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百川匯海作家大講堂第三期 肖復興:怎樣讀書

      中國作家網 | 尹超  2017年09月12日09:29

      百川匯海

      ——作家大講堂

      時間:2017年8月12日下午

      地點:北京市海淀文化館小劇場

      主講人:肖復興

      內容:

      主持人:百川匯海,萬物生資。返本開新,致敬經典。讓文學的夢想揚帆啟航,讓文學的光輝照亮未來。歡迎來到作家大講堂,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杜東彥。

      英國著名的哲學家、思想家,還有作家曾經說過這樣的話,“讀書足以宜情,讀書足以博彩,讀書足以長才”。

      中國古人也有這樣的一句話流傳下來,就是“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在我們的日常生活當中,怎么樣去讀書?讀書有哪些好的方法和方式?今天我們就為大家邀請到了中國的著名作家——肖復興老師。肖復興老師有很多作品收入到了大、中、小學的課本當中?梢哉f,他是我們教科書當中的教育典范。(請看大屏幕。)

      肖復興簡介

      肖復興,北京人,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在北大荒插隊六年,在大中小學任教十年。曾先后任《小說選刊》副總編、《人民文學》雜志社副主編、北京市寫作學會會長、中國散文學會副會長。已出版長篇小說、中短篇小說集、報告文學集、散文隨筆集和理論集一百四十余部。曾獲上海文學獎、冰心散文獎、老舍散文獎等多種獎項,并獲得首屆“全國中小學生最喜愛的作家”稱號。

      剛才小小的短片是我們在前一段時間去肖復興老師的家里,看到了他的床頭、案前、書房,到處可見的就是書籍,這是他最寶貴的東西,也是他最大的財富。肖復興老師用了數十栽的心血,最近著成了一本新書,就是《讀書知味》。那么,讀書有哪些味道呢?今天肖復興老師為我們就來解答這樣一些問題。有請肖復興老師!

      肖復興:

      我今天主要是講讀書、寫作之間的關系。實際上每一個寫作的人都想打通讀書和寫作的通道。什么叫做寫作?什么叫做讀書?普里切特說,“短篇小說的定義就是路過時眼角所瞥到的”?ǚ鹪诮忉屵@句話的時候,他說“首先是一瞥,這個‘瞥’字很重要,然后是讓那一瞥變得很生動,變得能夠說明那一刻,甚至有范圍更廣泛的后果及其意義”,這就是卡佛所定義的寫作。寫作是什么?我們怎么來寫作?這一瞥對于我們每一個寫作的人來講,是衡量你能不能寫作的一個基本的要素,或者說你有沒有這個條件可以寫作。我講兩點,第一點,這一瞥從何而來;第二點,這一瞥究竟是要瞥到些什么東西。

      我先來講第一個話題,這一瞥從何而來。這一瞥實際上是衡量我們對生活的觀察和感受的能力。普里切特講,路過的時候你能夠眼角瞥到東西,而不是正眼瞪大眼睛去看,今天我要寫東西了,我到外邊找點素材去。一般來講,你很難找到。是靠眼角一瞥。什么叫眼角一瞥?掩蓋匆匆的走過,但是你是有心人,眼角的一瞥你就沒有落下。這一瞥我剛才講了,是衡量我們對生活觀察感受的能力。也就是說,我們有沒有對生活的那種很瑣碎、很頻繁的感受,在這些事情當中能夠捕捉到東西。我曾經講過,“細枝末節就是文學”。我們能不能在視而不見、見而不感的這些瑣事當中,捕捉到我們寫作的材料,這就是卡佛所強調的“一瞥”的能力。

      為了說明這個問題,我先來講一個例子。我們來看一看,真正的作家這一瞥是從何練成的。其實,這一瞥可能在我們生活當中都被我們忽略了。北京的老作家汪曾褀先生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叫做《葡萄月令》,這個特別適合學生看。就講他種葡萄,養葡萄。從一月份寫到十二月份。月令嘛,每月的月小令。我把這篇文章簡單的跟大家分析一下。我們來看一下,這個一瞥怎么得來的。

      “一月份,下大雪”,這是第一句話!耙辉孪麓笱,雪靜靜的下著,果園一片白,聽不到一點聲音”。就是一段景物描寫,而且這段景物描寫沒有任何的形容詞。我們的同學特別愛往上招呼形容詞。形容詞越多,文章寫的越漂亮,老師給我的分越多。其實你恰恰錯了。他先寫雪一片白,再寫果園里一片靜,然后葡萄出場了,白雪鋪在白雪的窖里。如果這段這么寫,你們看行不行。一月下大雪,雪下得很大,我們把葡萄滕下到窖里,怕它凍著?梢圆豢梢?可以,老老實實,實際上也就是這么回事兒。但是汪曾褀沒這么寫,說我們把葡萄下到窖里,他說:“一月下大雪,雪靜靜地下著,果園一片白,聽不到一點聲音”。然后他說“葡萄睡在了,鋪在了白雪的窖里”。實際上是一個簡單的擬人句,但是這一個“睡”字,把葡萄藤這些沒有生命的東西變得有生命,像睡美人一樣在這雪天里頭,在窖里頭靜靜的睡著,它有了人的感情色彩在這里。

      二月葡萄出窖。天暖和了,葡萄出窖,慢慢的雪也開始化了。這個時候,葡萄出窖的時候是什么樣子呢?汪曾褀先生是這么寫的,“有的梢頭已經綻開了芽包,吐出了指甲蓋大的蒼白的小葉,它們已經等不及了”。他沒有這么寫,“二月葡萄出窖,我看見葡萄已經長出了綠色的小綠芽”。我們一般愛這么寫,說明你沒有仔細觀察。所謂的一瞥要仔細觀察,不是匆匆忙忙的一瞥就走了。那是普通人的一瞥,不是寫作人的一瞥。寫作人的一瞥要看得透,要看得細,要看得真,要看得切。汪曾褀先生也是這一瞥,但是他看到了這個小芽包出來的時候不是綠色的,而是蒼白的,然后把葡萄拉出架,放在了松松的濕土上。不大一會兒,小葉就變了顏色。他沒有說顏色一下就變綠,他說小葉就變了顏色,葉邊發紅。蒼白的小葉,葉邊先發紅。又不一會兒,綠了。你看多生動,又干凈,又利索,又生動了。

      三月干嘛?葡萄上架,種了葡萄的人都知道,要給葡萄搭架子。然后他寫葡萄在這個架子上是什么狀態。他說,把枝條在三面伸開,像五個手指頭一樣伸開,扇面似的伸開。三個伸開,三個動詞,然后用麻筋在小棍上固定好,葡萄藤舒舒展展、涼涼快快的在上面待著。寫的多生動,沒有一個形容詞。他就是用了兩個比喻句,三個伸開,兩個比喻,一個是像手指頭一樣伸開,一個是像扇面一樣伸開,但是他把三月份葡萄在架子上爬架子的狀態寫的很生龍活現,寫的很生動,這就是觀察。

      四月,給葡萄澆水。這段寫的非常有意思。他說“葡萄喝起水來是驚人的。它真是在喝哎!澆了水,不大一會兒,它就從根直吸到梢,簡直像個小孩嘬奶似的拼命地往上嘬。澆過的水再回來看看,梢頭切斷過的破口已經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了”。這都是仔細觀察后才能寫出來的。也就是說,這一瞥需要我們這樣的工夫,才能夠把普通人的一瞥變成寫作人的一瞥。下面我不講了,你們有興趣的可以看看這本書。文章寫的非常短,但是寫的非常生動。

      我再舉一個例子。我前些日子看了日本的兩個電影,是日本是枝裕和導演的,一部叫做《步履不!,一部叫做《海街日記》。這是日本當代的一個非常著名的導演,他拍的都是非常普通的瑣事,沒有驚天動地的大事,也沒有狗血的情節。我們現在的作品愿意用這樣的情節,好像沒有這樣的情節就不成為作品。我喜歡是枝裕和就在于他創作的這種觀念。他說過這樣的一段話,“我不喜歡主人公克服弱點,守護家人并拯救世界這樣的情節”。這樣的情節是我們喜歡的,我們愿意寫那些大的,驚天動地的,沒有情節構不成作品。我們喜歡跌宕,這沒有錯誤。關鍵是什么叫跌宕,什么叫起伏,什么叫情節。是枝裕和跟我們的觀點不太一樣。他接著說:“我更想描述沒有英雄,只有平凡人生活的,有點骯臟的世界忽然變得美好的瞬間”。是枝所說的“骯臟的世界忽然變得美好的瞬間”就是我們要捕捉到的那一瞥的東西,這是衡量一個作者的本事。你能不能在這樣的瞬間捕捉到你所表達的東西。

      剛才卡佛所說的,在這樣的瞬間,在這樣一瞥當中,你能不能看到那些生動,看到那些生動背后它所表達的更廣泛的后果以及它的意義,這是一個作者的本事。作者的本事不在于編織情節。捕捉生活的細節,是靠作者的敏感,是靠作者的心跟外界他人的心的一種碰撞。所有的東西,只要你會寫字都會寫東西,寫作的門檻是極其低的。會寫東西的都可以寫作,但是寫作的門檻又是極其高的。這個高就在于寫好是不容易的。我們的本事就需要卡福所說的一瞥。我舉一個電影的例子,他在《步履不!防镏v的,他的父親跟二兒子有隔膜,因為大兒子救人死在海里了,所以父親對二兒子不怎么感冒。而且從來不跟他二兒子一起到海邊祭祀他的大哥,因為他怕觸碰了他的心事。他寫他父子之間的矛盾和隔閡,以及他們的化解。我們要寫的話,麻煩多了。起碼得寫吵架,然后是吵完架之后誰也不理誰,最后喝酒,又是怎么化解,然后再抱頭痛哭,倆人和解了。是枝是怎么寫的呢?是枝在他的電影里有一個鏡頭,是他和解的一個鏡頭。二兒子帶著孩子走在前頭。忽然發現父親走在后頭,跟著他來了向海邊走去,說明就是和解。我們需要的是這樣的本事,這一瞥是瞥這些東西。如何在這一瞥當中,在這瞬間當中捕捉到我們所能夠捕捉到的東西,這是最重要的。

      這第一瞥我們就講到這兒。我們對生活觀察、感受的能力,是衡量我們寫作的基本能力。也就是卡佛所強調的一瞥和是枝所強調的瞬間。如果你有興趣,或者有志向寫作的話,要鍛煉自己的這個本事。這個本事是鍛煉生活觀察和感受的能力,是心的本事,這是我今天想講的第一點。

      第二點,這一瞥究竟要瞥的是什么,而且瞥到的東西如何化作作品中的東西,這種轉化我們是如何進行的,這是作者的另一個基本的本事。實際上,我理解這一瞥,同時把這一瞥捕捉到,并把它化為作品當中的有機成分,或者有機的情節,或者有機的人物。指的是什么呢?指的就是要找到作品當中的細節和節點。我主要講節點。沒有節點構不成文章。什么叫節點?節點就是這篇文章的魂。有了這個節點,一下使你的這一瞥變得實實在在,變得清晰明了,變得生活潑起來。沒有這個節點,這一瞥可能是一盤散沙,可能瞬間就流失過了,或者是死的東西,不是生命的,有生氣的東西。

      我還想舉汪曾褀先生的例子。汪曾褀先生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叫《黃油烙餅》。我簡單的講一講,看汪曾褀先生怎么選這個節點的。實際上寫他奶奶死了,困難時期餓死的,他的小孫子懷念他奶奶要叫我們寫,奶奶困難時期餓死了,現在我非常想念奶奶,這是我們中學生作文里常常遇到的。奶奶從小把我帶大,我對奶奶無比懷念。每到奶奶生日的時候,我望著月亮也想奶奶,望著星星也想奶奶。反正天天想奶奶,你再怎么想也打動不了讀者。汪曾褀先生也是寫這個小男孩,可能八九歲,那個小男孩叫蕭勝,我印象非常深刻。他怎么寫肖盛懷念他奶奶呢,實際上他就寫了一個細節,或者是他找到了這個節點。什么節點呢?就是他爸爸小的時候把他送到了他奶奶那兒去,也就是他奶奶從小把他帶大的。他爸爸在馬鈴薯研究所工作,就給他帶來了很多土豆、蘑菇,同時帶來了兩瓶黃油給他奶奶,但是他奶奶始終沒舍得用。他奶奶餓死了,小孩沒人照顧了。他爸爸沒轍了,把孩子接回到馬鈴薯研究站。一看,架子上還有兩瓶黃油一點兒沒動,又把這兩瓶黃油帶回去了。這個時候他跟他爸爸在馬鈴薯研究站。馬鈴薯研究站開三級干部會議,有招待所,開了三天會,吃了三天飯。第一天吃的是哨子面,特別香,但是肖盛覺得這我也吃過。第二天吃的是小雞燉蘑菇,他說這我也吃過,我也沒覺得怎么。第三天吃的黃油烙餅。哎呀,太香了,這我沒吃過。他就跟他爸爸媽媽說,他爸媽看出來了,孩子要吃黃油烙餅。一看,兩瓶黃油,打開了一瓶黃油,給他烙了兩張黃油老兵。小蕭勝吃了黃油烙餅第一句話就說,喊了一聲“奶奶”。他對奶奶所有的感情迸發在這一瞬間,如果沒有黃油烙餅,他對奶奶的懷念之情該如何表達?我們千萬不要把文章寫成無比的懷念,我特別的懷念,再怎么深刻的懷念都趕不上這一張黃油烙餅的懷念更能夠打動人心。那么這張黃油烙餅就是文章的節點。我們所尋找的,把我們的一瞥和瞬間的東西化成我們作品中的東西,就是要尋找到這樣的節點。

      再一個例子,遲子建寫過一篇《親親土豆》。這是九十年代的作品,是她的早期作品。寫的是一個夫妻倆農村里種土豆,承包了三畝地,天天跟土豆打交道,就喜歡土豆。不僅喜歡土豆,還喜歡土豆花香,看見土豆花開,覺得土豆特別漂亮,花開的也特別漂亮,土豆也好吃,,但是她的丈夫去世了。妻子想起過去種種的往事,特別懷念她的丈夫。你說你怎么懷念你的丈夫?她選擇了一個非常好的節點。埋葬她丈夫的時候是冬天,這個土凍著,挖不深。一般按照鄉村的習俗不能再深挖了。這時候為了掩蓋棺材,要堆成一個小墳包,一般就是用爐灰渣把它蓋起來,等來年開春的時候,土化的時候再蓋起墳頭來。但是這個妻子不讓埋爐灰渣。她回家盛了五袋土豆,然后推著車用這五袋土豆幫他蓋起了一個墳頭。為什么用土豆,大家很清楚。因為他喜歡土豆,他種了一輩子土豆,他死在了土豆的田里。她對丈夫的這種懷念之情,是通過這樣的節點來表達的。最后一段寫的非常生動,你們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這本小說。等他妻子從墳包走下的時候,就她獨自一人,黃昏的時候,突然間一個土豆從這墳包轱轆轱轆到她的腳下了,然后她的妻子自言自語說,“哎呦,你還舍不得我走,跟我的腳啊”。你看,妻子對她丈夫的感情,以及她丈夫對她的感情,都淋漓盡致的表現在這樣一個節點上。

      我再舉個例子,意大利有一個作家叫皮蘭德婁,得過諾貝爾文學獎。他曾經寫過一篇小說,叫做《西西里檸檬》。五年沒有見面的一對未婚夫妻,男的是農村的長笛手,女的他們村的一個流浪女,但是有唱歌的天賦,于是他把自己的家產都變賣了,送給這個女人到那不勒斯學音樂。五年之后,她已經當了歌唱家,也畢業了,這個長笛手來看望她。她媽媽一見長笛手來了,就告訴他,女兒實際上已經變心了,現在她已經是首席歌唱家了,今天晚上正好有演出。長笛手心想,我坐36小時火車來的,我等等她吧。就一直等到了劇場散戲,就聽著熱熱鬧鬧的一幫貴人簇擁著女歌唱家回來了。結果女歌唱家根本沒見他,在客廳里跟那些客人周旋。長笛手心里頭非常失落,就要走。如果小說這么結束了,跟我們寫的小說沒什么兩樣。他就是寫了一個長笛手未婚妻變心之后的這種悲哀。我們一般怎么寫呢?長笛手很失落的離開了她們家,客廳里還傳來了笑語喧嘩的聲音,他凄涼的走在了月色當中,最好再下點兒雨,雨打在了他的身上,已經分不清臉上流淌的是雨水還是淚水?奘潜磉_傷心的一種形式,但是在文學作品當中,除了哭就沒有別的形式了嗎?這就是我們要尋找的那一瞥,跟別人的那一瞥不一樣的東西。皮蘭德婁說這小伙子要走的時候忽然發現,他拿起背包里,背包里帶來了西西里檸檬,是給這個未婚妻帶的。于是他把檸檬倒了一桌子,就對女歌唱家的媽媽說,說這些檸檬本來是給她帶來的,可現在只能留給您一個人了,大嬸。然后他拿起檸檬沖著這個老太太說,檸檬這是家鄉的泥土味,多香!有了這個檸檬,就有了這個小說的節點。所有女歌唱家的背叛也好,所有長笛手的悲傷和失落也好,有了一個看得見抹得著的東西。作家的本事,寫作的本事就是要讓那些看不見的心情變得看得見。我們不能通過我們的寫作,讓看不見的心情還是看不見,或者是讓那些看不見的心情變成了別人也看得見的東西,而是別人沒有發現,沒有看見但是我看見的東西,讓別人眼睛一亮的東西,這才是寫作真正的本事。然后長笛手走了。長笛手走了之后,那邊也都熱鬧完了,這個女歌唱家才想起來,未婚夫來找她了,因為她媽已經告訴她了。她一進來一看滿桌都是檸檬,而她媽媽躲在角落里在哭,客廳里那些先生們還在大聲地笑。然后只是說了一個,他走了。母親說,你看看吧,他給你帶來的檸檬。她一只手捂在胸前,另一只手抓了好多檸檬盡可能往懷里兜。然后她母親就喊了一聲,別拿到那邊去!澳沁叀本褪侵缚蛷d,但是她聳了聳肩,邊喊邊跑向客廳,然后叫道“西西里檸檬,西西里檸檬”。小說到這兒結束了。

      小說的節點就是我們在生活當中捕捉到的這些東西,然后把它藝術化,經過我們的再創造變成了我們作品的東西,這就是今天特別需要我們學習和重視的。

      我剛才講了兩點。第一點,這一瞥從何而來,來鍛煉我們對生活的感受和觀察的能力。第二點,這一瞥究竟要瞥到的是什么,又如何將瞥到的這一點變成我們作品中的一點。實際上,就是要找到我們作品最能夠發揮它能量的細節和節點。這兩點從何學呢?從生活中學,生活就是我們最好的老師。另外一點,從書本上學,書本也是我們最好的老師。我勸在座很多年輕的朋友,一定要認真讀書。鄭也夫前兩天講,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年輕人不讀書,讀書沒樂兒。

      我所舉的例子,包括汪曾褀的例子,包括皮蘭德婁的例子,包括遲子建的例子,包括是枝裕和的例子,實際上都是從書中學到的,也不是自己琢磨來的。你們如果覺得我今天講的有到道理,對你們有點啟發的話,不是說我講的好,而是人家書寫的好。因此,也希望你們能夠認真讀書。在你們,尤其是這么多的年輕朋友當中,更應當珍惜你們自己讀書的機會。

      張愛玲講:“成名要趁早”。實際上,讀書更要趁早。我今天就講到這兒,謝謝大家!

      主持人:感謝肖復興老師,肖老師剛才用了40分鐘的時間,為我們指點迷津,指點讀書的迷津。其實,讀書的過程當中,我們要關注生活當中的細節。我們人的一生,每一天都是平平淡淡的。平平淡淡當中,才是最真實的。

      下面我們來欣賞肖復興老師的一篇散文作品,《母親》節選。有請朗誦家柏荷。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繼續來關注我們今天的作家大講堂。剛才肖老師的一篇短短的小散文,我相信感動了大家,也看到很多人真的潸然淚下。請肖老師給我們介紹一下,在寫作這篇散文《母親》的時候,您的心得和情緒。

      肖復興:這篇實際上是我1989年的年底寫的,到現在都已經三十來年了。所以,她的朗誦也帶給我很多很多的回憶。我母親那年夏天去世了。我母親去世之前,跟我一起生活的時候,很多事情就好像是沉睡的狀態。去世之后好像很多事情一下子又復活起來。在她想起了這些的往事過程當中,過去的回憶一件件蹦出來了。

      如果從寫作者的角度來講,每一個人的回憶,其實都是最寶貴的寫作財富。作者寫作的另外一個本事,就是讓那些沉睡的回憶復活。有的作家記憶力特別好,有的人覺得我自己的記憶力為什么這么的不好。實際上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記憶。我覺得寫作人跟普通人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他的記憶可以在沉睡狀態,但是也可以讓它復活。在寫作《母親》這篇文章當中,實際上是記憶被重新喚醒的一個過程。人不僅對回憶來審視自己,同時人對回憶當中的事情也重新照亮了自己,這是一段相互的過程。所以我很容幸有這樣的一個審視自己的機會,但是我首先應該感謝有這樣一個母親,才使得這些回憶變得不同尋常。其實,這些回憶都是非,嵥榈,特別瑣瑣碎碎的事情。我一直強調,一個寫作人還是要把這些瑣碎的事情捕捉到,瑣碎的事情當中蘊涵著我們的感情,對于我們寫作的人來講其實是最寶貴的。

      主持人:在我們讀書的過程當中,怎么樣讀更好?更能抓住它的核心?

      肖復興:讀書有不同的方法,因人而異。但是有一種方法,我很愿意推薦給大家。是北大已故教授吳小如先生曾經講過的。叫對讀法。對立的對,相對的對。對讀法就是聯系起來對比著來讀。

      我剛才舉了三個例子,遲子建的《親親土豆》、皮蘭德婁的《西西里檸檬》、汪曾褀先生的《黃油烙餅》,實際上就是用對讀法來讀的。這三個東西有它共同的東西。我們在讀的時候,你注意到沒注意到,他表達情感的時候都找到了一個節點,這個節點用同樣的方法找到的。一個是黃油烙餅,一個是檸檬,一個是土豆,這就是對讀法給我的啟發。當然了,尋找節點,運用節點有不同的方法,但是這種方法最容易學,而且效果最好。

      我們在表達情感的時候,不論任何的情感,都要找到這樣的節點,這樣的細節,這樣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只不過他們找到的是土豆,是檸檬,是烙餅。我可以找別的,我可以找任何的東西。這樣的話,你在讀書的時候,你學到的方法就多起來了?赡苡懈鞣N各樣的方法,大家都可以學習,都可以嘗試,都可以探索,但是我覺得這種方法可能是最值得大家來學習的。

      主持人:在這里我也想問一下肖老師,是什么時候開始熱愛讀書的?

      肖復興:其實我最開始讀書跟大家一樣,也是從畫報,那時候讀的兒童畫報就是《兒童時代》。但是,我自己真正有印象的是,上四年級的時候,花了1毛7,在我們家對門郵局買了一本雜志,叫《少年文藝》,現在這本雜志還在出版,是上海宋慶齡基金會辦的一個雜志。解放初期就開始出版了。我看到了一篇小說,給我留下了至今難忘的最深刻的印象。所以我就從那個時候開始讀,覺得原來小說跟我們日常的生活不一樣,它帶給我們完全不同的這種感覺,他們的天地好像讓我非常向往。從那時候開始我喜歡上了讀書,所以我說讀書要趁早,越早越好。只要認字就應該讀書。小時候讀的書肯定印象最深刻,最能打動你,同時能夠改變你的一生,所以讀書要趁早。

      主持人:現在其實也是一個知識爆炸的時代,到處都充斥著電子讀物是不是我們看到這些碎片的東西多了,真正扎下心來的讀書時間就少了,消化不了,才不愿意讀。讀書的興趣怎么去培養呢?

      肖復興:電子文本跟紙質文本的閱讀應當是并行不悖的,它不是矛盾的,F在我們人為的把它看成了一種矛盾,這是不合適的。因為電子文本有電子文本的優勢,但是我想提醒大家的,電子文本永遠也不可能取代紙質的這種文本。有人說,時代在往前發展了,總有一天書沒人看了,大家都看電子,我不相信這樣的一天會到來。為什么?因為大家知道,書是蔡文造紙之后出現的,農業時代誕生的產物。但是農業時代誕生的很多產物,現在都已經被淘汰了。但是書不一樣。書這種東西雖然也誕生在農業時代,但是它不會被淘汰。書這種東西只有變化,沒有進化,它之所以誕生在遙遠的農業時代,它是最古典的一種閱讀形式,它和人最相近相親。

      書就是要跟你最肌膚之親不能分離的一種閱讀形式。如果我們今天還肯定人類存在著感情的需要,那么同樣的,人類也存在著對書籍的需要,所以它不會過時,它不會被淘汰,但是我不贊成完全否定電子文本,我覺得應當相輔相成,只不過應當格外的提醒我們,不要用電子文本來淹沒了讀書時間和讀書樂趣。這一點我希望能夠供大家來參考。

      主持人:這就是腹有詩書氣自華。肖老師在讀書之類當中有這樣一句話,您是讀道的人。讀是讀書的讀,道是道路的道。您的這個讀道是不是就是知味呢?

      肖復興:對,讀道的“道”有兩層含義。一層含義是讀書的方法,找讀書的道。另外一個,讀書給你的這種體味,讀書給你的這種道,這兩者之間在讀書的過程是相輔相成的。得道者在讀書當中,一生得到的東西其實是最豐富的。我們可以用各種各樣的營養來豐富自己,但是書這種營養是其它任何東西都不能取代的。

      主持人:其實從國內到國外,很多偉人,還有成功人士、企業家等等,都有過讀書的經歷。讀書使他們的人生變得更富有,讀書使他們的人生也更加豐富多彩了。做這期節目,其實我的壓力是很大的。我讀書讀的非常少,就參考了一些文本。習總書記說過他的讀書經歷。他在陜北插隊的時候,他曾經向他的同事,借了一本書,叫《浮士德》。他看完了以后,他的這個朋友又跑了30多里地把這本書拿走了,讀書真的讓人心情很愉悅,能夠看到外面的世界,世界之外的,還能看到自己眼前的世界。

      肖復興:在那個年代,書是打開跟外界通道的最好一種方式,F在通訊太發達了,太高科技了,這樣就淹沒了最本質的東西,淹沒了很多最古典的東西,這是非?上У。

      主持人:我想問,您讀書最大的快樂是什么?

      肖復興:我剛才講了,我最小的時候就覺得,哦,原來讀書的樂趣在于,他的生活寫的跟我完全不一樣。如果他寫的跟我完全一樣,我覺得沒什么樂趣。你寫的我都知道,我還看什么?我覺得樂趣在于,它完全給我一個未知的世界,讓我去想象,原來在我這一畝三分地之外,還有這么豐富的生活。

      肖復興:之所以需要文學作品,就是它創造了一個跟現實世界完全不一樣的世界。這個世界本質上來講,應當比現實世界更美好,更值得我們去追求,去憧憬。文學書之所以我們需要,就在于它培養我們的是情商,而不僅僅是智商。在校同學里大部分學習的知識是智商?挤指叩蛯嶋H上是衡量你的智商,但是情商的培養,恰恰是當今教育最缺乏的。怎么來彌補這一點,就是讀文學作品。

      主持人: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到底有多少書值得我們來讀?因為一天24小時還要休息8小時,我們讀書的時間就很少了,所以說選擇很重要。

      肖復興:我的好方法就在于:

      第一,我選擇我熟悉的,我信賴的作家的作品。

      第二,我相信我的孩子,我相信我的年輕朋友,他們會負責任的,認真的給我推薦一些值得我看的,同時也適合我看的書。

      第三,我自己找的書。

      主持人:真的是這樣。每個人在讀書的過程當中,可能有這樣的感覺。我們喜歡這本書的時候,會把文學作品里面的人物、生活帶到我們的現實生活中來,和現實相對照,把自己活成了一個文學人,和現實生活又有點脫節了。其實現實生活當中還是很殘酷的。有一句話說,“夢想很豐滿,現實很骨干”。高曉松也說過,“生活不僅僅是茍且,還有詩和遠方”。詩和遠方,還有我們的茍且,怎么樣能夠相得益彰的結合?

      肖復興:我覺得它是共生的。人想活在一個非常純粹的世界,這都是你的夢想,所以人類才需要文學,需要藝術。人生有很多很多的齷齪,有很多的不美好,所以才出現了很多很多純潔的、美好的事物值得我們去追求,這是讀書跟我們現實實際的一種關系。而不是把這種關系完全混淆,讓我們生活在一個文學的世界當中,這樣的話對自己不負責任,是一種摧殘。但是這兩種可以互相交織在一起,可以互相的來借鑒,互相的來影響。我們用文學的營養來滋潤我們的內心,使我們的茍且變得不那么茍且,或者茍且的少一點。但是不可能希望用文學的東西完全消滅茍且,這是不現實的,文學起不到這樣的作用,藝術也達不到這樣的境界。但是藝術所達到的境界,文學所達到的境界,正是由于我們現實生活中的茍且太多了,我們值得去抬頭望一望遠方,原來還有美好的東西值得我們走下去,值得我們活下去,這就是文學和藝術的作用。

      主持人:像一盞明燈一樣,我們帶著這盞明燈,來尋找我們的人生之途。毛姆也有一本書,叫《月亮和六個便士》。月亮可能是我們的理想,六個便士是我們的現實。只有理想和現實結合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是快樂的,才是幸福的。

      最后問一下肖老師。您的兒子肖鐵現在叫“文二代”,肖鐵也寫了很多唱片小說,也是北大畢業的高材生。因為有您文學的基因才造就了他今天對文學的熱愛。

      肖復興:我剛才就講了。家長對孩子的作用就是小時候。孩子大了實際上就像鳥一樣,翅膀硬了,就要離開你飛走。我們要想當好爹當好媽就要珍惜孩子的小時候。對于我而言,從我自身的經驗,就是孩子小時候從懂事寫字開始一直到初三畢業。真正過了初三,我管不了他,他也不服你管了。在這個時候,作為家長我所起到的作用:

      第一,培養他的讀書興趣。讓他覺得讀書有樂。第二,要養成他讀書的習慣。那么這個習慣從什么時候養成的呢?小時候。小時候會潛移默化的滲透進去,同時他也聽你的。我覺得當爹當媽要真正想當或,就是珍惜孩子的小時候,盡量多學習一點,盡可能去做到,實際上孩子的成長更主要的靠他自己。

      主持人:但是引領的作用很重要,這是榜樣的力量。下面的時間交給在座的各位觀眾。哪位觀眾有問題請教肖老師。

      提問:肖老師您好!我是來自海淀作協的(桑次),握有一個問題想問您。我想大家都跟我一樣,對您的了解可能是集中您在八九十年代寫的那一批小說和散文。當時看起來的話,那個時候您寫的小說跟現實的關系還比較緊張,但是后來近三十年好像您創作的主導方向偏向于紀實文學了,包括報告文學和體育文學。

      我想問您的是,促使您做出改變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是您覺得在現實當中尋找不到跟現實的緊張關系的素材了,還是另有其他的一些方面的原因呢?

      肖復興:我簡單說一下。我實際上在九十年代的時候就不寫報告文學了。說的可能不太準確。我在以前的時候,九十年代,八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寫了大量的報告文學和小學。八十年代之后寫了大量的長篇和短篇。九十年代小說寫的極少,報告文學基本上一篇都沒有寫過。我主要的精力還是放在了散文創作上。為什么有這樣的轉變?一個,跟年齡有關系。另外一個,小說虛構的文體跟寫實的文體還是完全不一樣的。我更喜歡紀實的,寫自己的生活當中,更能表達對視而不見、見而無感的事情。我更喜歡很瑣碎的,很頻繁的,這樣的生活把它藝術化,把它展現給讀者面前,我覺得這個是衡量我自己猛烈的一種表示,我也希望自己做這樣一個轉變,給自己一個新的挑戰和考驗。

      主持人:在座有很多同學,我們把機會留給同學,看同學有什么問題想要問肖老師。

      提問:肖老師您好,我是來自育英學校的學生。我想問一下,一般您寫作的時候,像工作一樣都是寫作,還是等看到生活當中對您有些啟發,有些感悟之后才寫作的呢?

      肖復興:當然了,不可能每天坐在那兒沒有東西可寫,我也要寫。沒有寫的東西就不強寫,一定要有可寫的東西,而且要想好。就像卡佛所說的,瞥倒是這一瞥,馬上去寫,一般效果不好。我寫東西,我想寫的東西一般不寫,我都是想好了,有沒有更好的方法,我想的是不是不深,我過些日子再來想,或者這個節點沒有想好,我不輕易去動手。我一直到什么時候動手呢?我想好了,我想明白了,我想透徹了,我才去寫。

      提問:我想讓肖老師簡單的說一說,節點在表現的技巧方面能不能給我們講一下。

      肖復興:你說的非常好,寫作確實需要技巧,但是這個技巧是可以學的。比如說你剛才舉的這一點,實際上也都是可以學到的。我剛才講,你認為最重要的,可能最打動人的事情放在最后,你才能壓得住尾。就好像我剛才給你舉的例子,像遲子建寫的《青青土豆》,她把土豆埋在她丈夫的墳上,但是她還覺得壓不住,所以她讓這個土豆轱轆下來,這個結尾就讓你感覺到非常有意思。如果說沒有,如果說她在他墳頭上哭了一場,然后暗淡的回家了,回家她做了一個夢,又夢見她丈夫回來了,跟她一起炒土豆,吃土豆。這就是楊朔的寫法。楊朔當時寫《荔枝蜜》的時候,看見那些普通的勞動者在養蜂,在弄荔枝蜜。文章結尾他說,“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也變成了一只小蜜蜂”,這也是一種寫法。但是如果我們看的書多了,寫法多了,你覺得遲子建的寫法可能更現代,更有意思,更樸素,但是也更能打動人。當然了,散文的寫法和小說的寫法結尾有不同不樣。好的文章一定要有好的結尾。文章的結尾從何寫起?第一,從閱讀當中,學習人家的方法。第二,從生活當中去提煉。

      主持人:讀史使人明智,讀詩使人靈秀,數學使人縝密,科學又使我們深刻,變得更加深刻起來,所以說開卷是有益的。感謝肖老師今天作客作家大講堂,同時也感謝在座的各位觀眾朋友們。   

      (編審:劉秀娟 劉曉聞 制作:超俠 文字整理:周茉 字幕:超俠 劉家芳)

      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_激情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站动图

        <dfn id="37pbx"></dfn>

        <ins id="37pbx"><nobr id="37pbx"><i id="37pbx"></i></nobr></ins>
          <dfn id="37pbx"></dfn>

          <nobr id="37pbx"></nobr>
          <sub id="37pbx"><listing id="37pbx"></listing></sub>