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作家大講堂|陸天明:選擇寫作需要強大的精神支撐

      來源:中國作家網 | 超俠  2017年11月05日21:25

      主持人:百川匯海,萬物生姿,返本開新,致敬經典,讓文學的夢想揚帆啟航,讓文學的光輝照亮未來。歡迎來到第四期作家大講堂。

      我是主持人杜東彥。文學是語言文字的藝術,是對美的體現。一個優秀的文學家,就是一個民族心靈世界的英雄。比如詩歌、散文、小說、寓言故事、神話故事,都是文學的一種表現形式,它也是伴隨我們一生當中最增長智慧的玩具。我們難以想象,如果我們的生活當中缺少了這些優秀的文學作品,我們的生活該是如何的枯燥和乏味。

      陸天明老師,在他的作品當中,一個人扮演著所有的角色,他試圖用靜靜的文字,來描摹出一個壯麗的歷史圖卷:一個時代的變遷,以及一個真善美的史詩般的品格》陸天明老師的作品《蒼天在上》、《大雪無痕》、《省委書記》、《高緯度戰栗》被人們稱為“反腐四部曲”。

      下面我們一起來看大屏幕,了解一下陸天明老師。

      陸天明 1943年生于昆明,長在上海,祖籍江蘇南通。中共黨員。曾在安徽農村插隊當過農民、山村小學教師,又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支邊當過農工、武裝連代理指導員、師軍務科參謀、農場機關干部。后奉調北京,長期供職于中央電視臺中國電視劇制作中心。國家一級編劇。享受政府特殊津貼。1958年開始發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歷任中國作協第五屆全委會委員、第六、七、八屆主席團委員。中國電視劇編劇工作委員會名譽會長。著有長篇小說《桑那高地的太陽》《泥日》《木凸》《蒼天在上》《大雪無痕》《省委書記》《黑雀群》《高緯度戰栗》《命運》,中篇小說集《啊,野麻花》,電影劇本《走出地平線》,話劇劇本《揚帆萬里》《第十七棵黑楊》,電視劇劇本《華羅庚》《上將許世友》《閻寶航》《凍土帶》等。與小說同期創作的同名長篇電視連續劇《蒼天在上》《大雪無痕》《省委書記》《高緯度戰栗》《命運》播出后,均引起強烈反響,并多次榮獲國家級“飛天”一等獎、金鷹一等獎和“五個一工程”獎。長篇小說《大雪無痕》獲國家圖書獎。曾獲中國百佳電視藝術工作者、全國最佳編劇稱號。2003年獲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頒發的金鷹突出成就獎。2009年獲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頒發的中國電視劇“飛天獎”突出貢獻編劇稱號。2013年獲北京市頒發的“輝煌三十年優秀電視劇工作者”稱號。

      主持人:看過陸天明老師簡短的小簡介之后,大家是不是認為陸天明老師是我們中國非常優秀的作家啊。

      觀眾:是。

      主持人:的確是這樣,他的作品如此之多,如此受到大家的歡迎和關注。下面就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和恭敬的心邀請今天的嘉賓陸天明老師。

      您好陸老師,在今天開講之前,我想問您一個問題。剛才我看到您這么多作品,寫了這么多小說,里面每一個人物的性格,還有他們所經歷的人生都是不同的,但是都是出自您的一支筆。那么多的性格,這么多的人物都是您一個人來扮演,我覺得人格太分裂了,您是怎么做到的?

      陸天明:其實所有的作家都這么做,我也不例外,這就是作家的看家本領吧。

      主持人:這就是優秀的文學人。請陸天明老師就坐,來為我們今天上課。我們這堂課的名字叫《怎樣做一個文學人》。有請陸老師!

      陸天明:剛才主持人說給大家上課,我經常去做講座,今天一進大門,我就挺擔心我這個課怎么上。因為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么一個課堂,從小學生到大學生到成年人都一起來上課。我曾經是一個老師,在山村當小學教師,我做過復式班老師,就是一個班級有四個年級,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四年級同時在一個班上上課,我當過這樣的老師。但是我覺得今天這個課比那個課還要難講,因為講的是如何做一個文學人。

      這么一個題目,可以給作家講,可以和很成熟的作家來探討這個問題。因為做好一個文學人是一輩子的事情,一直到閉上眼睛都不能說我已經做好了一個文學人。一個好的作家一生都在追求這么一個答案,我怎么做好一個文學人,怎么做一個好的作家,做一個被人民所稱道的作家,被時代歷史所稱道的作家。和大學生也同樣可以探討這樣的問題,尤其是立志要做作家、做文學事業,作為自己一生事業的大學生。他們已經開始進入青春年華,用自己的青春敲開文學之門。我們可以很到位地探討這個問題。中學生充滿著理想,充滿著幻想,正向人生走去。當然,他們的幻想,他們的浪漫,他們的理想,在進入文學殿堂之前非?释,我怎么走上文學道路的。但是我今天一看很多小學生在這兒,我想也可以談。因為我是從三年級開始就立志要當一個作家。

      那時候我在江蘇省的一個縣里面,有一次寫作文。我想小學生們都寫過《我的理想》。那天我回家要寫作文,我就說我要當個作家。那時候我父親站在我身后,他說你要當個作家,因為我父親一直想搞文學,但是他一生沒有做成文學,這是時代的悲劇,人生的悲劇。他非常高興,說兒子,你要當個作家,為什么?我回答不出來,因為只有三年級。冥冥之中我就想當一個作家。我這么一想,也許今天來的小學生中間,是不是也有這樣一個小的陸天明,今天愿意來聽講。也許也愿意用自己一生的時間奉獻給文學。我想在這個基點上,也許我們有共同語言。當然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也許我會講一些成年人或者大學生,或者進入青春年華的朋友正在思考的問題,你們聽疲倦了可以打瞌睡,但是不要說話。

      說到做文學人,做作家,其實是應該講三天三夜的課題,或者說用一個學期來講這個課題。今天來以前大講堂的負責人告訴我說,給您半小時夠嗎?我說半小時講這個題目時間太少了,因為我無數次講座起碼是兩個小時。所以我希望,如果我講的稍微長了一點,拖課了,希望你們原諒。我希望今天能夠利用這個機會,把我一生做文學的體會濃縮濃縮再濃縮和你們交流。我愿意來講也是因為特別興奮,特別激動,我們有這樣一批文學未來的接班人,中國太需要你們這樣的年輕人了。

      怎么開始自己的文學生涯,怎么去走上這條道路,應該具備什么樣的條件、素質、思想準備?我今天不講理論,就從我自己這一生中間走過的道路,我想談幾點我認為最重要的東西。當然不是全部。你們從你們的老師,將來你們進入大學中文系的老師,或者其他社會上搞文學、藝術的老師那兒還會得到更多的教益。我今天只能從我這一生做文學坎坷的顛簸中給你們提供幾點參考。

      文學是什么?剛才主持人說了,說的很精彩,我覺得文學之所以在社會被需要,它和我們的靈魂有關系。我們人之所以和所有的動物不同,是因為我們有靈魂。我們在一個精神支撐下就完成生命歷程。要有一個靈魂,要有一個精神支撐,它來源于各種各樣,而文學是對一個民族、對一個國家、對一個時代進行精神建設,樹立一個高尚的靈魂所必不可少的。這和我們當前有一種社會中流行的,我認為是一個荒謬的說法,把文藝當作純娛樂。今天肯定有90后。我在網上經常和一些年輕朋友交流,談到批判一些特別糟糕的,我不想看那些電視劇的時候,他說我們看電視劇不就是玩兒嗎?平常家長逼著我們,老師逼著我們,或者社會的老板來逼著我們,我們掏錢來買電影票,難道不應該輕松一下嗎?消遣消遣嗎?這個要求是合理的,但是僅僅是娛樂,僅僅是消遣,請各位小心。娛樂從來都不是純粹的,消遣也從來沒有純消遣的東西,它總歸是在一種形式、一種內容下進行的。所謂的純消遣型娛樂,總是夾帶一些思惑。中國有一句話,叫文娛載道,總歸有一種顯性的或隱性的功力在里面,就是如何塑造民族靈魂,如何支撐起每一個人的精神殿堂,如何把我們變成一個真正的大寫的人,而不是猥瑣的、卑劣的、地下的、庸俗的人,因為這關系到每個人的一生,將怎么走完一生,我們怎么活下去,怎么活的好。我們這個社會,我們這個國家,我們這個民族,將會是一個什么樣的國家,什么樣的民族,完成什么樣的歷史使命。從這個角度,從這個高度來看文學,就不僅僅是年輕的中學生一種對文學浪漫的向往。我是一個作家,我是一個文學家,我將成為一個被人尊敬的人,或者我可以寫出美文來,寫出很好的詩歌,僅僅如此。就像我三十年前要當作家,我知道作家是高尚的,是神圣的,這已經算比較早熟了。并不了解文學是什么。所以我剛剛講的這一段話,應該是我這一生,做文學的結果。 它之所以崇高,之所以神圣,做一個作家,做一個文學人之所以能夠在社會上被得到尊敬,就因為他擔負了這樣的使命,作了這樣的作用,起到了這樣的功效,否則人們為什么要做一個作家呢?僅僅是讓我消遣,讓我放松,當然這也很重要。開開心心過日子的人也是很值得被尊敬的,但是作家不能僅僅如此。這是我一生回過頭來想的。

      你們今天來聽講,我想你們不僅僅是為了度過今天這一下午,消磨這一下午的時間,我相信今天來的年輕朋友,或者小朋友,你們是帶有文學夢想的。怎么認識文學,怎么確定我們要做的從事的這個事業,或者將來你們要考中文系,或者你們不考中文系也罷,考什么也罷,成為什么樣的職業工作者,你們對文學的向往,對文學的愛好,要把它看到那樣去。如果要做文學家,做文學人,我覺得有這么幾點,我沒法兒太多的展開講。

      首先一點,你們問我要做文學人,要做作家,這種沖動的根源是什么?這個很理性。因為我很長時間沒有這樣理性自問過了,我就是要當作家。剛才主持人介紹,我那時候到安徽去當農民,我正讀高一。放棄了高一不念到安徽去,為什么?我在上海(延安)中學讀高一,是上海的市重點中學。我當年去安徽當農民是全上海祖國第一代有文化的農民中最年輕的一個,我當年是14歲。報名是要16歲,我改了我家的戶口本去當農民。為什么?當然,第一是我們這個時代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和工農相結合,改造改變農村的窮困面貌,做祖國第一代有文化的農民,這是時代的要求。我另外有一個想法,就是要到生活中間去了解生活,了解中國,我才能寫出東西來。得下很大的決心,要當農民,不是去一年支教,不是體驗一下就回來,干個十天半個月就回來了,我是撤掉了上海戶口到安徽農村落戶,和農民的孩子睡到一起。我住在一個農民的家里面,睡在農村的床上,戶口遷到了農村,一輩子就到農村去了,下了這么大的決心。那時候我寫詩歌了,我當時在上海還發表了一首詩歌,就是希望知道中國是什么樣的,農村是什么樣的,中國人是什么樣的,我才有話可講,F在回過頭去想,有話可講是當一個作家最起碼的條件。

      第一因素,比如現在有很多想當作家,或者有寫作文學非常好的。你們寫是因為老師讓你們寫作文,你們有沒有這種愿望,我要寫,我有話要說出來,我要大聲的說出來,我把心里的東西要講給別人聽。沒有人逼你,沒有人催你,你有這種強烈的愿望嗎?如果沒有這種強烈的愿望,你們要培養這種強烈的愿望。因為作家是很艱辛的,這一輩子下來,今天沒有辦法給你們展開講了。不要以為作家頭上有光環,作家被人尊敬,你們就能當一輩子作家。僅僅靠這一點向往是一定走不完這條路的,因為作家是非常非常艱辛的一條路。支撐一個作家能夠走完自己的一生,是一定有一個愿望的,總是覺得我要說話,我要把我知道的,我想到的,我覺得對國家、對民族、對時代有用的告訴別人,我要發聲。就像唱歌的人一樣,我過去有一個朋友,我總覺得他挺好笑的,我們去吃飯沒有人讓他唱,一進門就唱,很得意,按捺不住的要唱歌一樣,作家就要有這種心情,這是本能的。我講的這些中文系的老師都不會講的。還有一種是他要替別人說話。用理論的話來說,為百姓說話,為人民說話,為他人說話,為大家說話,為民族說話,為國家說話。有這樣一種強烈的愿望,一種文學的使命感,就能支撐。因為有很多坎坷,很多磨難,你要堅持下來。我們那個時候還是計劃經濟,現在是市場經濟,干什么不好,搞文學現在看來是沒什么錢的,尤其寫小說、寫詩歌。大學生都知道,大學生一開始寫詩歌很熱鬧,一走到社會現在還有幾個在寫詩歌?一行詩能換幾分錢?如果僅僅從利益來說,因為進入社會要生存,要活下去,有很多誘惑,有很多利的逼迫,這還是其中一大磨難,其他的磨難可能不會講,但是會涉及到的。一定要堅持下去,你一定要有強烈的愿望,F在小學生還想不到這一點,中學生、大學生應該有這樣一種自覺,我為什么要搞文學?僅僅為自己,你肯定堅持不了。要有一種強烈的發聲、發言,向這個世界呼吁,向人類呼吁,向國家呼吁,向時代呼吁,說出我想說的,說出這個社會想說的,說出人民想說的這種愿望,這個基點比較高,但是我希望一下子就要把它放到這兒,而不僅僅是同學之間寫點詩,互相抒懷抒情,這個都是好的,都是應該的,但是一輩子做文學是不夠的。

      (制作:超俠 文字整理:周沫 李菁 劉家芳 李佳倩)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