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作家大講堂|陸天明:找回自己我用了十年

      來源:中國作家網 | 超俠  2017年11月07日10:08

      陸天明:怎么才能做到這一點?這幾十年來,中國文學有很大的變化,我走上文學道路和你們現在開始要走上文學道路,所處的時代是完全天翻地覆的。我們當時要完全忘我,完全泯滅自我,不要我,只要集體。帶來一個什么好處呢?我們國家的觀念,民族的觀念,集體的觀念,在我們深深扎根。我們隨時隨地會想到我怎么為這個國家想一想。比如我舉一個小的例子。十天不下雨我就會替農民擔心,這不是我今天自夸。不下雨,郊區的農民怎么辦,或者我插隊的農場怎么辦。我在農場待了十二年,和種地的人打交道十二年。天氣的變化我自然會想到他們,我相信你們十天不下于肯定不會想到這個。不下雪馬路上會不會走的更通暢一點?但是沒有我,沒有自己是對文學創作的一個致命傷,為什么?因為文學作品必須是個性的,必須要從自己心里面流露出來的真情實感,它才是真文學。不能虛擬,和虛構不一樣,文學是要虛構,但是不能作假,一定是心里面流露出來的真情實感才能成為真文學。但是那個時候沒有我,我們拿起筆來就想到誰的臉色。我們開始做文學的時候真的沒有真文學。我后來有十年時間為了找回自我很痛苦,要學會尊重自己。

      今天來接我的肖老師,她說她寫了一篇散文,叫《學會美化自己》。你們一開始寫作想寫什么就寫什么,這一點很不容易,這是文學應該有的起點,就是你最想寫的。因為我們沒有自己,所以我們往往寫一些很假大空的東西,不真實,沒有真情。也有情,但是這種情不是從自己心里流出來的,往往有很多虛擬的東西,它和真文學是兩碼事。

      為了找回自我,為了回到我自己心靈中間去,我用了十年時間。今天很多人拿到了《泥日》,還有《桑那高地的太陽》,我寫這兩部長篇小說為什么?就是為了要找到自我,我一定要從我陸天明的心靈出發來寫作。我想說什么,我想喊什么,我想告訴人們什么,我就寫什么,學會這一點我用了十年的時間。我寫《泥日》這部小說的時候沒有提綱,我不要提前設想好想什么。那時候沒有電腦,打開稿紙的時候,開始根據我的感覺,我心里的浮動,我開始往下走。這部小說寫了三年,一直在折騰我是什么,什么是我,我到底要什么,我到底要表達什么。我已經過了二十多年,三十多年了,我到底要想中國人說出什么來,而且只有我能說出什么話,這應該是我說出的話,用了三年的時間。一麻袋一麻袋的稿紙往下賣,翻來覆去地寫,找到什么是我陸天明,什么是我要說的話。你們現在不出現這個問題。你們無論寫詩也好,寫散文也好,寫隨筆也好,尤其不寫課堂上作文的話,你們肯定不會按老師的旨意去辦的。我用十年時間到了你們今天這個地步,我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我說的就是我想說的。

      整個文學界當時認為,中國的文學大發展,因為所有的作家回到了自我,有了自我就有了中國的真文學。中國也因此開始了一個黃金時期。從1985年到1995年中國產生了一大批優秀的中青年作家,F在活躍在文壇上五六十歲的這一代人,就是當年的青年作家。他們回到自我以后,承認自我以后,有了個性以后,他們開始寫作,寫了一批優秀的作品。

      現在回過頭想,這樣夠了嗎?有了自我因此就開始發聲了,開始有創作的沖動了,就開始向世界、向人類說話了。夠了嗎?大多數人都認為夠了,只要你有自我,向自我的心靈去走就夠了。后來發現,起碼是我發現不夠,F在要回答一個問題,你這個“我”,自我,尤其是作家的自我是什么樣的自我,你這個“我”是什么樣的我。如果一般人,我們不問這個問題,我就是我,我就是我媽媽的兒子,我就是我老公的老婆,我就是我孩子的爸爸或媽媽,我就是老板的雇員,我把這個工作加班完成拿到工資了。但是作為作家的我,即便這樣也是不夠的,也不能成為一個有光彩的人,或者完整的一個大寫的人。那么作為作家的我,你要向人類、向社會、向國家民族呈現精神產品的一個人,你這個我如果只有小我是不夠的。你只想表達你自己個位數的一個我是不夠的,起碼應該是一個復數。

      這里就有一個問題了,因為你的發聲,你寫作的沖動,如果你只為了自己,只為了表達自己,你無需去發表。如果你寫的作品并不能代表大部分人的心聲,并不能呼應大部分人生存的愿望、訴求,那么有個問題,人們為什么要看你的小說?為什么要看你寫的電影?為什么要看你寫的電視?為什么要讀你的詩歌?怎么可能被你的詩歌打動?撥動他的心弦。你跟老百姓人民無關,如果寫情書,寫日記就可以了,但要發表出來就有一個社會的功能。我認為,完成這個轉向,年輕同志不太能體會到回歸。因為你們一起步就有自我了,你們在自我的角度上進入文學殿堂,開始向文學殿堂邁進。我們有一個回歸的問題,從沒有我到回到我,回到我就萬事大吉了,還不行。第一次回歸還不夠,要實現第二次回歸。要回到一個大我。我想小學生可能還不太能體會,有很多中學的同學,你們同學之間應該有差別,有的同學心里只有自己,很獨,但有的同學心里有大我,起碼有班級,有學校,他能想到社會,這個差別很重要。而對于搞文學的更重要,一定要有大我。作家的“我”一定要包含人民、民族、國家、時代和歷史。有沒有這點很重要。這是我簡單的講,為什么呢?你在為人民發聲,你有很積極的沖動要為人民說話,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文學;剡^頭去看,包括青年朋友,所有的文學名著,除了有些詩歌,大的文學家,無論是中國的還是歐美的,還是蘇俄的,都是在為自己的國家、民族人民發聲,在陳述人民的生命訴求,因此人民也會給予回饋。

      舉一個我自己的例子。剛才主持人說到我有反腐幾部曲。我的體會非常深,《泥日》、《桑那高地的太陽》、《黑雀群》是純文學作品,我的純文學作品也是摻和了我剛才講的那種情懷,家國情懷。因為我們是那一代人長大的,我們當時有愿望去為國家作犧牲?赡苣銈冸y以想象,我們當時到新疆去,我是上海人,大上海的。我們不是上海郊區的孩子,是上海市區的孩子,是東城區、西城區的孩子,是朝陽區、海淀區的孩子,不是大興、順義的。當時父母跪到我們面前讓我們別到新疆去種地。上海的家長怎么想的,讓自己的孩子到火焰山,孫悟空和和唐僧取經的路上去種地,而且種一輩子地。女孩子要報名,把孩子的頭發剪掉半拉,不要她出去報名。就像羅米歐與朱麗葉一樣的談戀愛,從二樓偷偷地爬下來去約會,那時候男孩子把女孩子接下來不是去約會,而是一起去報名到新疆種地去,她們頭發都剪的鴛鴦頭,就這樣還要報名到新疆去種地,而且寫了血書。第一批是報名3萬只批準1萬,撤銷了上海戶口,我是第二批去種地。你們覺得可能昏了頭了,但是那一代的青年人就是那樣,就是要到農村去改變祖國的窮困面貌。我們就是受那樣的教育,那樣的熏陶,那樣的時代,變成了另外一種人。

      文學為人民發聲,當時我寫的純文學小說里面也是有這樣的東西,但是我們有一種很強烈的概念,就是我要為大眾寫作。當時為大眾寫作是恥辱,不是真文學。很多年,到現在為止,我告訴同學們,朋友們,仍然有一些作家,有一些朋友仍然認為為大眾寫作不是真文學,他們反對為人民寫作。我那個時候找到自我以后,我也不是很清醒的,一定要走為大眾寫作,為人民寫作這條路。后來怎么扭過來的呢?我的工作是中央電視臺,中國電視劇制作中心。我們看不起搞電視劇,現在電視劇很吃香,很掙錢。當時我的職業就是寫電視劇,很痛苦,我寫《泥日》寫了三年,我沒給中央電視臺一個字,現在早就把你開出了。如果你在電視臺工作三年不給電視臺寫一個字,還要你干嘛?還給你每個月發工資,我的稿紙都是到電視臺領的,也不要掏錢買稿紙。但是后來寫完那些小說,給我任務要寫一個電視劇。電視劇是大眾的,我必須去完成這個任務。領導告訴我,要寫好看,電視劇是給大家看的,不看是要關機的。我的《泥日》雖然現在看來是非常文學,到一個城市參加文學藝術大獎評比,二十多個評委看到我的《泥日》,最后有十多個評委不知道我想說什么。你們去看一看,你找不到我的主題所在,這就是我們當時的追求,我們不要主題先行,不要有一個主題!都t樓夢》是什么主題?100個人有100個主題,這就是我們的向往,我們的追求!度嗣竦拿x》反腐敗,主題很明確,這是我們當時看不起的。領導就說,你一定要寫好看,要明確,我就寫了《蒼天在上》。為什么要寫《蒼天在上》,我是非常不愿意寫這個電視劇的,但是有一個心愿支撐了我,又回到第一個因素上去了。當時是80年代末,中國開始出現了腐敗,打倒四人幫以后中國形勢非常好,中國的春天來了,全國上下一條心,一個勁奔向未來。忽然發現有腐敗了,大家都想不通,為什么這么好的形勢,這么好的局面,黨內為什么會出現腐敗呢?沸沸揚揚,輿論四起,家家戶戶一下班都在議論哪個單位的組長出了問題了,科長出了問題。當時還沒有想省長和省委書記會出問題,或者部長,或者軍委副主席會出問題,那時候還沒有這么大的“老虎”。但是科長出問題,組長出問題,大家已經覺得不得了了,為什么會有這樣的事情呢?整個社會在議論這些事情。我當時就有一個愿望,要喊一聲,蒼天啊,我們不能這樣。有一股強烈的沖動,要替老百姓喊一聲,中國這么好的形勢,這么好的局面,我們不能一直這么下去。有故事嗎,沒有,有情節嗎?沒有。領導說你跟我談談,我們什么都沒有。我說題目有了,《蒼天在上》,我就要喊一聲,老天爺,中國這么好,咱們別腐敗行不行?有這樣一種沖動寫了這個劇。結果是什么呢?因為替老百姓喊了一句,又寫了一部老百姓愛看的電視劇,陸天明成了紅人。中國之所以大家知道我的名字是從這部戲開始的,這部小說開始的,我以前寫了那么多東西大家不知道陸天明。收視率39%,現在達到1%戲組就要喝慶功酒,3%燒高香,3%以上就轟動了。我當年《蒼天在上》最高收視率39%。至今為止,什么轟動的劇都沒達到過39%。播出這個劇,每天播一集,片尾曲出來以后我家電話一定響。一集45分鐘,從8點05分播起播到8點50分結束,我家的電話一直響到12點鐘。不斷有觀眾找到我的電話,跟我探討剛播的一集,說他們的憂慮,說他們家里發生的事情,說他們單位發生的事情,或者跟我探討下一集應該怎么做。電話打到這個戲播完。我拿著這本書可以辦任何事情。我家電話壞了,當時電話局很牛,不像現在電話局倒過來求著你安電話。那時候裝一部電話初裝費5000多塊錢,而且要等半年才發號給你。電話局就是老爺。我家電話壞了整整一個禮拜不理我,后來我拿了一本《蒼天在上》到電話局去,當他們知道我是《蒼天在上》的作者以后,他說行了,陸老師你回家吧。電腦一撥,電話就通了。5分鐘,我回家電話就通了,就因為他知道了我是《蒼天在上》的作者;鸬侥莻程度。

      我悟出一個道理,當我為老百姓喊了一句“蒼天在上”,說了一句心里話,人民就這么回饋你,報答你,看重你。作家很清高,我可以不顧大眾的需要,只寫個人的東西,但是文學和人民的關系就是我剛才講的,你離得開人民嗎?書要人民買,詩歌要人民看,電視劇要人民打開電視機看,離開人民大眾還有什么文學的活路呢?1995年以后中國的純文學走下坡路,這是作家們都承認的。純文學小說賣不出去,雜志訂不出去了。黃金時期一下變得秋后蕭瑟了。為什么蕭瑟?就是因為一部分作家堅持搞純文學不能貼近現實,不能為大眾寫作。你不理大眾,你不理人民,人民干嗎要理你?再說了,所有的文學作品都是要寫出來給大家看,大家就是人民!渡n天在上》就很清楚,包括后來的《大雪無痕》,包括后來的《高緯度戰栗》、《省委書記》。都很嚴肅。你們不要以為我迎合大眾,迎合觀眾,這里面就有很多三角戀愛,四角戀愛。我這四部電視劇沒有接吻,沒有大腿,沒有床上,一直保持中國電視劇收視率的最高。為什么?我在和我的人民、和大眾探討中國和中國人應該怎么活。而所有的中國人,不管他是怎么無聊,怎么低俗,最后心底里總歸有一個疑問,我們怎么活才活得好,他需要一個答案,需要有人和他去商量,需要有人替他去說話,希望有人和他一起建立一個高尚的精神王國,讓他真正的變成一個高尚的人,活得更像一個人。沒有人說一出娘胎,我就要做一個無聊的人,很爛的人,沒有。我到監獄里采訪過死刑犯,你仔細談,有很多死刑犯甚至都是很孝順的。他雖然殺了人,犯了死罪,但是有另外一面,就是做人的一面。每個人都有一片凈土,要開發,要扶持,要成長,就看能不能成長,能不能壯大。而文學的責任就是把每個人心里的凈土擴大,擴張,排斥骯臟的,低俗的,讓每一個人都成為高尚的、偉岸的、真正的人。我這四部電視劇沒有低俗的。為什么人家的收視率那么高?為什么一定要有小鮮肉?為什么一定要有三角四角?我實在想不通。而且我的四部劇的演員在出演以前都不是名演員,都在出演我的電視劇以后成為了大腕兒。39%是什么概念?當時是11億,12億,每天晚上有4、5億人在看這個電視劇。那個演員的臉當然被大家記住了,馬上就成為名人了,成為一個大腕兒了。不是因為你是大腕,我請你來演我的戲,把我的戲演火了,我當時是倒過來的,原因就在這一點上,你替老百姓說了話。我的《蒼天在上》很成熟?寫的非常完美了?向經典致敬?同學們,我的《蒼天在上》不是經典,現在回過頭看很多地方可以更好。它之所以火,當然藝術上還是過得去的,故事情節還是很好看的。根本一條,他為老百姓說話,為人民說話,替老百姓寫作,替人民寫作,這一條是文學的根本之路,根本的活路,有了這一條文學就活了,有了這一條做文學人就走上了康莊大道,而不是走了邪門歪道。其實文學要不要為大眾寫作,到現在還是有矛盾,有糾葛,我不愿意用“斗爭”兩個字來說。其實在這一點上,我們這些作家在一定圈子里還是被排擠的,被瞧不起。幸虧我還有幾部戲是純文學作品。要發聲,要有創作沖動,不僅僅為人民說話,不僅僅為自己說話,不僅僅寫心里那一點點小自我的東西。

      現在有很多大學生寫作,我到大學里面去,藝術學院有專門搞寫作的專業,寫電視劇的。老師們很頭疼,因為他們寫來寫去就寫同學之間的愛情,中學生寫作恐怕慢慢也會成為這樣。他只有這點東西,或者寫跟老師之間的矛盾。這也是大學中文系、藝術院校教學上的一個毛病。

      (文字整理:周茉 李菁 劉家芳 李佳倩)

       

      相關鏈接

      作家大講堂|陸天明:選擇寫作需要強大的精神支撐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