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青年寫作不能脫離“大時代” ——文學界研討新時代文學和青年作家的使命擔當
      來源:光明日報 | 劉江偉  2022年01月09日08:33

      “只有青年文藝工作者強起來,我們的文藝事業才能形成長江后浪推前浪的生動局面?!?021年12月14日,在中國文聯十一大、中國作協十大開幕式上,習近平總書記對青年文藝工作者寄予厚望。

      當代中國,江山壯麗,人民豪邁,前程遠大。青年作家如何書寫我們這個波瀾壯闊的新時代?文學界在思考著,也在解答著。

      日前,魯迅文學院舉辦2021魯院論壇暨第二屆“培根工程”入選作家研討會,深入探討新時代文學與青年作家的使命擔當。

      把個人創作和歷史方位貫通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教授張江指出,文學的未來在青年,青年作家要有擔當。這個擔當是有高度的,想要成為有一定深度的作家,必須自覺確認自我之于時代的意義。青年寫作不能脫離“大時代”。

      中國社科院文學所研究員白燁坦言,新時代新征程是當代中國文學的歷史方位。還有不少青年作家對此缺乏清楚認知,創作中缺乏大歷史觀、大時代觀。一代作家有一代作家的任務。改革開放40多年來的時代變遷、脫貧攻堅后的鄉村變化、如何向世界展示生動立體的中國等,這都需要青年作家接續探索。青年作家要把個人創作和歷史方位貫通,書寫屬于這個時代的優秀作品。

      沈陽師范大學特聘教授賀紹俊表示,時代處于深刻變革,文學也在變革和轉型之中。在這個階段,青年是重要的力量。新時代人民的美好生活,包括文學生活。新時代青年作家的使命擔當,是要讓文學成為一種生活方式,讓更多人參與到文學寫作中來,從文學寫作中得到精神的滋養。

      中國藝術報總編輯康偉表示,郭沫若27歲發表《天狗》《鳳凰涅槃》、29歲發表《女神》,而后蜚聲文壇,原因在于他以杰出的藝術創造力把握住了那個時代的精神。當今中國處于史詩般變革的新時代,文學需要豐富多樣、立體多元的生機勃發狀態,青年作家可以從體察人物處境與心情的角度出發,闡釋好時代精神。

      從高處和總體性上來觀照時代主題

      青年寫作如何呈現波瀾壯闊的新時代?

      《解放軍報》文藝評論版主編傅逸塵深感此前的文學書寫塑造的主要是農業中國的形象,很多都是內斂的,甚至是悲情的。隨著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逐漸實現工業化,需要對世界展現我們新的文學思想、文化形象、文化話語,這個背后的邏輯就是小康中國、工業中國。

      他認為中國文學不僅要向世界文學經典學習,更要取得文學敘事的話語權,要向世界講述當下中國、發展進步的中國,“如果我們還是機械地重復過去的鄉土寫作,眼睛總是往后看,忽視了蓬勃興盛的當下中國,確實就與時代脫節了”。

      《文藝報》副總編輯劉颋談了最近看的一本小說集:“這本書作者是90后,有可貴的文學觀察能力。但小說集的主題通篇是青年的逃離和孤獨,我看后是不滿足的。青年時代,大家都會表現一種緊張感和對抗性。但是,對抗的目的是和解,是以個人的發現和表達,抵達與生活、與社會、與時代的命運共同體?!?/p>

      她建議,青年寫作要有能力從同質化的內容中寫出異質,從對抗中達到更大的境界——包容,從而建立起更生態的文學觀。

      縱觀這幾年的主題創作,中國作協創研部理論處處長、研究員岳雯感到,不少作家寫一件事情,看山依然是山、看水依然是水,缺乏從高處和總體性上來觀照這個時代的主題,“如果只局限在就事論事,寫到的歷史、所觀察的時代永遠是我們的一孔之見”。

      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寫作中心教授、主任助理張曉琴談到,有次她去甘肅慶陽調查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的情況。當時,她大吃一驚,非遺傳承人的思想和生活狀態,跟我們之前在影視劇看到的完全不一樣,“中國已經實現了全面小康,農民的精神狀態發生了質的改變。青年作家要有全新的眼光來看待他們和這個時代”。

      中國作協創研部主任何向陽表示,青年作家要學習作家柳青的人民情懷。他扎根在陜西黃埔村14年,和農民同吃、同勞動、同思考,一只手拿著顯微鏡觀察黃埔村和周圍的生活,一只手拿著望遠鏡瞭望終南山以外的地方。他的作品既有生活細部的本真精細,又總體呈現出了詩史性的宏大雄偉。

      文學的新力量正拔節生長

      2020年12月,魯迅文學院正式啟動“培根工程”青年作家培養計劃,并舉辦了第一屆入選學員作品研討會。本次研討會上,宣布了第二屆“培根工程”入選作家:孫睿、呂錚、王昆、馬億。

      魯迅文學院常務副院長徐可介紹,近年來,魯院不斷改革探索,已經形成了以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為重點,涵蓋少數民族作家、網絡文學作家、行業作家、基層作家培訓,覆蓋全面、重點突出、科學合理、特色鮮明、成熟穩定的辦學格局和培訓模式。其中,“培根工程”為入選學員提供資金和師資支持,有針對性地舉辦作品改稿會、研討會,做好優秀作品出版、叢書出版工作,呵護和幫助青年作家成長。

      王昆表示,面對轟轟烈烈的時代巨變,青年作家要撲下身子狠下苦功,進入田間地頭、進入工廠車間,弄懂一棵秧苗的成長史,搞明白一顆螺絲釘的鍛造過程,要以水滴石穿的決心勇氣、以柔克剛的細膩筆觸,緊密圍繞國家前途、民族命運、人民意愿,反映這個時代的精氣神,書寫這個時代的新變化。

      電視劇《三叉戟》的熱播,讓觀眾見識了人民警察的生活面。呂錚是原著作者,他在寫作中有深切體會:“與這個時代同頻共振的基礎,是真正放下身段兒,走出書齋,融入時代的洪流之中,傾聽社會的聲音,平凡百姓的聲音,讓作品不光有時代的脈搏,也要有街巷的煙火氣?!?/p>

      孫睿認為青年作家應有問題意識和人性觀照,時代在飛速發展,成功者越來越多,同時還有很多人在偏僻的角落里奮斗著。文學應該為這些人發聲,喚醒社會的溫度,為每個角落注入光?!坝行﹩栴}是歷史的或者永恒的,而現代人的感受是嶄新和復雜的。人經過一百年演進,感受力和當初很不一樣。如何在‘老問題’中寫出‘新感受’,是青年作家和文學一致的責任?!?/p>

      馬億今年剛剛30歲。隨著工作和社交的不斷拓展,他對個人在社會和時代生活中的關系及意義的認識也在不斷發生變化,而這些變化都融入了他的文學創作之中,“我和身邊的同齡人都是大時代的一分子,所以我筆下所寫的都是深入生活的、時代的故事。新時代的文學新境界就是要在這種日常地、具象化地對生活書寫中,融進創作者對時代更深層的思考,展現出新時代青年的精神風貌”。

      “在信息技術快速發展,文化傳播方式、文化業態發生深刻變革的格局下,新時代文學要主動沖破壁壘,把深刻厚重的思想內容同與時俱進的藝術表達結合起來?!敝袊鲄f副主席、書記處書記吳義勤呼吁廣大青年作家要以新時代的新視野,體認擔負的責任和使命,利用各類傳播媒介發出文學的聲音,放大文學的影響,同時滋養其他藝術門類和文化產業,開闊文學事業發展的道路。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