想在科學的基礎上展開,科學的發展來源于人類的想象。讓思想無拘無束地進入未來世界,設想出星際間關系的一萬種可能,這是瑰麗奇特的心靈旅程,值得我們去記錄和書寫。正因為科幻作品描述的是未來的某種可能性,作品的構想和情節自然無法在現實世界中展開,要由作者自己去架構一個虛擬的時間、虛擬的空間,在這個時空中創造出人物和情節?!独杳鲃游飯@》這部小說中的“十字星聯盟”和“北崖領地”是我設想出來可以發生故事的兩個空間,架空的世界給了作者創作的自由,讓人能夠放開手腳,盡情虛構。不同于之前的那些觀照現實生活的經典長篇,《黎明動物園》是一部根植于幻想的作品,這是我第一次嘗試以這種形式寫作,也許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但仍然也希望今后還能繼續嘗試創作類似的作品。

      “風箏的基礎沒扎好,勉強飄上天,觀賞者總會為它捏著一把汗”

      教鶴然:兒童文學的幻想傳統其來有自,從廣義上來看,《黎明動物園》也是延續了這一傳統的兒童小說。能不能請您談一談,您認為,好的幻想小說應該具備什么特質?作家應該如何處理兒童文學的現實主義寫作與幻想創作之間的關系?

      黃蓓佳:好的幻想小說應該植根于現實生活之上,一半沉在土里,一半飛進虛空。胡思亂想的不是好作品,要從大地萬物蕩開一筆出去,架構一個嶄新的空間,在這個空間里抒寫人類基本的感情:喜怒哀樂、生離死別,希望和絕望、悲憫和拯救,這是我希望看到的,也是努力想要做到的。國內外的優秀藝術家,畫家也好,音樂家也好,后期無論從事哪種流派,如現代或者后現代主義的藝術創作,都脫不開早期嚴格的現實主義的基礎訓練,畢加索就是很典型的例子。風箏的基礎沒扎好,勉強飄上天,觀賞者總會為它捏著一把汗。有幻想的能力固然可貴,把幻想的情境寫到似真非真,引領讀者一步步跟著生活節奏走,心甘情愿地走進寫作者架構的幻想中的世界,這是文學的能力。

      有句話說,孩子離天堂更近。我們也同樣可以說,孩子離幻想更近。兒童在步入成人世界之前,現實和幻想的邊界感不那么明確,比起嚴苛的冷峻的現實世界,他們可能更樂于接受一個夢幻的、神奇的、無所不能的造夢空間,所以繪本、童話、科幻、奇幻都是他們最樂于接受的文學形式。就我個人的閱讀范圍來看,我們國內的兒童文學作家的寫實功夫大都在線,但對幻想類作品的開拓相對就弱了。從長遠發展角度來看,在打好現實主義底子的基礎上,未來應該在幻想類題材方面著重發力,多加鼓勵和扶持。

      教鶴然:《黎明動物園》既展現了人工智能等最新、最前沿的科技成果,又把讀者帶入到一段瑰奇的想象之旅,以此來展開對復雜的人性、人與動物的關系、少年成長等主題的討論。為少年兒童創作的科幻文學,應該如何平衡“科學”和“幻想”的比重?

      黃蓓佳:我小時候很喜歡讀科幻作品,像葉永烈先生的《小靈通漫游未來》等。我還喜歡看像《十萬個為什么》這樣的科普知識讀本。20世紀90年代初,我看過一部科幻電影《E.T外星人》,當時備受震撼,也非常喜歡,從此知道了科幻作品還可以這么呈現——表現出讓人動心的溫度和人情味,仿佛未知世界的一切可以在現實生活中發生,在我們身邊發生。很多年之后,另一部讓我難忘的科幻電影是《星際穿越》。當我看到科學家歷經艱險返回地球重見家人那一幕的時候,我感慨一部科幻電影除了表現“探索”和“拯救”的宏大主題,還可以淋漓盡致地展現人類情感中濃烈到極致的“愛”。這遠遠超越了我以前對“星球大戰”這類電影的諸多認知,于是,我發愿要寫一部科幻作品。

      我是文科生,可一直以來我對數學、物理、空間科學、人工智能這些都有興趣,閑時也生吞活剝、勉為其難地讀過一些這方面的科普書。我最初想寫的一部作品連名字都有了,叫《永不停息的列車》,也是拯救和愛的主題。疫情期間,我悶在家里,為寫這本書買了很多科幻小說回來讀,但卻始終沒想通這部小說要如何收尾:主人公上了這部列車之后,該怎么下來呢?正在苦惱時,偶然在手機上讀到一篇文章,講疫情之中一家動物園艱難生存的故事。讀完之后,我想,疾病和疫情能給人類和動物們造成這么大的苦惱,如果是洪水、地震這樣的自然災害呢?如果是大規模的戰爭呢?處于其中的動物們又該如何生存下去?機緣巧合,就有了今天的這本小說《黎明動物園》。

      給孩子們讀的科幻作品,肯定是要寫到未來科技的。但未來科技到底是什么樣子,人類的核心技術能走到哪一步?我們自己也不知道,只能根植于現實科技成果盡量去展開合理想象。而且,因為是寫給孩子看的少兒科幻,科學這方面內容還不能寫得太多太深,不宜寫很多知識點的介紹以及艱深的名詞闡釋,否則孩子可能會看不懂,就會不耐煩,失去往下讀的耐心,尤其是年紀小一點的孩子。由此,我覺得電影《E.T外星人》在“科學”與“幻想”的平衡方面就做得很好,可以視為少兒科幻藝術作品中的好樣本。對于兒童科幻小說來說,超前的理論和科技論點可能沒有那么重要,相對而言,生動的人物和好看的故事才更為重要。

      既要敬畏自然,更要敬愛生命

      教鶴然:黑猩猩“芮芮”是《黎明動物園》中分量很重的主要角色,其他動物角色也非常惹人喜愛,比如大象曼妮、小象婕妮母女、白虎兄弟大威小威、黑熊莫莫、兔猻小咪等等,它們個性鮮明、可愛有趣,充滿溫暖和力量。您為了寫好這些動物角色,做了哪些前期準備?

      黃蓓佳:我的女兒小時候喜歡動物,四五歲時,每個周末我都必須帶她去動物園,那時的動物園距離我家不算遠,騎車就能到。借著女兒跟動物交談的機會,我也仔細觀察過不少動物的長相、習性和標志性動作。寫這部小說時,過往的觀察經驗就全部用上了。得益于信息時代的資訊發達,幾乎所有動物的圖像、生長環境、身高體重、生活習慣,網絡和書籍中都能查到,對寫作者幫助很多。

      大致來說,文學創作靠的還是想象,掌握了一種動物的外貌習性之后,要想象出它們面對人類和外部環境時所能夠表現出來的種種嬌憨、狡猾、威嚇、耍賴、依戀的特征,以及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一些小小的聰明把戲,描寫到位之后,動物們的可愛之處自然就出來了。

      還有,動物間也是有愛的,夫妻之間、兄弟之間、母子之間、同伴之間,愛戀之情不見得遜于人類。寫出動物和動物之間的愛,動物對人類的愛,作品中便有了很多令人動容的細節,文學作品的力量便在這些細節之中。

      教鶴然:您前段時間到肯尼亞去旅游,拍攝了很多大草原上動物遷徙、生活的視頻和照片,想必您對動物、自然和生命有著一份珍愛之情和敬畏之心?!独杳鲃游飯@》的很多段落都著力于描寫人與動物之間的真情牽絆與執著守望,通過這部作品,您想向孩子們傳遞什么樣的價值觀呢?

      黃蓓佳:我去肯尼亞,是被《動物世界》《藍色星球》這些拍攝得無與倫比的紀錄片吸引,也是被類似于《走出非洲》這樣的電影里的非洲鏡頭吸引。當然,還有海明威筆下的《乞力馬扎羅的雪》。

      蒼涼廣袤的非洲大地果然非同凡響,肯尼亞全體國民對動物的保護和尊重同樣讓人印象深刻。他們將海量的國土劃為動物保護區,那些保護區不修路、不建房屋,杜絕一切人類生活。在那里,游客們反而被“關”進越野吉普車,成為大小動物的觀察對象。在那里,有樹木的地方必有獅子獵豹,有水草的地方必有河馬犀牛,大象和長頸鹿在草原上昂首闊步,斑馬角馬成群地奔馳。坐上熱氣球,可以看火紅的太陽從地平線升起,看腳下土地上動物們遷徙追逐,看無邊草原上一棵又一棵清奇秀美的傘形大樹,心里有種莫名的感動。既便是開著汽車行走在高速公路上,道路兩邊依然可以看到一晃而過的長頸鹿、大象和斑馬。住在酒店里,羚羊們旁若無人地在餐廳外吃草,漂亮的孔雀一早就守候在小木屋廊下,等著為你驕傲開屏。人和自然、人和動物完全地混居在一起,和諧相處,珍愛守望,生死與共。那真是世間最美好的景象,最令人感慨的場景。

      據說地球上已經被定義和命名的生物有一千萬種左右,還有一千萬種尚未定義和命名。地球是個很大的家園,人類只是萬種生物中的一種?!独杳鲃游飯@》寫的既是戰爭的殘酷、拯救的艱難,也是智能動物對人類的反哺,借此我想表達的價值觀是,希望有朝一日地球上可以不再有戰爭,希望人類社會的繁榮和發展可以不要傷及無辜的自然生靈。

      在突圍中艱難守成,在逆境中擁抱成長

      教鶴然:《黎明動物園》從第五章開始分出了兩條故事線,“勇敢突圍”與“艱難守成”兩條故事線時而并行,時而相交,您是如何把握兩條線的敘事節奏,讓整個故事在緊張而不凌亂的氛圍下穩步推進呢?

      黃蓓佳:當戰爭來臨的,動物園的日常運作不能正常維系的時候,園長艱難而痛苦地做出決定:必須轉移一部分珍貴又方便移動的動物,替它們尋求生存之路。剩下那些老弱病殘和過于大型無法轉運的動物,還得有人留守照看,幫助它們泅渡過那一段悲慘的生命旅程。人道、人性、愛、責任,充分而完全地體現在這個決定之中。如此一來,轉運和留守必然分出小說中的兩條主線,缺一不可,只寫轉運或者只關注留守,都不能完美呈現我的作品主題,情節上也會少了很多的豐富和跌宕。

      在兩條線中,寫動物轉運的這一條是主線,這條線上的故事比較多,我盡量寫得歡樂和歡快,寫得明亮和幽默,以吻合孩子們的閱讀口味。這條線上的人物和動物的個性也大都單純可愛,是朝著光明這一面走的,雖然圍繞他們的是槍林彈雨,是火焰、流血和死亡,但是希望在前,信念在前,他們都有著同舟共濟往前奔的那一股勁兒。

      寫動物留守的一條線是副線,重點是留守員工給動物們解決吃喝拉撒的問題。人物不動,每天面對的場景和困境相似,情緒上便比較郁悶,情節也就很難生動起來。于是,我就在人物的復雜性上用功夫,盡量爭取把人物寫透,寫到位,寫出他們的渴望、掙扎、忽明忽暗的心思,寫出人物關系的豐富性和復雜性,使這條副線雖然陰郁,卻比主線的人物更加立體,人情味更足。寫一部小說,情節的推進很重要,人物的千回百轉也重要,兩者都寫好,作品才有意蘊,讀者的情緒也才會跟隨故事的進展層層遞進。主線和副線之間,用戴克和戴莉這一對兄妹之間的信息交流串聯起來,明暗交織,動靜相間,保持一個好的節奏感,這是我最初對作品的設想。想象總是美好的,實際做到并不容易?!独杳鲃游飯@》到底做到了幾分,還得靠讀者評判。

      教鶴然:《黎明動物園》也可以看作是一部少年成長小說。戴克和戴莉在不同的境遇中,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和痛苦的抉擇,強壓之下迸發出的愛與勇氣,讓作品有了人文情懷的溫度。困難讓人成長,愛與責任也會讓人成長,您為何會選擇將少年主角置于逆境和危境之中呢?這是您對少年成長的思考和理解嗎?

      黃蓓佳:成長無處不在。這次,我把少年人置身在一個極限環境中,也是因為這是一本科幻小說。架空世界之后,可以放開手腳來寫。故事里的艱難和困境當然不可能是當下孩子成長的常態,但正因為其極限,才更能讓讀者感受到兩位小主角身上迸發的勇氣和力量。

      孩子的成長其實要從壓力和動力兩個方面看。外部環境急遽改變,這是外在的壓力,但是想要孩子主動擁抱成長,則需要他擁有內在的動力。當14歲的戴克作為志愿者隨車而行,在戰火硝煙中努力像大人一樣堅強勇敢時;當12歲的戴莉為了照顧焦躁不安的母象曼妮選擇住進象館,為了留守的動物,克服恐懼和厭惡去參加敵方參謀長的家庭晚餐時,他們的心里,必然充溢著對動物的大愛,充溢著保護心中珍愛的人事物不被戰爭摧毀的決心。我努力向讀者們真實地展現了兩個孩子的內心,所以這部小說才會讀起來會比較熱血,也能夠給人力量。

      教鶴然:我從這部作品中能感受到您一貫的創作態度。在之前的作品里,您一直試圖讓兒童讀者通過文學作品,窺見成人社會的豐富和駁雜,表現復雜的人性,新作《黎明動物園》也是如此。在表現人類復雜、糾結、脆弱的情感時,作品盡可能地展現出感情的多面性,讓讀者的情感隨著人物之間的“沖突”與“和好”不斷流動、搖擺。在書寫這種復雜情感的時候,您希望兒童讀者們能從中感受到什么呢?

      黃蓓佳:人性不是絕對的,自有其復雜性和豐富性。人性的變化要看人物彼時彼刻遭遇到了什么,面對著的是什么。比如夏伊,她是敵方參謀長的女兒,在被強占的動物園里,這樣的身份會讓她擁有一定的“特權”,當她在面對戴莉時,有意無意地會表現出一些高高在上的傲慢。但同時,她也是一個因為臉上有傷疤而深感自卑的孩子,她對動物的愛是很真實的,對友情的渴望、對被接納的向往也是真實的。她跟戴莉最大的不同,是傲慢自負的父親佛明上校沒有給她做出一個好的“愛的示范”,于是,她在表達愛和善意時,常常是不連貫的、尖銳的。戴莉清楚地看到了夏伊身上的可悲和可憐,才會對她的感情不斷搖擺。

      我覺得,好的文學作品,就是要最大可能地表現人性的幽微和復雜。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